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74章到底是怎么死的

    按照韩玉的规划,众人先去了酒馆。酒馆此刻已经被封了起来,他们到来的时候,酒馆的老板在酒馆里面等待。老板原本还挺老实的,但是看到来的人中,为首的是一个华夏武者,随后就露出了一丝轻蔑。

    韩玉往酒馆里面一坐,然后让安妮儿和萨比负责记录,他开始询问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韩玉看着酒店老板,语气平和的问道。

    酒馆老板根本没有回答韩玉的问题,反而没好气道:“大人,我的酒馆什么时候才能开张。奥米又不是在我的酒馆死的,你们这么封着我的酒馆,这是要断我的财路啊。”

    韩玉道:“什么时候抓到凶手,什么时候你的酒馆就能开张。”

    酒馆老板两眼一瞪道:“你们这些执法队的,说起来都轻松的很啊。可是我的损失怎么办,这么多天没有生意,我的客流量都走光了。”

    韩玉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道:“这些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你,现在我需要你协助我办案。如果你不协助的话,很有可能你的酒馆永远都开不起来。”

    韩玉的话刚一落下,那酒馆老板就暴跳如雷道:“你在威胁我?”

    “威胁?”韩玉重复了这两个字,随后摇着头站起了身。他的目光扫到一边的萨比道,“萨比,我们执法队的理念是什么?”

    萨比抓了抓头道:“以德服人?”

    “是的,我们法制办事,以德服人。不过这位酒馆老板,似乎对我们的工作有些误解,你帮忙做一下思想工作。”韩玉说着就走出了酒馆,安妮儿也立马走了出来。

    两人刚刚走出了酒馆,只听里面的老板吼道:“你要什么,你敢动手的话,我就举报你哎呦别打了”

    韩玉在外面很安静的画着街道图,他询问安妮儿道:“第二个死者是在哪里死的?”

    “第二个死者,是一个岛国的宫廷武士。因为一些原因,这个武士的祖上得到过大梵天的册封,所以在梵天国也有一定的地位。据说他最近修炼一门身法,所以凌晨出门锻炼。后来在离家两个街道外,被人给干掉了。”

    韩玉淡淡道:“说说你的看法,这些杀手是怎么杀掉对象的。”

    安妮儿知道韩玉这是在考验自己,她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面对这个年纪还没有自己大的少年,竟然有一种特别的压力。平日里自己也是什么话都敢说的,现在反而要斟酌一番。

    毕竟自己说不出一个所以然,这个小子说话就太难听了。一口一个废物,骂的让人简直要发疯。

    所以安妮儿好好思考了一番,最后犹豫着说道:“我觉得,杀手肯定是早就瞄准了目标,然后趁着有工夫的时候将之干掉了。不管是奥米还是岛国武士,全部都是出门的时候被干掉的。这些杀手,定然是二十四小时盯着这些目标。”

    安妮儿中规中矩的推断,随后紧张的看着韩玉,生怕被他骂一顿。

    韩玉点了点头道:“你的推理合情合理,倒也没有什么幺蛾子。”

    安妮儿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随后韩玉的话,就让她有点不敢相信了:“但是按我来推测,杀手根本不是跟踪这些遇害者。以我的猜测,杀手一定是埋伏好的。”

    安妮儿吃惊道:“埋伏好的,这怎么可能?除非杀手提前就知道,遇害者会出现在什么地方。从我们掌握的情况上来看,这个可能性非常低。而且,你说的这个,根本不符合常理。”

    韩玉拿着地图道:“现在我画出了第一个到第十个死者的死亡地点,光是这个卫城,你看看是不是死亡的地点非常的接近。所以我怀疑,就是一伙杀手,一夜之间连续作战。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每个被害人身后都要跟一组杀手。

    那么该需要多么庞大的杀手队伍,就算真的有那么庞大的杀手队伍,这些人一旦运作起来,难免会碰到走漏风声的。然而你们查到现在,什么都查不出来,证明杀手人数必然不是非常多。”

    韩玉用的是反推法,从杀人地点和时间上,这么去设定的话,显得的确非常的合理。

    但是安妮儿还是不相信,毕竟这些人晚上的行动充满了偶然性。这么多的偶然性,怎么能够确保杀手就能够埋伏到被害人。要知道一晚上光是一个卫城,就杀了有十个被害人了。如果凭运气的话,哪里能有这么高的成功率?

    韩玉道:“到底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只要问酒馆老板就知道了。对了,萨比怎么还没解决?”

    正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萨比已经摩擦着拳头走了出来。只见他的拳头上,沾染了不少鲜血。韩玉皱着眉头道:“思想工作做通了么?”

    萨比笑着道:“我们以德服人,老板自然很容易就被做通了。说起来,还是大人的以德服人管用,比我以前的方法都管用的多了。”

    韩玉点了点头道:“以后可以多多推广嘛。”

    韩玉知道这个城市,很多人都是刺头。这些人都是武者,你指望和他们讲道理、摆事实都是没有用的。关键时候,就是要靠着“以德服人”来摆平他们。

    果不其然,萨比以德服人之后,韩玉带人再进去。那个老板的态度,立马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改变。只见老板鼻青眼肿的站在里面,露出了一副非常和善的笑容。

    还没等韩玉发问,他就连忙说道:“大人,刚刚是我态度不好,你看这个冲撞了大人,我真是过意不去哈。大人请坐,有什么尽管来问我。”

    韩玉看着这个老板道:“我们执法队办事,向来都没有强硬的。你这酒馆的生意受到了影响,我代表执法队向你表示歉意。”

    “哎,千万别这么说,这有啥歉意的。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上班。要不是出了这个事情,我还没有时间休息。我要感谢大人,你们封我的酒馆封的太对了。你们是正义的使者啊,不放跑一个坏人也不放跑一个好人。简直是我们人民的守护神”

    老板说着,嘴角就溢出了鲜血。他赶紧擦了擦血迹,露出拘谨的神情。

    韩玉不由的摇头道:“这打的挺重吧。”

    “没没没萨比队长根本没打我,我这是上火,上火有点严重。”老板哭笑不得,口鼻源源不断的溢出鲜血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