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到景家这两个字,迟匡彻底的动容了:“你是说,韩青和景家有关系?”

    顾西风也点点头:“只有这么一个解释了,韩青背后唯一能让乾负甚至是胡子渣低头的,就只有景家了。”

    这个时候迟匡真有一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早知道韩青的靠山是景家,自己怎么可能对他这样呢?那可是浙北最顶级的家族啊,号称浙北第一家族乃至浙省第一家族都不为过,也只有浙南的冯家能够相提并论,这样的家族,怎么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呢。

    迟匡现在心中已经有点埋怨这两位大少了,你说这么重要的信息怎么能不共享呢?

    你们二位不怕,我可怕啊。

    “我原本以为韩青只是被景茵梦看上,没有想到他竟然让乾负都动容了,还是我低估了他和景家的关系,兄弟对不住了。”南黎川不好意思的说。

    这个时候迟匡还能说什么?已经得罪了韩青了,难不成连这两位大少也得罪?

    “没什么,不过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让景家这么帮衬着?”

    南黎川沉吟了一下:“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这小子背景神秘的很,只能知道他老爸是富春的一个农民,倒是他老妈和姐姐比较厉害,据说在富春开了建筑公司,现在已经发展到沪市了。”

    听到这里,顾西风接口道:“不过也只是建筑公司而已,和真正的富豪还有很大的差距,千万身家可能吧。”

    关于韩青,这两个人都做了充分的调查,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一直不惧韩青的理由。

    就算是有景家的一时恩赐,这恩赐也总有用尽的时候,到时候依靠什么?难道就依靠那小小的建筑公司?

    “不管这小子到底有什么背景,下周就是豪方酒会了,到时候各路大佬齐聚,据说场子还是韩先生聚起来的,颜雨明少和花错都会回来,到时候我找花错打听一下,这个韩青到底哪里值得景家如此看重。”顾西风皱着眉头说。

    南黎川也是赞同的点点头:“没错,花错的性子可容不得没用的东西利用他们景家的名头,到时候有这小子受的。”

    一旁的迟匡听到豪方酒会的时候心中猛跳了几下,那可是前段时间韩先生嘱咐景三爷和荣鹏天举办的啊,据说去的都是浙北最顶级的大佬,兴市宁市乃至县城的一些地头蛇都会去拜会韩先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韩先生要一统浙北的信号啊。

    而颜雨,明少,景花错,这三个人可是杭城乃至浙北超一流的大少,就算是顾西风和南黎川都要被压一头。

    但是这个时候,迟匡反倒敬佩起这个韩青了,不论他到时候死的多惨,但是能让这么多大少同时出手,也值得骄傲了。

    师妃暄站在韩青的房间里面,两眼都在冒星星了。

    “韩青哥哥,这房子真漂亮。”

    韩青笑了笑:“要不你住进来吧,我去你那里。”

    师妃暄吐了吐舌头羞羞的看了韩青一眼:“还是算了吧,我刚和梦瑶熟悉,又挨着住,晚上可以和她聊聊天。”

    “那随你了,到时候可不要怪哥哥没有让房子给你哦。”

    师妃暄甜甜的一笑突然想起了什么:“韩青哥哥,听说你好像不住在学校的是么?”

    韩青嗯了一声:“怎么了?”

    师妃暄脸一红,轻轻摇头也没说什么就跑出去了。

    韩青一脸的莫名其妙。

    接下来柳辰飞和阮婷也过来和韩青玩了一会斗地主,韩青本来不想玩的,但是无奈柳辰飞开心就陪着斗了两把。

    在最后一局放水让柳辰飞终于赢了一把之后,终于将他打发走。

    后面迟匡也来了,还戴着一瓶波尔多的红酒,在韩青这里自罚了五杯之后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还站在门口千叮咛万嘱咐韩青有时间多来玩玩,想要结交韩青这个朋友。

    韩青只是默默的关上门,懒得理。

    夜深人静。

    躺在床上微咪的韩青睁开了眼睛。

    房门被敲响。

    “进来吧。”

    秦梦瑶在月光下推开门走了进来,韩青看了她一眼然后坐了起来:“你这个时候过来不怕被人看到误会么?”

    秦梦瑶摇摇头:“怕谁?师妃暄么?”

    这一句话极具攻击性,韩青假装没有听到。

    “这个房子是怎么回事?”秦梦瑶走了进来关上了门。

    黑暗的别墅里面,只有韩青和秦梦瑶两个人,借着银白色的月光可以看到彼此的面庞。

    韩青摊摊手:“房子怎么了?漏水了么?”

    秦梦瑶冷哼了一声:“韩青,你不要跟我装傻,中午的时候乾负对你的态度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就算是南黎川都没有让他这么讨好,难道仅仅是因为你背后的景茵梦么?”

    听到景茵梦这三个字,韩青心里好笑,若是让景茵梦知道大家都以为她是自己的靠山的话,她会怎么想?

    看到韩青嘴角淡淡的笑意,秦梦瑶心里突然一股火气上来:“韩青,你什么都不告诉我么?”

    韩青低下头:“你让我告诉你什么?”

    “告诉我什么?难道面对师妃暄的时候,你也是这样的态度么?”秦梦瑶想到中午她看到师妃暄来到这个房间,然后回去的时候满脸羞红的样子。

    就算同为女子,她也被师妃暄的美惊艳到了,但越是如此,她心里越是难受。

    为什么,自己和韩青在一起的时候,从没有笑过呢?

    韩青叹息了一声,然后坐回了自己的床上,看着距离自己不到两米,被月光倾洒的这个女子,韩青不住摇头:“秦梦瑶,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秦梦瑶看着韩青,冷冷的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

    说出这三个字,韩青露出了迷惘。

    “你问我是谁?我自己都快不知道了我的一生,怎能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的呢?”

    秦梦瑶看着韩青又开始这样说话,心中火苗越来越旺。

    为什么,和自己就不能好好说话?

    韩青深吸了一口气:“如果你想知我名,我可以告诉你,曾经,我叫无量,如今,有人叫我韩先生。”

    秦梦瑶的脸彻底阴沉了下来。

    她紧紧的盯着韩青一字一句道:“韩青,你太过分了!”说完,她夺门而出。

    无量,韩先生?

    你以为你是谁?姓韩就是韩先生了么?

    秦梦瑶看着夜空的月,心中悲伤,为什么韩青对自己,总是这种态度?

    兴市度假村之旅就这样结束了,秦梦瑶也彻底不理会自己了。

    不过她倒是和师妃暄成为了好朋友,不过韩青已经听到了好几次她劝说师妃暄和自己保持距离,而且说得时候都离自己不远,似乎说给师妃暄的同时,也是说给自己的,总说自己并不是一个可靠的人,心里装不下任何人之类的。

    对此,韩青只能微笑。

    回到学校之后就是考试了,韩青也只见过闻人秋月一次,似乎她在主动地逃避自己,韩青可以理解,毕竟师生恋处不好就是全校的流言蜚语,韩青并不想他们的感情影响了闻人秋月的生活。

    杭城联考终于结束了。

    627四兄弟稳稳的拿住了倒数前四。

    只是这四个排位竞争很是激烈,韩青荣誉倒数前四四人组中第一名,成为了三个人轮番批斗的对象。

    上学期就这样结束了。

    韩青也开始了自己的假期计划,重生回来还没有见过父母,刚好放假可以回家过年,想到自己的家人,韩青心头就是一阵期待。

    万载之后,双亲可还安好?姐姐还会时常微笑么?

    不过在回富春之前,韩青还有另一件事要处理。

    那就是聚万众目光的豪方酒会,就要开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