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到依鲁派人将希隆给抓出去之后,想必今天晚上这个县里面要死两个人了。

    依鲁下过命令之后,转过身看向韩玉的时候,则是露出崇拜的神情道:“大巫师果然是神人,这个小子自寻死路,找了大巫师的麻烦。”

    “雕虫小技雕虫小技”韩玉挥挥手,做出高深的样子。

    此刻,就连青叶和白无极看向韩玉的眼神都变了。刚刚那种碰巧,实际上就是希隆自己心里有鬼,再加上韩玉这个家伙瞎忽悠,碰出来的。再换一个人,韩玉也不可能这么神的。

    但是运气好也是本事,周围的人立马将韩玉当成了神人,酒宴上举杯换盏喝的好不痛快。

    白无极对于自己的王能有这个本事,一边是觉得骄傲,一边是心中佩服。不过青叶就迷惑的多了,她看韩玉那所谓的掐指一算,根本不是易数,用的手法也不是麻衣看相,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预言的?

    一直到宴会结束之后,依鲁已经拍肿了胸脯,明天为韩玉把所有的手续办好。尤其在韩玉说自己不方便用现在的身份之后,依鲁更是决定找关系给韩玉弄一个别的身份。

    这样一来,韩玉就成为某一个部落酋长之子,自幼被名师教导。就算巫神教调查起来,也没有丝毫的纰漏。

    有了依鲁的帮忙,韩玉想要混进巫神教参加大巫师试炼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宴会结束之后,韩玉给依鲁也说了几句宽心话,然后在依鲁千恩万谢之下,大步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在回去的路上,韩玉喝的有些发飘。当时喝酒的时候,韩玉也没有打算用什么手段来耍赖。再说虽然身在神族的内部,可是韩玉等人如今算是安全了下来,心情一放松就喝的多了。

    韩玉发着飘往房间走,白无极和青叶陪在他身边。三人的房间在一处,白无极赶着先去给韩玉铺床叠被,她出门在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婢女了。

    青叶则是不甘心的问道:“韩玉,你刚刚是怎么预言的,怎么会这么准?”

    韩玉喝了一点酒,顿时飘飘然吹牛逼道:“那是啊,我是学过的。”

    “怎么可能,我看你根本不懂易数和看相,如果说奇门遁甲,也不是你这样的玩法。”青叶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样子,韩玉看青叶认真了,于是说道:“这个预言呢,不一定就是要易数和麻衣。有些人,那是天赋异禀的。你看有些农村的马婆,她们会什么易数、麻衣呢,还不是靠着天赋异禀

    ,老天爷赏饭吃。我这个人自小开慧眼,所以能够看前后。”

    青叶露出狐疑的神色,然后说道:“我不相信,我考你一下,我有一句诗,你帮我解解看。”

    韩玉已经有些酒意了,所以说话的时候大着舌头道:“你说,我帮你解解看。”

    青叶道:“阴阳道和总由天,翻覆眼前山雷乾。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韩玉一听这个诗就知道这不是诗,而是一支签。解签这种事情,是千术解不了的。不过此刻看青叶一脸认真,他要是再说自己是说着玩的,只怕这姑娘就要生气了。这个签看起来,应该是姻缘签。所以韩玉抓了抓头,故意说道:“恩,这句诗比较难看。我看看意思啊,这个阴阳道和呢,说的是事情要顺心,有些事情不能违逆的就不要违逆,不然有伤天和。这个翻覆眼前,就是让你遇事随和,才能看

    到转机。这个伤心桥和惊鸿呢,让你不要不切实际,追求踏踏实实的,有些人就在你身边,要珍惜眼前人。”

    青叶听了韩玉的话,忽然对着韩玉一笑道:“你根本就不会解签对吧。”

    看到自己被看穿了,韩玉也洒然一笑道:“哈哈,被你看穿了。”“你这恶棍,险些把我给骗了。”青叶摇了摇头,说着转身就走了。不过在转过身的那一刹那,又叹了一口气道,“其实这支签是我前来历劫的时候,我父亲做的预言,大凶之卦,预示着我将会死在此次下凡

    历劫之中。”

    韩玉一愣,没有想到这竟然是关乎青叶的身家性命,他赶紧道:“这都是封建迷信有什么好信的,你不也看到了么,我根本就是骗人的。或许,也是别人忽悠你的而已,这种事情人定胜天的。”

    青叶笑着摇了摇头道:“谢了你的好意,不过一切自有定数。此次我前来刺杀大神王,心中已经有了一些预感了。如果这一次我真的在劫难逃,希望你帮我一个忙。”

    韩玉看着青叶的背影道:“我觉得你是不会有事的,所以这个忙我其实是不愿意帮的。”

    青叶道:“你不愿意也要帮,如果我死了,把我火化掉,然后将骨灰撒往洛水河边一座痴郎坟边,几百年前我欠人家一段情。”

    没有想到话题忽然变得这么沉痛,不过想来也是,自己等人将要去刺杀的是何等人物。风险是肯定会有的,别说是青叶,就是自己又何尝就一定能活着回来?不过听到青叶所说的痴郎坟,韩玉自然也听赵无极等人说过。据说青叶几百年前入世历练的时候,被人认为是洛神。后来一个书生就在洛水边苦苦等待,可是青叶和他只是萍水相逢,对他自然没有什么记

    忆。后来两百多年后,青叶再度历练的时候,路过洛水河边看到了洛神像都是自己的样子。一打听才知道,那个痴书生整日里在洛水边画洛神像,一生未娶在洛水边守护。后来死了,也就葬在了洛水边,被人

    称之为痴郎。

    没想到,这个人还在青叶的心中留了几百年,说起来也颇为不容易了。

    韩玉不由的想到了自己,假如此次就是自己人生中最后一段时间呢,他想到了很多人。他叹了一口气道:“如果此次我也不能回来的话,只怕很多人会开心,同样会有很多人感到难过吧。”

    说完之后,两人同时变得意兴阑珊。两人站立了良久,然后各自回到了房间之中。因为无论有多少人难过还是开心,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做的。如果他们不牺牲的话,神族又要靠谁来灭呢?天下,总要出那么几个义士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