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侑和韩玉聊到了凌晨五点,随后方才沉沉的睡去。韩玉则是盘腿打坐,他默默的等待。按照时间来说,刘侑的话应该已经传到了他父亲的耳朵里面了。

    刘侑是他父亲的独子,而且他父亲格外的宠自己这个儿子。所以韩玉相信,刘侑的父亲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果不其然,到了早上七点多的时候,外面就传来了吵闹声。还在沉睡的刘侑,一听到吵闹声就醒了过来。他揉了揉睡眼稀松的眼睛,然后侧耳听了一下外面的声音。

    听清了声音之后,刘侑顿时就露出了笑容道:“大兄弟,我父亲带人过来了。”

    韩玉道:“看你爸的能量还是可以的。”

    刘侑点了点头,随后露出一丝冷然的神情道:“等到我出去,我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哪个龟孙子要害我。尤其是哈克那个家伙,我一定要严惩。”

    这位公子哥担惊受怕了一晚上,此刻说话都带着杀气。

    他说完之后,外面很快就闹大了。然后成群的人闯了进来,为首一人是一个穿着阿玛尼的中年男子。他刚一看到刘侑就紧张道:“小侑,有没有人为难你,这帮狗杂种连我儿子都敢动,不要命啦。”

    刘侑道:“爸,抓住哈克,就是那个浑水出的主意。”

    “还反了他了,敢动我刘家的人。”刘侑的父亲大吼道,“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动我儿子,看看谁让我刘家家破人亡。”

    陪着刘侑父亲的是一个穿着护卫队制服的人,韩玉认识这个制服,应该是治安所的头头。

    治安所的头头一拍胸口道:“刘哥,这里有我,我让人把门打开,你直接把小侑带走。这个地方,我也要看看,谁敢不给我尼桑的面子。”

    韩玉这才明白过来,难怪刘侑的父亲敢直接闯过来,原来是带着治安所的所长。这么说的话,就连哈克都要听他们的吩咐了。

    虽然说治安所和护卫队当初设立的时候,并不是从属的关系,实际上在处理问题的时候,护卫队还是要去治安所报备的。

    有治安所的老大出面,护卫队这边立马就怂了。甚至有人已经拿出钥匙,要把刘侑给放出来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爆吼传来道:“谁敢干扰我护卫队执法?”

    这么大的嗓门自然就是哈克,哈克红着眼睛带着一票人出现了,这些人各个手持短枪。哈克为首,直接掏出手枪跑出来道:“不管是谁,今天要是敢干扰我护卫队执法,别怪我哈克不讲情面。”

    哈克如同从天而降的天神,手持短枪立马将场面给镇了下来。

    护卫队的狱警懵比了,不知道现在应该听谁的。哈克将手枪一指狱警道:“谁给你拿钥匙的,把钥匙给我交出来。立马出去给我喊人,把伙同尼桑在内的刘涵一起给我抓起来。”

    刘涵自然就是刘侑的父亲,他沉着脸道:“好啊,哈克我平日里是怎么对你的,你现在敢如此对我。你这个护卫队的队长,怕是不想干了吧。”

    “刘老大,做什么事情都要守规矩,你坏我的规矩就是砸我的饭碗。你是在藐视我尘国的法律,你在公然挑衅我护卫队的法制。”哈克也不弱,义正言辞的喊了出来。

    尼桑在一边冷笑道:“哈克,你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你不是要开枪么,你对我开一枪试试看?”

    尼桑站在最前面道:“腰里别把枪,你他妈就目中无人了?要是比人手,我可不比你少。”

    尼桑的态度就是要抱住刘家父子,可以说这个家伙完全站在华商这边的。这里面有多少权钱勾结,谁也说不清,让韩玉在一边摇了摇头,这两帮人没有一帮是好鸟。

    这让韩玉颇为失望,尘国的法治建设还是欠缺了一点。这个情况下,尘国早晚要出大问题。

    正在韩玉叹息的时候,哈克看出尼桑的决心,他也不可能真的就开枪。万一他这一枪开了,很有可能自己都要完蛋。尼桑可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手下还带着不少人的。

    哈克冷静了一下,然后低沉的目光看着尼桑道:“尼桑,有些事情你最好不要搀和,不然的话怕你有命搀和,没命出去。”

    尼桑冷笑道:“咋了,威胁我?我跟你说,这个城市上到城长下到护卫队,劳资的关系是天上地下,你小小一个哈克想要动我,还是差得远了吧。”

    哈克眯着眼睛道:“尼桑你背后有关系,难道我敢做这个事情,我背后就没有关系么?”

    尼桑冷笑道:“那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尼桑要保的人。怎么着,难道是王室的哪位王子哥?总不会,你的关系是女王大人吧。”

    尼桑一步不退,这就让场面完全僵持住了。

    哈克看情况也知道,自己不把后台搬出来是没有办法了。哈克当着尼桑的面,打了一个电话出去了。等到电话打完之后,哈克道:“全部给我抓起来,尼桑你要是想要说法,跟我一起去办公室。”

    尼桑道:“劳资哪里都不去,今天就在这里等着,你把你老大快快给我请来。”

    哈克看尼桑如此,暴跳如雷,几乎就要动枪杀人了。

    尼桑岿然不惧道:“哈克,你要是想火并我随意。咱们就这么闹,闹到女王大人那里去,我倒要看谁敢不给我尼桑一个面子。”

    尼桑此话刚刚说出,只听哈克的声音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道:“尼桑,我也要给你一个面子么?”

    说话的工夫,只见哈克的人站成两排,然后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这个中年人此刻已经两鬓斑白了,额头上也长了抬头纹,但是气质非常好,一股大人物的气度油然而生。

    尼桑看到了这个人,顿时目瞪口呆。随后尼桑收回了不可思议的神情,立马趴在地上道:“将将军您您怎么来了”

    哪怕天不怕地不怕的尼桑,看到这个人都软了,可见此人的权势并不一般。

    这个中年人背着手,傲然站在那里。只此一人,便如同千军万马、惊涛拍岸。而狱中的韩玉,如遭重击,半晌方才苦笑起来。真真的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看到了曾经一起并肩作战之人名将拓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