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24章侠客行

    前往尘国的众人,估计永远也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能够看到梵天使者被人直接干掉。大梵天几百年的统治,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

    可是当韩玉真的出手干掉了梵天使者之后,一些高明者,从中感受到了别样的领悟。韩玉的这一下狠手,很有可能就是一个新的时代的到来了。

    但是韩玉也是将自己给推上了一个危险的位置,作为几百年来第一个敢于藐视梵天国的人。韩玉的处境,瞬间就陷入了极度的危险之中。

    很多国家政要看到这一幕之后,顿时露出思索的神情,但是他们可不会让人知道他们的思想。只见他们纷纷起身,然后离开大神山。

    虽然他们看到了事情的始末,并且也觉得韩玉所作所为是正确的。不过毕竟韩玉是挑战了大梵天的底线,到了他们这个阶级已经不管对错了,他们所看的就是利弊。现在最正确的行为,那就是离开尘国,然后暗中观察。

    大典的宴会提前结束,姗姗来迟的安娜,听说了刚才的情况,她只能苦笑道:“我赶紧让人安排一下,把这些客人连夜送走吧。”

    韩玉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

    尘国的欢庆气氛,到这里也是告一段落了。但是韩玉内心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妥,梵天使者侵犯了他的底线,自己也是借此警告在场的所有人。

    尘国虽然只是一个小国,但是千万不要试图招惹我们。要知道今天也许韩玉忍让了,明天就是无止尽的麻烦。国际战场比起帮派之间的斗争更加的残酷,想一想每一个国家的背后,都是庞大的智囊团在运作。

    千万人的智慧凝聚成这个国家的政治智慧,韩玉想要经营好尘国,必须要有一定的硬手腕,否则这个国家就不是一个国家了。

    安娜虽然不懂,但是她自从上次之后,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女人可以笨一点,但是不要搞什么小聪明。因为往往小聪明,反而容易坏事。再说,她觉得自己无论是智慧还是能力都不如韩玉。韩玉才是尘国如今,新的核心人物。

    既然如此,不如将大方向交给韩玉吧。究竟是开向永恒的不朽,还是开向急速的毁灭,只能看天意了。

    随着客人一个个的离开,韩玉也是叹了一口气,这个铁手腕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展示的。他的目光扫过了众多客人的背影,他也没有责怪这些人。

    毕竟梵天国的势力,依然是亚洲第一恐怖的武者之国和巫修之国。这些人毕竟又不是单枪匹马,背后都有自己的势力,哪怕为自己背后势力着想他们也会知道现在应该何去何从了。

    不过也有例外的,等到所有人都走空之后,韩玉转身只见恒千军等人还在自己的身后。韩玉没想到,恒老竟然在关键的时候,留在了这里。

    韩玉摇了摇头道:“真没想到,恒老您竟然会留在这里。”

    恒千军严肃的脸上,也露出了微微一笑道:“反正我又不是昆仑山掌门,谁能奈我和?说实话我真是佩服韩门主啊,我年轻时候若有韩门主这个胆气,只怕今日成就也非如此了。”

    韩玉笑着摆了摆手道:“我有什么胆气,不过就是冲动而已。说实话,现在时间倒回一次,我也未必愿意干掉这个讨厌的苍蝇。”

    “这倒是实话。”恒千军哈哈大笑道,“既然没有人了,那不妨就坐在这里,谈论谈论武道,喝喝酒如何?”

    看到恒老这样的老者,有如此的情怀,韩玉也觉得非常的对味,他大笑道:“好,恒老我今天真是第一次认识你。林峰、萧寒,给我搬酒过来,我要和恒老还有山河兄、陈芸大小姐对饮。”

    所有人走了之后,反而留下了清净。韩玉和恒老豪气顿生,两人在这大神山之上对酒当歌,感觉到的是一种畅快的意境。

    恒老酒到浓时,让陈芸舞剑。陈芸看师父兴头正起,她又看了一眼韩玉,随后拔剑而起。那一身白裙飘荡,一抹剑光宛若游龙。这剑舞刚起,虽然是女子舞剑,但是陈芸眉宇冷冽,丝毫不弱于男子。

    两道柳眉一挑,整个身躯便猛然扭转过来,一剑刺向身后的虚空。

    恒千军拍手唱道:“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陈芸一听自己师父吟唱这首诗,眉头微微一动,但是随后剑舞再度出现变化,整个人忽而腰肢轻柔如轻舞,忽而又持剑猛刺。只见穿着白色长靴的双脚,在地上留下了几行娇小的鞋印。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恒老恍若未觉,依然吟唱着李白的侠客行。他的语调铿锵,宛若也含着剑意一般。

    韩玉此刻也陷入了深思,他看陈芸的剑法缥缈,其中仿佛饱含剑意。他仔细一想,顿时明白过来,恒老之所以留下不光是和自己喝酒,恒老是在传授自己剑意。

    韩玉顿时眉头一皱道:“恒老”

    韩玉今日得罪了梵天国,恒老传授剑意给他,用意是非常明显的。韩玉的功夫是以拳法为主,虽然自幼对于剑法、刀法,以及十八般武艺都有所涉猎。可是他对于剑法、刀法,并不如恒千军这样的真正的剑修。

    再说功夫到达一定程度之后,会有一定的壁垒。韩玉想要从拳师到达剑修,其中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但是今天,恒老竟然将自己所领悟的剑意倾囊相授。这等于是给韩玉最大的支持,虽然有利于韩玉,但是韩玉担心恒老会受到什么报复。

    可是韩玉刚刚张嘴,恒老仿佛没有听到,继续拍着桌子吟唱道:“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韩玉顿时没有再说了,恒老不光是在念诗。这几句中,也包含着好几个典故。古代侠客们相交,往往脱剑横膝相交欢饮。三杯热酒下肚,便能慷慨许诺,愿为知己两肋插刀,一诺重于泰山。

    恒老是将韩玉当成了知己,此情此景,韩玉也只能将嘴巴闭上,不能辜负恒老的好意了。

    月下三人喝酒,一人吟诗,一人持剑而舞宛若仙子下凡。大神山上,一片寂静安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