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影顿时说出了很多人的想法:“白无极你这个无耻之徒,你闯过圣地八次我们都是知道的,可是你说你得到了圣地的传承可有什么证据?”

    白无极道:“神图便是证据。”

    白影顿时气急,差一点说不出话来。这个白无极的无耻境界,也的确是非同一般。搞了半天,还是要在神图上面做文章。白影现在甚至怀疑,自己身边定然有白无极的人。

    否则这个神图按说应该是和韩玉一样,在自己的手上。偏偏还没有经过自己的手,现在就已经到了白无极的手上,弄得自己非常的被动。

    这就陷入了一个罗生门,这个神图在白无极的手上,白影定然是拿不过来。如果白影说这个神图是白无极偷得,那么白无极肯定是诬赖韩玉就是骗子。

    实在不行,到最后又是要靠着武斗一场来解决。那么就和韩玉所说的一样,一旦武斗就进入了白无极的陷阱。向来在外好斗的韩玉,是第一次被人以这种方法压制着。

    很多人也想通了这一点,但是偏偏又没有办法去反驳。白无极现在一口咬定自己闯过圣地,并且得到了传承,真假谁也没有办法判断。

    这一战,可以说白无极就算不会赢那么也不会输,的确是枭雄能干出来的事,一般人还真没那么不要脸。

    韩玉询问白影道:“影城主,这圣地又是什么地方?”

    白影叹了一口气道:“这乃是我白族的禁地,各代光祖都葬身于此,所以机关重重。”

    “那不就是墓地么,这白无极还有闯墓地盗墓的习惯?”韩玉好奇道。

    白影解释道:“最后一任光祖曾经说过,他们死而不散,神灵集聚圣地之中,守护白族。”

    韩玉这才明白了过来,这个神灵集聚就和自己在死亡岛上看到的情形一样。这些光族人因为自身的能量化,所以死后保持尸身不腐,而且精神长存。他们的存在,可以镇守一方的作用。

    可是白族人不懂,他们觉得光族人的神灵在里面,所以有些白族人想要进去朝拜,得到光祖传承。韩玉点了点头道:“你们所说我已知晓,这圣地白无极闯得我也闯得。”

    里面既然有光祖之神,韩玉也可进去与他们交流一番。再说以韩玉现在的修为,兼之修炼的是佛门功法,罗汉金身已成,前去圣地也有一定的把握。

    白影道:“圣人不可啊,这圣地到处都是机关,非常的凶险。最后一任光祖防止外人入内,惊扰各代神灵,使用了各种神奇的阵法,圣人若是入内”

    韩玉点了点头道:“阵法,我也懂。”

    韩玉通过这几天的询问,知道这白族的人只会修炼,并不通阵法。这或许是光族人有意为之,否则这些白族人如果阵法大成心术不正,把这一片天地的大阵给毁去,那就是白族的灭顶之灾。

    然而韩玉虽然阵法不精,却也能找到一些关窍的,如果想些办法真闯进去也有几成的把握。

    再说,韩玉想着自己如果从圣地无法讨到好处,那就走回来。到那个时候,他自己也声称已经得到了圣地的传承,然后号召人和白无极打一场,也是可以的。反正成功人士嘛,不要脸的居多。

    有一句最不要脸的话,叫做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正是如此。

    韩玉决心已定,白无极冷笑道:“好,我等圣人从圣地归来,再来朝见。”

    说完之后,白无极转身就走了。她身边跟着十几个美姬,宛若一片香云一般跟着离开了。

    “这人妖,还真是难缠。”韩玉看到这白无极离开之后,他叹了一口气道,随后韩玉一摆手,也离开了。五大城主面面相觑,最后也只能各自散掉了。

    白影跟着韩玉后面,一起离开了。

    正在看戏的姜乐清,没好气的瞥了袁诗佳一眼道:“你看,现在随你心意了,韩玉这个事情还真的没成。”

    袁诗佳委屈道:“和我有什么关系,是那个人妖太可恶了,他竟然逼韩玉去那什么圣地,我们一起去问问韩玉。”

    两女说着也一起跟了过去,没想到走到了韩玉房间门口,就听到白影清脆的声音响起:“请圣人成全,我欲和圣人一起同生共死。”

    韩玉的声音淡淡道:“既然你们说圣地如此危险,我劝你还是不要和我一起,不然的话,我也保证不了你们的周全。”

    白影道:“不行,请圣人一定要带上我。很多人都说白无极是闯圣地的过程中,得到了光祖神灵的帮助。可惜我一直连进都进不去,我想要圣人带我进去。这是我能战胜白无极的唯一方法,我不想错过。”

    韩玉沉默不语,似乎是不理会。姜乐清和袁诗佳听不懂白族的话,但是袁诗佳颇为得意道:“似乎是这个女城主在请求韩玉什么,韩玉听语气没有理会她。”

    姜乐清道:“你都听不懂,你瞎猜什么。”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韩玉忽然就和被踩了尾巴一样道:“你干什么,你别乱来啊,哎呦,我看不得这个。”

    姜乐清和袁诗佳听这个声音不对,袁诗佳道:“我来偷看一下。”

    姜乐清说不大好吧,可是被袁诗佳拖拽着,还是凑过去看了一眼。结果这么一看,两女大吃一惊,只见白影将自己的长袍解开,正在替韩玉解衣服。韩玉一个劲的用白族话劝道:“不要,别乱来啊。”

    按说韩玉的力气,一巴掌就能把白影推开。可是韩玉也很久没碰女人了,他怎么可能那么用力的推人家。他那个手刚刚一碰到这白影娇软的身体,手都酥了大半。所以这个推推嚷嚷顶多算是半推半就了。

    袁诗佳一看醋意大生,然后骂道:“这个韩玉,真是色中饿鬼,这女人才认识几天他就要和人家做这种事情。”两人听不懂白族的语言,所以袁诗佳没好气的就责怪韩玉。姜乐清道:“你也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你就不要乱说话了。我看分明是那个白族女人和你打的主意差不多,是那种有困难要上没困难创造困难也要

    上的,你再不进去就要出事了,色字头上一把刀哎。”此话一说,袁诗佳立即将门踹开道:“那个给我刀下留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