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以韩玉的能力,如今山川飞度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一天,欧洲很多地方都看到了一道青色的光芒一闪而过。有些人认为是ufo还主动去照照片,不过等到他们照完之后,很多人把照片洗出来却发现,明明

    照了下来,可是什么都看不到。

    欧洲教会的大本营就是在梵蒂城因为不能涉及真实地名,本书大多数地方都采用化名,韩玉来到梵蒂城之后,先是四处打量了一下。果不其然,在梵蒂城的内外,都有很多修士打探的神念。

    如今整个梵蒂城,里里外外的修士,都有几万人左右。朝圣者反而非常少,大概在半个月前,梵蒂城就临时停止了接待信徒。所有的信徒,都会被护送回去。

    韩玉打量了之后,他缓缓放出了自己的神念。等到他的神念一出,城内外所有修士的神念,全部都收了回去。甚至很多将自己神念嚣张的在梵蒂城内外扫视的,都急忙将神念收了回去。

    韩玉作为神级修士,他的神念之强足以让所有的修士感到战栗。

    而梵蒂城对韩玉神念则是另一番的感觉,当韩玉的神念升起的时候,梵蒂城中先是涌起了恐慌的情绪。可是等到梵蒂城的几个大人物,与韩玉神念接触,顿时情绪就转变成惊喜了。

    韩玉刚刚进入了梵蒂城,几个身穿红衣的大主教已经飞行而来。平日里如果有普通信徒的话,这个城里是不允许任何一个修士飞行的。因为如果异能经常展现给普通人,很有可能是一种灾难。

    在各个宗教,都很少有直接展现异能给普通人的。这是因为作为一个教派,如果是依靠异能让人生出信心的话,那么所有人就会仰仗异能。

    别人过来祈求心愿的时候,更容易变成一种另类的买凶。但凡有不顺,就会祈求教派的异能者帮他们处理。那么信仰,就不再是信仰了。

    作为一个教派,最重要的是以德行来感化自己的信徒,最终让他们受感召而走上正途。宗教在早期,有一定的教育意义,就是如此的。

    这段时间,梵蒂城里面没有信徒的出入,红衣大主教们就不再隐忍了。他们出现之后,恭敬地对韩玉道:“韩盟主驾到,有失远迎。”

    韩玉道:“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找个地方我们来谈谈现在的情况。”几个红衣大主教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将韩玉迎进了教会所在之地。梵蒂城被称为先知之国,是全世界的天主教会的中心,国土面积虽然小,但是也是一个国家,而且有着强大的政治影响力,这个小国在某

    些方面的影响力,甚至堪比美坚国。

    韩玉左右看看,可是梵蒂城本地的人看到韩玉这么一个华夏人,被几个红衣大主教迎着,感觉非常的奇怪。听到他们的交流,很多人甚至觉得,韩玉应该是岛国人或者是高丽国的人。

    韩玉微微皱眉道:“你们这里的人,似乎对华夏人到这里来感觉很奇怪啊。”

    其中一个红衣大主教,名字叫做亚斯,他苦笑道:“这个是由来已久的老问题了,不过您的出现,也许是这里人对华夏人发生观念转变的一个契机。”

    韩玉经过询问,方才知道,原来华夏和梵蒂城是没有建交的。华夏作为一个大国,和很多国家都有建交关系,而且像是梵蒂城这样在精神领域有着很大影响力的国家,华夏一般都是有所联系的。不过两国因为一些原因,造成了断交。因为国内的天主教是以爱国会的方式成立的,双方并没有什么联系。再加上华夏本来就是无神论的国家,自古以来华夏人的信仰,是古代的儒家思想。近代以来,大

    多数信仰也只是为了求一个心安。很少有人因为信仰,能够发长愿匍匐山路什么的。所以说,价值观不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华夏人来这里的并不多,就算是过来的,也只是过来旅游的。

    华夏人大多是无神论者,自古信奉君权至上,这也造成了华夏人的信仰,并不能得到这里人的认可。对华夏人来说,这里自然“不好玩”,所以华夏人来这里的特别少。

    韩玉听了之后,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了,难怪你们会被围攻,你们想要永远成为世界教会核心估计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你们虽然能够保持影响力,但是也会招惹敌人。”

    亚斯道:“现在我们之所以落了弱势,完全是因为我们并没有一个教宗。只要韩盟主帮助我们,让我们尽快把教宗给确定下来,我相信我们肯定能够度过这个难关的。”说着,亚斯介绍了起来。原来他们教宗是有传承的,每一代的教宗都是需要进行完仪式之后,方才能够得到教宗的权力。而且一代教宗成功完成仪式,那么所有的暗中势力也会臣服的。毕竟教宗的背后,

    代表的是神,越是修士或者说越是异能者,他们的信仰越是坚强,对神就会非常的虔诚。所以说,现在定下教宗就是解决教会麻烦的最大问题。

    韩玉一听也是这个道理,本以为到这边会有几场硬仗要打,没有想到可以用别的方法最快速度解决问题,他点了点头道:“你们的候选人,已经准备好了么?”

    亚斯道:“正在大教堂里面等待韩盟主的驾临。”

    韩玉跟随他们来到了圣彼得大教堂,他们走进了大教堂之后,正好看到了一个人正坐在位置上默默的祈祷。这个人也穿着一身红衣,一头金色的头发,脸庞看起来非常的英俊。

    “这是我们最年轻的红衣大主教皮特。”亚斯介绍道。

    韩玉看了一眼皮特,不由的露出了笑容道:“你什么时候染发了?”面前这个皮特,和韩玉印象中的皮特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头发被染发了。韩玉有些诧异,这个色胚,怎么当上了梵蒂城的红衣主教了,而且竟然是教宗的候选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