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公羊威顿时脸色一黑道:“我叫公羊威,你是哪里来的,竟敢冒犯我?”

    别说是公羊威了,就连公羊威的母亲上官端瑞也有些不悦道:“青叶,你从哪带来的外人,说话什么口吻?这是在冒犯我们公羊家么?”

    因为公羊家的身份地位,所以上官端瑞是骄傲惯了。

    就算青叶,听到上官端瑞如此说,也不由的陪着一点小心解释道:“这位是抗神联盟的盟主韩玉,韩玉公羊家乃是我们十洲三岛之首,你说话客气一点。”

    韩玉摸了摸鼻子,怕给青叶带来麻烦所以就没有多说了。

    不过众人听到了抗神联盟之首,表现各自不一。例如皇甫惠就是比较客气道:“原来是抗神联盟的盟主,看你年纪也不大,没想到少年英雄。”

    不过皇甫惠的话,并没有得到大家的响应。十洲三岛和外界的联系的确不多,而且他们因为传承从来没有断绝,所以面对外界人的时候,都是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

    上官端瑞就是低声道:“这外面是一年不如一年了,这么一个小子也能做抗神联盟盟主了?”

    言语之间,对外面颇有些看不上眼。

    此刻,公羊威不顾别人的话,大步走向青叶道:“青叶你怎么出去一趟变成这样了,不过没有事,你是为了我们十洲三岛牺牲的,我们肯定会帮你的。”

    说话之中,公羊威就要拥抱青叶。

    青叶脸色一变,然后向后退了一步躲在了韩玉的身后。公羊威的脸色一变,不过他不用说话,他的母亲上官端瑞就不爽道:“青叶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儿子抱你,你躲什么躲?在外面弄成这个鬼样子回来,我儿子不光不嫌弃,反而还要帮你的忙,你就这个态度

    。”

    青叶脸色变了变,没有说话。

    而皇甫惠赶忙道:“端瑞姐,青叶现在这个样子,是心里有了阴影,你见谅一个。”

    上官端瑞道:“哼,说的倒是好听。说说看,你们青叶和我儿子的订婚都订了几百年了,我儿子一直苦苦等待。就是石头,那也是给捂化了。可是你家丫头呢,不识好歹。我看这婚约,就此算了。”

    上官端瑞是看青叶弄成这个样子,心里已经嫌弃了。其实自己儿子的事情,她多少心里清楚。自己儿子身边,可是从来没有缺过女人。

    但是以前上官端瑞觉得,青叶既然被称为十洲三岛第一美女,那么自己儿子弄到手脸上也有光。而且青家如今继承人就是青叶,如果嫁过来,那么公羊家自然就有了两份力量了。

    现在这个样子,而且青家的势力越来越小,上官端瑞就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了。

    听说解除婚约,青叶在韩玉的背后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谁知道,这个时候公羊威忽然道:“不行,母亲你不能这样。要知道我们要言而有信,而且我对青叶是一片痴心,此心天地可鉴。无论她成为什么样子,我都要和她长相厮守。”

    上官端瑞皱着眉头道:“威儿你可要想好了,这个青叶的寿命可是没有几年活头了。你娶了她……”

    “母亲,我就这一颗痴心,希望母亲同意。”公羊威表了自己的忠心,他一副痴情的样子,顿时博取了其他十二家的好感。

    不少人纷纷低声说道,不愧是公羊家的继承人,这个胸怀和情怀,当真是真男人。

    就连韩玉都有点奇怪,这个家伙难道真的是“阳威”,能这么痴情的人不多了,除非是心里自卑啊。韩玉当然想不通,当一个人想一个东西成为执念的时候,那么不管怎么样都会想办法得到她的。公羊威就是这种人,他看上的女人,哪怕是已经嫁为人妇,他也会用尽手段搞到手。目前来看,他也的确是

    做到了这些事情。唯独一个青叶,他一直都没有搞定。趁着这个机会,公羊威正好要将这件事情给定下来。反正对他来说,不就是娶一个女人么。这个青叶如果用上续命之法,也是能够多活几年的。至于几年之后,他知道

    自己的性格,几年后早就玩腻了。都玩腻了,是死是活和自己的关系也不大了。

    公羊威其实就是为了要得到,得到之后再抛弃也无所谓了。

    但是公羊威表现的痴情,却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感动了。偏偏这些是感动不了青叶的,当年痴郎之死就让青叶隐隐怀疑这个家伙。

    所以青叶闭关了几百年,不光是为了突破神境,也是为了躲开这个公羊威。现在被对方如此逼迫,她甚至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皇甫惠也颇为感动,正要一口应下的时候。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道:“不好意思,不仅你不会放弃青叶,我也不会放弃青叶的。至于你说的订婚什么的,我觉得还是给青叶治好病再说。”

    韩玉昂首挺胸,然后看向了公羊威。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看向了韩玉。这些人的目光可就没有什么赞许了,反而有些不悦。

    十洲三岛虽然说没有明确规矩,可是十洲三岛的人从来没有和外面联姻的事情。这不仅是十洲三岛的优越感,更是他们害怕十洲三岛的血统不纯了。

    在神话故事中,很多人神相恋都被人阻隔不是没有道理的。十洲三岛能够这么少的人,还能将仙人之术传承几千年,最关键的就是血统的纯正。

    听说外人想要染指十洲三岛的人,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不爽。

    上官端瑞的言辞更是尖锐道:“外面一个破联盟盟主,敢抢我们公羊家的未婚妻,你是活腻味了吧。还有青叶你这个小丫头,你背着我儿子在外面带回来了一个男人。哼,你们青家给我一个解释。”

    皇甫惠顿时没了主意,赶紧和青叶说道:“青叶你解释解释啊,别让人给误会了。你和威儿的事情早就定了下来,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出啊。”

    “哼,你们青家什么时候把这件事给解释清楚,什么时候再来我们的昆仑虚。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我还有点事情。”上官端瑞说着转身就离开了,她化为一道流光就走了,甚至连公羊威也带走了。皇甫惠顿时看向了其他家,那些人也是摇了摇头,然后纷纷的离开了。一会的工夫,这个山庙里面就空成了一片。皇甫惠的眼睛,顿时空洞了下来,喃喃的说道:“我女儿……我女儿是为了十洲三岛……你

    们为什么……为什么……”说着,皇甫惠坐在了地上,差一点就昏了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