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玉和这个青年男人拼了十多坛的补酒,他是越喝脸越红,到最后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而且两人喝的酒不一样,韩玉喝的是补酒,里面还有什么人参之类值钱的补药。可是青年男子,喝的是纯粹的酒。相比较而言,青年男子舒服多了。

    他们自然不会把韩玉给真的往死里喝,眼看差不多的时候,青年男子也就乖乖的让开了。

    这个时候,旁边人又起哄道:“现在必须要先亲嘴然后再掀开红盖头。”

    韩玉一听这个,脸就变得更红了:“你们这是婚闹啊,这是不道德的事情的。放在我们外面,那就是违法的。咱们玩点的文明的,可不要这么闹啊。”

    “哈哈,我们又不闹,我们文明的很,我们是让你不文明。你要是文明,你别洞房啊。”起哄的人,比起韩玉要能说的多了。

    “要是新郎不亲怎么办?”

    “不亲就让我们亲,新郎你要是当文明人也行,你不亲就给我们亲,而且新娘不给反抗。”

    韩玉听得自然是更加不干了,万一给他们亲到了青叶,自己还不气疯了。

    小姑娘也在一边起哄道:“你亲不亲啊,不亲就给别人亲啦。”

    “亲,既然你们不介意,我还怕个毛。”韩玉说完之后,大步上前,极为霸气的将那红盖头稍微掀起。只是掀到了对方的鼻梁处,这个地方自然看不出对方是谁。韩玉只能看到这个女子的唇形非常的好看,那涂了胭脂的嘴巴更是充满了诱惑。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上去就一口含住了对方的香唇。韩玉自然也搂住了对方,可是搂上去的时候,韩玉就知道找错人了

    。

    但是刚刚喝了那么多的补酒,他哪里还停的下来,手搂着对方的纤腰,狠狠的吻了一个够,这才松开了对方。韩玉的嘴巴上,也多了一些胭脂。

    小姑娘在一边连连用手指划着自己的脸道:“不知羞,你还亲上瘾了。”

    “新郎官,你说说甜不甜啊。”起哄的人继续起哄。

    韩玉赶忙取下了红盖头,果不其然找错了人。随后他赶忙找了第三个人,这一次出来的是一个年轻人。不过这个年轻人也不比喝酒也不比推手,他更加的古灵精怪。他竟然提议,让韩玉蒙着脸在对方身上摸。第一不准摸脸,第二不准摸手和手臂。其

    他的位置,随便韩玉摸。

    只要能够摸出来对方是不是青叶,那么就能带人回去。

    这个提议,让众人纷纷叫好。韩玉连连求饶道:“你们这是耍流氓啊,我可不能这么做,青叶会生气的。”

    旁边人纷纷问道:“青叶,这么玩你生不生气啊。”

    只见两女,纷纷摇手表示不生气。韩玉也傻眼了道:“这两个都不是青叶吧,她怎么会给我这么胡闹呢,你们肯定是耍我对吧。这两个姑娘,肯定没有一个是青叶。”

    小姑娘道:“你就别乱猜了,这两个中肯定有一个是青叶,就是你自己不行。”

    “是啊,是啊,快摸。”众人纷纷叫道。

    韩玉此刻感觉自己浑身无处不在冒火,这是他有史以来憋得最惨的一次。他在心里,已经把清心咒都念了几十遍了,可是越念越上火。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快点进洞房。

    为了能够早一点进入东方,韩玉就豁出去了。他让人把自己的双眼给蒙住,然后不等人引导好,他抓住一个女人就摸了上去。

    没想到听到一个尖叫,这个尖叫声是那小姑娘的。小姑娘没好气道:“你别发疯啊,你听着一点指导,你在我身上摸什么啊。”

    原来那小姑娘正好在韩玉身前站着,韩玉一心急,摸错了对象。

    围观的客人纷纷大笑,有人还问道:“给新郎官摸了,有没有沾到喜气啊。”

    小姑娘也泼辣的很,掐着腰道:“沾到喜气也跟你们没关系,你们就看着吧。”

    韩玉此刻在别人引导下,终于摸到了两个新娘。他这一摸上去,就舍不得撒手了。这真的不能管韩玉了,要怪就怪那酒劲太猛,让他控制不住自己了。

    忽然韩玉感觉自己脚被其中一女的玉足踩了一脚,他方才清醒一点,赶紧将蒙眼布扯下道:“就是这位,就是这位。”

    韩玉说着将盖头一掀,果不其然这就是青叶。

    至于另一位新娘的盖头也拿了下来,只见是一个相貌清纯无比的女子,看起来也比青叶大一点,拥有一种娴静的气质。不过此刻满脸通红,眉眼中都是妩媚。

    韩玉不敢多看,他刚刚确实已经失态了。

    不过好在是,终于挺过了这一关。韩玉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做婚闹真可怕。尤其是这样的婚闹,爽也是挺爽的,就是憋得人受不了。

    韩玉赶紧和青叶一起向皇甫惠行礼,从此以后,韩玉和青叶的事情就算定了下来。

    如果说韩玉第一个领证的,就是杨萱萱了。可是举办婚礼,第一个却是青叶。此刻,一种特殊的感觉在韩玉心里回荡。在敬过茶之后,韩玉看到了羞涩无比的青叶,他心里充满了一种自豪感和获得感。

    终于把这个流程结束,皇甫惠也拦下了想要继续闹的宾客。韩玉这才牵着青叶的手,匆匆往东方而去。刚一进入洞房,韩玉就要把青叶抱起,然后扔到了婚床上。

    青叶的一双精致的布鞋掉在了地上,发髻也乱了,那脸色羞红,好似一朵开的正艳的花朵。

    韩玉急忙上前道:“夫人,我可快要受不了了。”

    此刻两人已经完成了大礼,青叶自然不会再阻拦了。只是青叶这衣服上各种纽扣,而且衣服和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一样,都不知道怎么脱下来。

    韩玉顿时就要把双方的衣服给撕了,青叶却坚决的摇头道:“这婚服可不能撕,这是美好的祝愿,你如果撕了,就是对我的不尊重。”

    韩玉顿时傻了眼,他嘶哑的嗓子道:“小姐姐,你这是要逼死我啊,我这酒劲可是折腾的很啊。”

    青叶笑着道:“所以我自然有安排。”

    说着青叶拍了拍手,只见有三个人走近了婚房里面。韩玉一回头,只见这三女也穿着一样的凤冠霞帔,正是刚刚青叶的三个替身。

    青叶羞涩的看着韩玉道:“这三个丫头,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丫头。她们……正是我的陪嫁之一……”

    “啥,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有这种封建陋俗?”韩玉很是震惊的说道,不过心里加了一句,可是这种封建陋习好让人欢喜啊。随着三女上前,给两人宽衣。韩玉这一夜,度过了他人生中堪称是最为快乐的一次婚礼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