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25章不如相忘于江湖

    酒喝到了午夜,尘国的万家灯火已经相继熄灭。终于陈芸收回了剑,而恒老也似醉非醉。一个先天高手,想要醉的时候自然就是醉的,想要醒的时候就是醒的。

    恒老究竟是真的醉了还是没有醉,谁也不知道。韩玉起身将残羹冷炙推开,然后起身去扶恒老去休息。

    韩玉扶到恒老的胳膊时,恒老胳膊上的几处肌肉微微一动,随后就完全放松了下来。韩玉一惊,恒老不愧是真正的高手。刚刚恒老那一动,其实在传授发劲的技巧。

    韩玉对于恒老的倾囊相授,心中非常的感激。所以他一直恭敬的将恒老送进了房间,亲自为恒老脱去了鞋袜之后,方才让自己弟子前来服侍。

    韩玉身为尘国的主宰,好歹也是一门宗主。他这脱鞋袜,完全是为了致敬恒老。赵山河和陈芸看到这一幕,也是微微的点头。他们知道,师父这是看对人了。

    等到韩玉出来的时候,出来一见风,赵山河就一副醉醺醺的样子道:“哎呀,喝的有点上头,我先走了。韩门主啊,你可要送送我师妹啊。”

    说完之后,赵山河就直接离开了。

    韩玉摸了摸鼻子,这个赵山河做戏做的也太假了。但是假归假,人家一转眼就溜得没影了。

    陈芸脸色也有些红,不知道是喝酒的原因,还是因为舞剑的原因,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此刻月光朦胧之下,看的更加的迷人。一身白衣无比的圣洁,外加背后一把古剑,少了一分妩媚多了一分飒爽。

    所谓灯下看美人,此刻月光落在陈芸身上,让她显得宛若是落入凡尘的仙子,更多了一分清冷的仙气。

    韩玉笑了笑道:“那我送你吧。”

    “恩。”陈芸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静静的走在了前面。韩玉紧随其后,他想要张口说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韩玉不由的苦笑起来,以前自己对付美女的时候,嘴皮子可是非常利索的。但是现在怎么面对陈芸,嘴皮子就不管用了?

    两人一路向前,气氛从沉默变得有些尴尬。终于韩玉开口道:“那个陈芸你最近好么?”

    陈芸停下了脚步,过了好半晌的时间,终于口吻变淡道:“其实来之前,我有千百句的话想要和你说,然而此刻我也是一句都说不出来。”

    韩玉摸了摸鼻子道:“我知道,前几天我比较忙,一直没有来找你。”

    “真的只是忙么?”陈芸回过头,对韩玉微微一笑道。

    陈芸的笑容,非常的凄婉动人。此刻她不是昆仑山的女剑修,也不是一名道心坚固的武者,她只是落尘的仙子。

    韩玉不由的沉默了下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没有来找陈芸。按说两人以双修法门修炼过,两人的命运已经联系了起来。但是越是这样,他越是有种逃避的感觉。

    陈芸笑着道:“我知道,其实不能怪你。你的身份已经变化了,高处不胜寒。以前的你,虽然花心但是充满了热情。可是现在的你,哪怕是愤怒之中,也带着一丝冷静。你已经变了,不是我心中的那个人了。”

    韩玉无言以对,他看着陈芸。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陈芸依然是微微一笑,念了庄子的内篇大宗师。当泉水干涸的时候,两条鱼可以相互用呼吸来湿润彼此,可以相濡以沫,但是不如相忘于江湖吧。

    那一刻,韩玉忽然想起了很多事情。他想到自己在缅国身处绝境的时候,陈芸便是一身白衣持剑而来。他又想到,两人在进入活佛山之前,被人困在洞穴之中,两人如同陷入绝望相拥一起。

    当然,韩玉更是想到,在辟邪镜中,两人九死一生。

    那些时候,韩玉身处绝境,陈芸挺身相救。两人相互吸引,感情便是绝境中的唯一调剂。可是现在韩玉风光无限,就连梵天使者他也敢轻易杀死。这等威风之下,那种情谊反而变成了一种束缚。

    陈芸已经看破了,她笑容很淡但是坚定道:“韩玉,你不要心里感觉过意不去。感情正是如此,我陈芸也从来没有怪过你。不能相守不如相离,我们就此别过吧。”

    陈芸才是真正的江湖儿女,对于感情也是拿得起放得下。说完这番话之后,陈芸转身潇洒离去。她真如一片云一样,在韩玉生命中需要的时候,遮挡烈日为他迎来生机,可是在他不需要的时候,就悄悄的飘走,不给他留下一丝痕迹。

    正当陈芸转身要离去的时候,韩玉忽然心中生出了一种复杂的情绪。但是他眼中闪烁着红芒,红芒闪烁着,他的心中仿佛出现一股强大的力量,强迫他的心安定下来。

    自从韩玉斩了善恶尸之后,这股力量就一直存在。此刻韩玉感觉到了,这股力量的可怕。这股力量仿佛让韩玉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冷漠无情。

    但是韩玉又怎么能无情呢,太上忘情,而韩玉又怎么能做到呢。

    陈芸刚刚踏出三步,忽然一双坚强的双臂将之环住。

    陈芸的身子一震,随后就感觉到韩玉的胸膛在其身后。韩玉在她耳边道:“我注定无法踏入你所说的境界,情之一字让人生死相许。陈芸,我可不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陈芸咬着嘴唇不语,韩玉将她的身子慢慢的转了过来,然后深情的看着她道:“我的确害怕担负责任,尤其是我身边出现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让我不能自拔,甚至不敢深入在感情里面。所以我看到你的时候,不经意的在回避你。

    但是若是让我放手,那是更加不可能的。我韩玉一生,从来就学不会放手。陈芸,你若是能等我三年,我便上昆仑山将你娶下山来。今生今世,卿不负我,我不负卿。”

    陈芸身子一震,然后呆呆的看着韩玉。她脸色一红道:“我可没有答应你,会嫁给你的。”

    “你要是不嫁给我,我就上昆仑山去抢。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我可不是什么谦谦君子,我也不管你是否愿意。反正三年之后,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韩玉看着陈芸,露出霸道的一面。

    陈芸痴痴的看着韩玉,心中顿时被甜蜜充满了。她只觉得,今生今世心上只怕已经深深的打上了这个男人的烙印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