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雷克萨斯缓缓停在路边,司机打开车门朝着路边的一个小报亭走去,随手买了一份报纸然后靠着报停看了起来,只是若是细心看就能发现这司机虽然手上拿着报纸,但是那眼神却并没有完全停在报纸之上,而是尖锐的时不时看向四周,就像是一条隐藏的响尾蛇一样,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

    当司机走默契的走下去之后,温兆伦贪婪的眼神彻底释放,他如饿虎一样看向身旁娇人的郁佳雪,口腔里面开始分泌出**的津液。

    这个女人他想要很久了,他这一辈子从来没有爱上过一个女人,对于他来说,女人不过是一时兴起的玩物罢了,从他床上下来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眼前这个郁佳雪也不过是他又一个猎物罢了,等他享受完了之后随手丢弃,就算她背后是郁家又能怎么样?

    岂是温家的对手。

    钱江坊给他们一点好处?

    说说罢了,女人嘛,你总要洒出一点诱饵的。

    “佳雪,等你跟了我之后,你们郁家的后台就是我们温家了,到时候别说是浙省了,就算是苏省也无人敢动你们郁家,还有比我更好的选择吗?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咱们情投意合顺理成章”

    看着郁佳雪羞红的脸蛋,温兆伦只觉得小腹部一阵欲火开始上升,忍不住他的手就从郁佳雪的手臂开始朝着胸前的隆起而去。

    “兆伦,我们一步步来好不好,这样太快了,我有点接受不了”

    诚如温兆伦所说,郁佳雪确实对他有点意思,但是有意思不是马上就能到这一步的,郁佳雪虽然相对普通女人一些,但是还没到这么简单就献身的地步,相反,她将自己的贞操看的十分的重要。

    “还等什么佳雪,我早就忍不住了,你是不知道,我每天晚上翻来覆去脑子里都是你,这辈子我认定你了,你就从了我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司机都下去了,停在路边的车子不车震岂不是浪费?

    话音落下,温兆伦的身子就朝着郁佳雪扑了过去。

    “不行”

    郁佳雪的双手紧紧的推着温兆伦,不让他再进分毫。

    温兆伦的脸色渐渐开始阴沉了下来。

    一次就算了,两次也能接受,但是一而再再而三,他就有点受不了了。

    为了这个郁佳雪,温兆伦感觉自己已经用足了时间了,可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到现在都还不给自己吃到,他撩妹无数,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麻烦的女人,本以为这郁佳雪也和其他女人一样,对自己没有反抗的理由,谁知道竟然这么不给面子。

    “郁佳雪,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顷刻间温兆伦的脸色就冷了下来,他不想再耽误时间了。

    “兆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再给我们多一点相处的时间”

    看到温兆伦似乎有些不开心,郁佳雪急忙解释道。

    “多一点时间?呵呵,难道我给你的时间还不够多吗?这都两个月了吧,我玩过那么多女人,还从来没有超过两个月不给我上的,你以为你是什么?”

    温兆伦语气冰寒,此时的他脸上没有了温文儒雅,就好像是冰山一样,毫无温度。

    郁佳雪木讷的看着眼前好像变了一个人的温兆伦,以为自己眼花了,这还是自己心中那个温柔的男人吗?

    “玩过的女人?兆伦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哈哈哈哈,郁佳雪,不要再给我装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也都是见过世面的,我们这个圈子哪里有什么情投意合,给你脸你要就是了,可别给脸不要脸,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你当你自己是李师师吗?我想玩你,那是看的上你,还答应给你们郁家这么大的好处,要是别的女人,早就上床上拿着皮鞭等我抽了,你还在这里给我装清纯,他妈的,真是够了。”

    温兆伦不屑的说。

    郁佳雪花容一片惨白。

    温兆伦的话就好像是针一样一次次的扎在她的心里。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她的语气颤抖。

    “这么说你?难道不是吗?我玩过的女人数不过来,玩过你的男人不也是数不过来?怎么,白雪公主啊?别告诉我你还是个处!”

    说完,温兆伦大笑出声。

    “你你”郁佳雪登时间气的娇躯颤抖眼眶中溢满了泪水。

    看到郁佳雪这个神情,久经沙场的温兆伦一愣随即眼中露出了几分惊讶:“看你这个表情你该不会真的还没被开苞过吧”

    “你无耻!”

    郁佳雪咆哮道。

    “我的天,真是捡到宝了,你居然还是个花骨朵,啧啧,这可很是老天开眼啊,好久没有玩过处了。”

    原本不悦的温兆伦再一次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他怎么也没想到郁佳雪居然还是一个处女,他们这个圈子里大家都是灯红酒绿中走出来的人物,男女之事那都是说来就来,这郁家虽然比不上温家,但是之前要说郁佳雪没经过男女之事温兆伦是怎么也不相信的。

    谁知道,还真是个花苞。

    顿时温兆伦体内的狼性就被激发了出来。

    “你不要靠近我”

    看着眼前的温兆伦开始一点点的靠近自己,郁佳雪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这个时候她的心中万千悔恨,自己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这个男人,当初父亲将自己介绍给温兆伦的时候自己还高兴了很长一段时间,以为自己守身如玉终于等来了命中注定的缘分。

    可谁知道,温兆伦竟然也是这样的人。

    “哼,你以为你老爸将你介绍给我真的只是让我们做普通朋友吗?哈哈,郁佳雪,你也太嫩了吧。”

    温兆伦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天时地利人和,你注定是我的了,现在你就算是叫破嗓子都没有用了。”

    看到郁佳雪张开小嘴准备呐喊,温兆伦得意的说。

    他喜欢女人尖叫。

    尤其是自己玩弄的时候,叫的越大声越爽。

    “救命啊!”

    虽然知道尖叫确实没什么用,但是此时的郁佳雪显然已经没有办法了,她只能本能的呐喊,期待能够出现奇迹。

    “嘿嘿乖乖的从了我,让我舒服了对你对你们郁家都是好”

    哗啦。

    温兆伦的话还没说完,车门被猛的拉开。

    温兆伦以为是司机回来了,心头一怒头也不回的说道:“你他妈的急什么急,老子还没开始呢!”

    只是背后却没有司机熟悉的声音,相反,一只手揪在了他的衣领上,而他的面前,郁佳雪捂着小嘴看着车门的位置。

    “韩教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