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袁老爷子看到韩玉这么猖狂,他气的不轻。他指了一下韩玉,然后眯着眼睛连连冷笑道:“好,好小子,我很久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有种的小子了。今天不把你搞定,我以后在这上海滩还不混了。”

    韩玉大步走到前面,一脚踹翻了一张桌子,然后拖了一把椅子坐在那里道:“我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

    袁老冷冷的扫了一眼韩玉,然后立马打电话给了袁大炮。他也不笨,先是摸清虚实。

    袁老是袁大炮的堂哥,两人虽然关系不好,可是毕竟中间隔着一层关系。所以袁老打给袁大炮的时候,自然是带着不善问道:“袁大炮,你在哪里?”

    那边是袁大炮大大咧咧的声音:“我在哪关你什么事,反正我不在上海滩,你有什么事情等我回去再说。”

    袁老道:“估计等不到你回来了,我今天八十大寿,你的人可是好厉害啊,要让我的红喜事办成白喜事。”

    袁大炮一听这个话,顿时说道:“不能吧,我哪个手下疯了,竟然敢招惹你哈。我袁大炮的手下,好久没有出过这么有种的家伙了,到底是谁?”

    听这个袁大炮的意思不仅没有赶到羞愧,反而还有些沾沾自喜。袁老冷着声音道:“他自称是你的女婿,现在砸了我的寿宴,而且还要勒索我二百亿。袁大炮,你的女婿还真有种啊。”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袁老咬着牙挤出来的。

    但凡做事都有一个规矩在,袁老虽然和袁大炮的关系很差,但是大家有一个面子帐。不管是谁,都不能撕破这个脸面,这叫做规矩。

    袁老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来,但凡袁大炮有那么一点规矩,现在也该怎么做了。

    果然,袁大炮的声音低沉了一些道:“你说谁,我女婿?他叫什么名字?”

    袁老听了之后,微微皱眉道:“韩玉。”韩玉当年也就是在安南的时候非常有名,后来的名气就是在武道界和巫修界,在凡俗界的名气反而一直是安南那边很出名。但是距离安南出名已经是几年的时间了,连续几年没有声音,别人只怕认为是沉

    沦了。

    所以袁老提到韩玉这个名字的时候,并不是很熟,只是觉得有些顺耳。

    电话里面,袁大炮倒吸一口凉气,过了一会道:“自求多福吧,二百亿不算多了。”

    说完之后,袁大炮直接挂了电话。袁老愣了半天,他没有想到袁大炮连这么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

    韩玉道:“看来我老丈人跟你关系不咋地,不然的话,他说一句话,两百亿变成一百亿我还是能够接受的。”

    袁老道:“我倒要看看,今天我能不能收拾你。”

    袁老打了一个电话出去道:“张龙,给我带五百人过来,我要杀一个小子。”电话那边的家伙,非常夸张的道:“呦,谁得罪了我们袁老,真是找死了。袁老你一句话,别说是了五百人,就是五千人我也立马带来。你等等,我来点点武馆的人,是道上哪个人不长眼,敢得罪我们袁老

    。”

    袁老冷冷道:“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不过这小子刚刚把云信给放倒了,不然我也麻烦不到你。”

    “云信都被他给放倒了?”那边张龙倒吸一口凉气道,“看来点子有点扎手,对方叫什么名字,我看看他辈分怎么样。如果年纪不大辈分我找他长辈来收拾他。”

    袁老道:“他叫韩玉,是袁大炮的女婿,但是你放心袁大炮那边我来搞”

    袁老的定字还没有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袁老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再往那边打,那边的电话就接不通了。“怎么回事,这个张龙的电话突然断线了?”饶是活了这么大的年纪,袁老也感觉情况太突然了,让他有些不能理解。要说见世面,袁老也是见过不少世面,例如那个云信,就是先天高手,可是也听从他的

    吩咐。

    可想而知,袁老也是一个财可通神的人物。这么长时间以来,他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习惯了。在他的观念中,韩玉这个年纪能有多牛逼。

    偏偏目前的情况,正在隐隐透露着韩玉的邪门。袁老不由的生出一个念头,这个小子难道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神圣?

    恰在此时,小东从昏迷中醒来,他拿出电话就打了出去。只听他哭哭啼啼的把情况都说了一遍,等到小东挂了电话之后道:“小子你给我等十分钟,我大哥带人来杀了你。”

    韩玉道:“那好,我再等你十分钟,袁老爷子不要停啊,继续打电话。不然的话,就快点付账吧。”

    袁老爷子气的牙痒痒,可是再让他打电话,他就不知道往哪边联系了。再说如果连续碰壁,那么他的面子上也过不去。所以他在一边观战,想要等到小东的哥哥来了之后再说。

    十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小东的哥哥从外面走了进来,只见一个穿着中山装的青年大步走了进来。

    这个青年一来,众人都是眼前一亮。要知道这个青年人是程家的庶出,不过因为当年一些关系受到了牵连被人赶出了家族。前几年回到家族,掌握了权力。众所周知,程家一雄就是面前这个青年人。

    不仅功夫好,而且性格坚韧不拔,是上海滩近几年的风云人物。一手让程家变得风云起来,让本来就是老牌贵族的程家现在已经扶摇而上。程东敢这么狂,也有些仰仗他各个的意思。

    青年人过来之后,大老远的就看到了韩玉。韩玉看到这个青年人有点意外,不由的微微皱眉。

    小东看到了青年人,连忙喊道:“大哥快来救我,你再迟一点来,我就要死了。”

    青年人没有看程东,而是看到韩玉之后,大步走了过来。人还没有到,他就猛地双膝跪地然后极为恭敬道:“韩师在上,受程中一拜。”

    这个青年人正是程中,当年在安南船会之上,以陈氏太极和周鹤阳过招的。后来在韩玉对战岛国天才的时候,因为一药之恩,为安南省的方老爷子挡过一枪。这个青年人有武者风骨,所以韩玉一直记着。此刻程中向他行礼,韩玉也安然受了下来。可是这里的其他人,脸色就刷的一下变化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