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得到了韩玉的首肯,依鲁将军非常的激动。他却不知道,他所敬酒的这个人,可不是来找大神王得到大巫师资格的,也不是为了找大神王许愿的。

    这三个人所来的目的,和其他人相反,正是来刺杀大神王的。本来众人来到非洲之后,准备先聚集在一起,然后想办法潜伏到大神王周围,这个时间众人准备了几个月的时间。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一个试炼活动。但是想来也正常,如今大神王重伤,神族内部定然是不安宁的。大神王手中没有可用之人,还要提防妖怪随时对神族做出不好的事情。所以大神王广发英雄

    帖,找到人族中的大巫师帮忙是情有可原的。只是这个活动,是大神王原本做来利用人族的手法,现在却是韩玉等人接触大神王的最佳方法。按照这个试炼规则,只要韩玉等人通过的话,那么就能见到大神王了。见到大神王之后,他们就能够按计划

    行事了。

    至于刺杀之后,如何安全逃出,那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大家既然敢来,那么手上自然都有保命的手段。有了试炼之事,韩玉等人方才觉得过来一趟的确是不虚此行。后面的宴会,可参加也可不参加,但是看在这个依鲁将军全权承包的份上,韩玉还是很给面子的要参加完这个宴会。两人推杯换盏,主客尽欢

    。然而没有想到,依鲁将军对韩玉等人的毕恭毕敬,让有些人就不爽了。只见一个中年人站起来,眯着眼睛敬酒韩玉道:“不知道大巫师有什么手段,展现给大家看看。我白天正巧在睡觉,可没看到大巫师的

    手段。”

    这个人明显是出来挑衅的,依鲁将军脸色不悦道:“希隆军官,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对大巫师不恭啊。”希隆军官对依鲁将军客气的行礼,然后大声说道:“将军,说实话我对这个小子不服。你看他的年纪,他才多大的年纪,难道真的有通天的手段。我知道将军爱才心切,可是花钱也要培养值得培养的人身上

    。这个小子我看就是花枕头,而属下认识一位货真价实的巫师,他可是被认可的巫神传承。如果让这个人去参加试炼,肯定能够把这个小子给比下去。”

    依鲁将军本来一脸的不悦,可是听到希隆军官的话,不由的一愣道:“你说的是真的,你还认识被巫神教认可的巫神传承者?”

    “那是自然,这个人如今已经是巫神教的中等巫师,此次也是要参加试炼。如果依鲁将军邀请他过来,赠与厚重的礼物,我想这个人一定愿意帮将军实现梦想的。”希隆军官带着诱惑的口吻说道。

    希隆军官是依鲁将军的心腹,所以自然知道自己将军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被这个希隆军官一忽悠,依鲁将军顿时就有些飘飘然。虽然表面上对韩玉等人很尊敬,可是态度明显发生了一点变化。

    韩玉没想到,这个事情快成了,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这个希隆军官倒也讨厌,这个时候横插一杠。如果依鲁将军帮忙的话,韩玉等人参加试炼的事情就是板上钉钉了,由这个家伙利用人脉帮自己运作,自己可以减少很多麻烦。否则的话,先是去报名,就要被人反复盘查。万一又碰到了什么怪兽查人身

    份,自己这边可就要麻烦了。

    所以,韩玉肯定不能让这个希隆军官给打击了。

    韩玉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希隆军官道:“我觉得你说的不对,被认可的巫神传承固然厉害,可是这个世上的巫神传承何止千万,不被认可的传承可就不一定就不厉害。”“是么,那大人露两手给我们看看啊,如果你能让我们所有人都心服口服,我们就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如果你不能让我们心服口服,大人可就对不起了,你从哪来的就回到哪里去。”希隆军官摸着自己的胡

    子,阴测测的说道。

    这个希隆军官中年人,可是嘴上没有什么胡须,应该是类似于一个文官的角色,身上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阴气。这个家伙针对韩玉的行为,也让人感觉非常的奇怪。

    韩玉眯着眼睛道:“好,那我来露一手。你想要看什么?”希隆军官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他看着韩玉道:“我听说大巫师是巫神的代言人,而巫神是无所不知的存在。那么我就想知道,大人能不能测算我的个人情况,还有我的前程。如果你都能说对,那么我就

    承认你的身份。”

    “预言?”众人纷纷一惊,就连依鲁将军都有些诧异,这个题目出的难度可是太大了。

    依鲁将军也接触过很多巫修,如果说预言那么有些人的确是能够做到,可是很少有大巫修做这个事情。

    首先预言是所有巫术中最难做到的,其次是预言是泄露天道,往往一个人预言的多了,会受到天道的惩罚。别说是非洲的巫修,就是在华夏还有各地,能够做到预言的那都不是一般人。很多人只能做到一些短暂的预言,那也是依靠六感、七感来实现的一种推测。可是想要知道一个过去和未来,靠着六感和七感

    未必可以。

    希隆军官看着韩玉,露出鄙夷的神色道:“如果做不到的话,就不要在这里继续骗人了。虽然你的确杀了妖怪,可是在这里冒充大巫师有意思么?”

    韩玉笑着道:“不就是预言么,那又有何难。”

    希隆立马补充了一句道:“你预言归预言,但是不能碰我。”

    希隆还是比较机灵的,他估计真的有些见识,知道一些巫修能够进入别人的神念之中寻找记忆。为了防止韩玉作弊,希隆将这个能够作弊的手段都给断绝了,这样一来几乎就是要看韩玉的笑话。

    韩玉道:“既然是预言,碰你做什么,让我来施法一番。”青叶和白无极也好奇的看向了韩玉,如果说测算未来的话,青叶倒是会一些易数,能够做些简单的预测。但是韩玉一看就是不精通易数的,而且还要测算过去发生的事情,这个难度对她们来说也是非常大的,两女都好奇的看着韩玉,想要知道这家伙准备怎么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