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影早就是地仙境界了,而且她修炼的是白族法门,全身能量化。这就不同于一般的女子,身上会有一些不雅的味道。

    他们这个境界,如果和一个普通女子在一起,因为修炼到了一定境界,各方面的感官通神了,所以很多女人身上,他们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气味。

    所以很多人说体香,这个香味只是人身体的味道,如果男女在恋爱中自然会觉得对方身上的味道都非常的好闻。可是别人闻起来,就未必觉得舒服。

    但是白影这样境界的女子,全身上下是一股自然的淡淡味道。佛门说天人腋下无汗、头顶华光、衣服清净、身体清香、最胜最乐等等,按照白族和光族的关系,很有可能光族就是将白族按照天人在打造。

    白影凑在韩玉身边的时候,那一股股清香,勾的韩玉感觉鼻尖发痒。尤其是心里,就像是一只小猫在轻轻的挠着。

    韩玉想要喝酒,白影将酒杯已经拿起,她微微抿了一口然后道:“王,酒温尚好。”

    白影以前是压抑自己的感情的,她一心只有仇恨,想要打败白无极。可是忽然有一天,她发现原来白无极并不是自己的敌人。偏偏那个敌人邪神,已经死在了韩玉的手上。

    没有了心灵依托,同时再也不需要压抑自己的白影,很自然的将感情全部寄托在了韩玉的身上。哪怕是白族,只有在一些节日上,女子才会如此的放荡。而白影属于保守派女子,更是没有如此直接过。

    越是这样的女子火热起来,更加让人感觉受不了。

    韩玉喉咙一紧,他接过了酒在很多人的暧昧眼神中也喝了下去。可是这个酒下肚,反而让他全身都有些火热起来。

    那些人都善意的哈哈大笑,就在这个时候,轮到王者家族的人表演了。七个巨人族使者中,走出了一个红甲巨人,他站起来之后,众人感觉好像帐篷小了似的。

    这个红甲巨人将自己的铠甲脱去,露出了里面所穿的衣服。红甲巨人道:“我就给大家唱一首战歌吧。”

    众人顿时一愣,这个时代哪里有战歌。不过想到红甲巨人的来历,就知道他所唱的肯定就是来自于王者家族的。想到他们隐世生活,自然会一些古代的战歌。

    红甲巨人一拍自己的胸口,然后跺了跺脚,他自己给自己打着节奏然后唱起了战歌。这个战歌有点像是民谣,歌词非常的简单,但是节奏感非常的强。

    红甲巨人边跳边唱,有一种大江东去的铁骨铮铮之感。果然是战歌、战舞,韩玉则是看到红甲巨人的战舞,隐隐心有明悟。这战歌、战舞之中,似乎颇有深意啊。

    然而这个时候,白影又如同没有了骨头一样的凑了上来。

    韩玉苦笑道:“白影,我们先看看这个战歌、战舞,你有没有感觉到,这战歌、战舞隐隐有种说不出的明悟。”

    白影听到韩玉如此说,只能挨着韩玉看过去。没一会,白影眼中的媚意也少了两分,她也看出了战舞之中的玄妙,不过白影的功夫功底不是很高,所以尽管看出了一二却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白无极则是低声道:“王,这战舞之中包含的是一种高明的发力技巧。但是我们只能看出,想要引用非常的困难。”

    正在此时,另一个巨人一跃而起,过去和这个红甲巨人一起跳了起来。两人载歌载舞,不时的对撞一下,充满力量感的冲撞,让人不断的叫好。

    这倒不是白影跳的不好,白影的舞蹈太过柔美,尤其是其中表达的爱意,更是有点消磨英雄气的感觉。然而战歌、战舞,更能抒发此刻众人的感情。

    很快一曲结束,两个巨人方才向众人微微颔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这个时候,轮到了韩玉。韩玉自然不会跳舞和唱歌,他也就会一点流行歌曲,放在这里简直是贻笑大方。

    想到这里,韩玉就只能自罚三杯。这种杯子为了照顾王者家族的这七位巨人,杯子都是和碗一样大的。韩玉连喝三碗,可以说是喝了不少了。

    韩玉脸上一红,旁边白影急忙为他擦了擦嘴。

    就在此时,酒场上已经嬉闹了起来。美女也跳完了,帅哥也跳完了,本以为一切结束了。但是不知道是谁起哄,让青叶跳舞。

    韩玉笑着摇了摇头,这个青叶大家闺秀的样子,哪里能够跳舞。

    然而那些激了两句,这青叶竟然真的起身。

    韩玉也好奇的看了过去,白影在一边吃味道:“青叶居士的功夫虽然好,但是不代表功夫好就一定跳舞好。有些人功夫更好,不也是不会跳舞么。”

    白影这个话,是刺激白无极的。白无极脸色淡淡的,不过这个话还是让她冷哼了一声。这对姐妹两的感情不是太好,而且近几日有些仇恨值上升的样子。

    韩玉正想调节两人的情绪,没有想到青叶一挥手道:“红毯来。”

    青叶挥手之间,只见凭空出现了很多的花瓣。这些花瓣都是玫瑰花和一些红花的花瓣,层层叠叠的出现,漫天遍野的飞舞。最后这些花瓣落在地上,一层又一层的宛若一张巨大的红地毯。

    有一片花瓣飞到了韩玉的手上,花瓣还新鲜的很,非常的柔软。

    青叶先是除去了一双布鞋,只见她穿着白袜直接踩在了花瓣红毯之上,她顺手将自己头上的簪子拿下,三千青丝垂了下来,正好到了腰间。

    所有人看过去,只觉得惊艳两个字能够形容了。青叶嘴角微微一勾,颇有一种勾魂的感觉。

    青叶的一个手下,在一边敲着碗筷,发出脆耳的声音,青叶则是一转纤腰,抬起莲步,舞起了云袖,开始了一支无名的舞蹈。

    如果说白影是一种柔美充满春情的舞蹈,那么青叶就是一种让人惊艳到倾心的舞蹈。所有人都看呆了,月下仿佛真的是洛水的洛神下凡。

    古人以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来形容洛神,此刻的青叶踏着玫瑰花瓣,那一双小脚格外的俏皮可爱。

    韩玉目光正看过去,白影仿佛已经醉了一样靠在韩玉的身上道:“王,今晚我给你一个人跳舞如何”

    韩玉看向白影,白影脸上已经充满了红晕,分明是已经醉了。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看着此刻的杯盏交错,韩玉忽然想到了这一句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