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秦既明确实不喜欢腊八粥,他不喜欢腊八粥,是因为他厌恶回忆起与过去相关的一切。腊八粥总会让他想起痛苦的童年,那些黑暗痛苦的生活。

    贝怡蓁明明与他经历相似,却意外的喜欢喝腊八粥。

    他曾经因为好奇问过她为什么,她说:“好喝。”

    好喝吗?

    秦既明不懂,他从腊八粥里喝不到甜,只有满满的苦意。如果没有贝怡蓁,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活下来。

    是被打成残废去乞讨,还是直接卖掉。或许,他的器官更值钱,毕竟他是个洋毛鬼子,是怪物。

    秦既明看着餐盘中剩下的半块披萨,突然没了胃口。

    不过,叶静嘉喜欢吃肉,喜欢喝腊八粥,真巧。

    午饭氛围非常的轻松愉悦,没有任何人提及昨晚的事情。

    直至午餐结束后,尤默文才在私下对andrew说:“剧组决定将翁雅贞辞退,今天傍晚送她回国,你们要不要再见一下她?”

    “不用了。”andrew摇头,刻意强调:“gray与翁雅贞没有任何关系,一切都是翁雅贞自说自话。”

    尤默文点头,顺着说:“我也觉得翁雅贞与gray不配。”

    吃完午餐,叶静嘉终于有时间见秦既明。

    原因很简单,可怜的左丘凛戈被顾白带走提前补拍上午的没有通过的镜头。

    左丘凛戈见上午的戏份没有ng还以为是自己的演技超常发挥,高兴坏了,没想到却是因为顾白不想耽误拍摄进度强行通过。

    现在,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比往常提前半个小时,左丘凛戈开始拍摄。

    想到他那张生无可恋的脸,叶静嘉忍不住笑了出来。到现在,他竟然没有看出来顾白对他的重视,也是够可怜的。

    正想着,叶静嘉休息室的门开了,秦既明走了进来。

    与中午吃饭时不同,他多穿了一件墨绿色的羊绒外套,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面容白皙俊美。

    秦既明的皮肤非常的白,不是亚洲人的白皙,而是欧洲人的如雪一般的白。不过,比起许多欧洲人毛孔粗大,零星雀斑的特点,他皮肤白的非常干净透彻,可以说是结合了东西方的优点。

    他站在距离叶静嘉一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叶静嘉笑着起身,对休息室内的保镖与助理道:“你们先出去吧。”

    “叶小姐……”窦艺想说什么,但见叶静嘉心意已决,最终还是选择离开。离开前,班玖与张雪都忍不住偷偷的再三打量gray,他长得可真美,尤其是近看。一双标志性的灰眼眸,在温暖的阳光下更是熠熠生辉。

    只可惜,门被关上,阻隔了二人的视线。

    “gray来找老板是?”张雪小声问。

    班玖自然的接过问题,肯定的说:“当然是道谢!”

    正如班玖所料,房间内的gray在所有人离开后,才主动开口:“谢谢,我,欠你一个人情。”

    这是二人最心平气和的一次交流,这一次秦既明的眼中终于没有了厌恶,他的眼神非常的清透与坚定。

    叶静嘉知道,他的承诺不是信口开河,而是有信誉的。看向他那张漂亮成熟的俊颜,不知为何,叶静嘉原本准备好的的话,被堵在了嗓子里。

    最终,叶静嘉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伸手拍了拍秦既明的肩膀,长点脑子吧,傻孩子。

    轻轻的两次拍打,却包含了叶静嘉的千言万语。

    除此,她没有任何话想对秦既明说。

    有些话,不是现在的她应该说的。她需要把握正确的分寸,这非常重要。

    说起来,她是不愿意见秦既明的,因为她不希望二人有太过密切的交集,物是人非,一切不同。

    昨晚的所作所为,只是从心,她并没有想让秦既明欠自己什么。或者说,她只是不忍心罢了。

    拍完秦既明的肩膀,叶静嘉走向门口。

    突然被叶静嘉拍了两下的秦既明恍惚间想起,小时候每次他在学校打架后,贝怡蓁从来不骂自己,也是这样拍自己的肩膀。

    秦既明皱着眉头,非常费解自己为什么想到了贝怡蓁。明明,她们如此的不同。

    “我不喜欢翁雅贞。”在叶静嘉走出房间之前,秦既明突兀的开口,他鬼使神差的说:“我只是觉得,她和一个人很像。”

    “是吗?”叶静嘉的手已经放在门把手上,她没有开门,却也没有回头。

    “那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秦既明低垂着眼帘,悲伤的笑了笑,“可是,因为我的任性,我把她弄丢了。”

    叶静嘉胸口一颤,有什么东西似乎要从心中喷涌而出,可是却被她硬生生的按了下去。

    不是丢了,而是消失了。

    无数话语在舌尖绕了一圈,可最后,叶静嘉只说:“好好工作吧。”

    说着,她扭动门把手,想要出去。

    “你为什么救我?”秦既明猛然扭头看向叶静嘉,看着她的背影,嗓子有些干,心脏怦怦直跳。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如果自己不问,一定会后悔。

    他的理智告诉自己,叶静嘉绝对不是贝怡蓁,可是他的感觉却让他眼前一团迷雾。同样的饮食习惯,同样的好演技,同样的拍肩膀,秦既明眼神迷茫,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他认错过许多次,或许贝怡蓁真的已经不在这里。

    可是不去追找她,自己的一生还能做什么?

    秦既明明明知道自己寻找的结果或许是永远得不到的正确答案,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他无法不去寻找。

    他的执念让他疯狂,让他义无反顾,让他无法放弃。

    “为什么?”叶静嘉紧紧握着门把手,深吸一口气后,扭头看向秦既明,风轻云淡的微笑回答:“我不希望因为翁雅贞的成功,让其他人将矛头对准我的男朋友,懂吗?”

    果然,她不是为了自己。

    她怎么可能是为了自己呢?

    秦既明觉得自己很可笑,翁雅贞的事情已经给他敲了警钟,他应该学会收敛。

    可是……

    做不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