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87章梵天盛会召开

    韩玉迟疑了一下,随后才将自己的手和大长老相握。两人的手握了有两秒钟,随后两人将手给分开了。

    在回去的路上,韩玉一直在车子上沉默不语。安妮儿和萨比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没有人敢打扰他。一直等到车子将韩玉送到家门的时候,安妮儿才低声道:“大人,地方已经到了。”

    “恩?”韩玉如梦初醒,随后看向这两人道,“好的,多谢。”

    萨比关心道:“大人,我看你非常疲劳的样子,回去之后休息一下吧。明天梵天盛会就要召开了,一定要保存好精力,这样才能玩一个痛快。”

    韩玉听了之后,也有些意动道:“好的,来一趟梵天国,总要玩一玩再走。”

    韩玉说的时候,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自己来梵天国,无非是因为和梵天国的矛盾。不过事实证明,梵天国也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不堪。唯一一个对自己杀使者而心怀不满的,就是长老会的五长老了。

    不过最终这件事圆满解决,并且大长老还给了自己一个不错的条件。如果让别人知道,自己干掉一个梵天使者不光没有受到惩罚,反而得到了梵天国的奖励,估计也会惊呆了的。

    现在处理完公事之后,就是好好放松的时候了。

    韩玉进了自己的别院,吉莎和塔莎正在相互切磋,阿尔汉则是在一边盘腿而坐,推演着一些招式。

    阿尔汉推演的自然是猥琐流的招式,韩玉对于这个猥琐流的招式,早就已经没有了兴趣。韩玉所走的流派,并不属于猥琐流。真正的猥琐流虽然进步神速,想要能够在武道之上有一定的建树,也的确非常的不容易。

    韩玉的目光偏转到吉莎和塔莎的身上,只见两女微微弓着身子,她们漂亮的脸蛋上此刻杀气凛然。不过两女手上并不是真的短剑,而是两把木制的短剑。

    两人相互转着圈子一样,以滑步相对。两女摆出了攻击的姿势良久,终于吉莎当先攻击。吉莎的性格急躁,她本就比较擅长攻击的。她身子一动,就如同烈火一般,大有一种烈火烧山之势。

    而塔莎则是沉着冷静,面对吉莎烈火一般的进攻,她左右闪躲。手中的短剑,好似一个扫把一样,来回扫荡将吉莎的攻击化为无形。

    两女你来我往一阵,阿尔汉这个时候才看到韩玉,赶紧爬起来道:“师父,你终于出现了。你要是再不出现,城主府的人就要把我们赶走了。”

    韩玉淡淡道:“放心吧,我们在这里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他们也不敢再上门的。”

    经过昨天韩玉暴打贵族之后,现在梵天国敢招惹自己的贵族,恐怕是没有了。

    阿尔汉一听能在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立马就眉开眼笑了,高兴的都忘记问韩玉这两天的行程。韩玉目光依旧在看吉莎和塔莎之斗,阿尔汉也看了过去道:“吉莎今天这么生猛,看来塔莎已经必输无疑了。”

    “错了,吉莎已经输了。”韩玉微微一笑道,“两人之中,塔莎已经达到了入微的境界。但是吉莎还没有达到这个境界,所以哪怕两人看起来旗鼓相当,但是塔莎还占着微微的优势。”

    果不其然,之后的战斗中,吉莎的烈火烧山一样的攻击气势开始衰退了下来。终于到了快结束的时候,塔莎一记反攻就把吉莎给击败了。

    吉莎退后了好几步,她惊讶的看着塔莎道:“怎么回事,你是不是从哪搞到什么功法了?”

    塔莎摇了摇头道:“只是最近有了新的领悟而已。”

    “你又比我快领悟,塔莎姐你真是太过分了。”吉莎顿时生起了气,然后将木剑一扔。

    塔莎微微一笑道:“你别泄气,相信你很快就要领悟了。”

    不过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吉莎心里愤愤不平起来。一边的阿尔汉道:“师妹,你也别在那里生气了,看看谁回来了?”

    韩玉对着两女露出一丝笑容,毕竟人在异乡,他们这群人相识以来处的不错。此刻处理了杀人案回来,韩玉感觉对他们还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不过吉莎反应非常平淡,她看了一眼韩玉道:“哦。”

    韩玉的笑容顿时凝固住了,什么叫做哦啊。自己平白无故消失了两天,怎么一句关心都没有收获到。唯一一个关心自己的阿尔汉,还是因为别院要被收走才关心自己的。

    韩玉感觉离开尘国之后,自己的人缘都次的多了。韩玉摆摆手,只能当做打了一个招呼,就准备回房间洗澡睡觉了。

    不过在韩玉经过塔莎面前的时候,塔莎扇了扇鼻子道:“怎么喝这么多酒,真难闻。”

    “喝酒,我什么时候喝过酒的?”忽然韩玉愣了一下,脑海中闪过了什么事情。

    阿尔汉就站在韩玉身边道:“不可能吧,我怎么没有闻到师父身上有酒味。不过师父你是不是去哪里了,我怎么从你身上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女人香。尽管被你身上香料的味道给遮掩了,但是我对女人香是非常敏感的。”

    吉莎也凑近道:“女人香、酒味我闻不出来,但是我能闻到有血腥味,还有一股药味。”

    这三个人的兴趣不同,所以闻到的都不一样。不过韩玉是一种味道都闻不出来,相信不光是他,就连长老会的人也和自己走近过的,然而他们也没有闻到什么异常。

    韩玉看着他们道:“你们别跟我开玩笑,我身上有女人味和血腥味是正常的。我昨天晚上,还和别人战斗过的。但是我的身上,怎么会有酒味?我这几天,都没有碰过酒才对。”

    “一定是酒味,我特别讨厌这种味道,所以哪怕别人都闻不出来,但是我都能闻得出来。”塔莎摇着手走到一边道,“你绝对喝酒了,而且还喝了不少酒才对。但是有人在你身上撒了香料,将你身上的酒味给遮住了。如果不是特别讨厌的人,根本闻不出来。”

    塔莎和吉莎不同,塔莎平时说话还是比较严谨的。韩玉也比较相信她,知道她不是那种乱说的人。但是韩玉真正诧异的是,自己根本没有自己喝酒的记忆。

    自己为什么要喝酒,而且自己喝酒了为什么自己不记得?从炼狱入口回来的路上,韩玉总是觉得不对劲,不过此刻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