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荣鹏天这条腿不是没有想过办法,甚至可以说是想尽了一切办法,就连米国的高级顾客专家都已经被请了过来,但是膝盖粉碎性骨折,就算是装上欧洲最先进的人造膝盖,也绝对不可能恢复如初了,简单的走路可能没有问题,但是想做重活乃至跑一跑都不可能了,而且,人工膝盖还要等到荣鹏天伤势痊愈之后才能开始手术。

    膝盖完全粉碎,这样的伤势想要痊愈可不容易,医院提出了不下十种方案,但就算是最快的康复方案都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之后才能再进行人工膝盖的移植。

    虽然无奈,但是荣鹏天也只能接受这个提案,在韩青回来之前一直在医院中待着,这要不是得知先生归来,他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能出一次院呢。

    可是,谁知道这一次出院,就得到了先生的恩赐。

    膝盖上的火焰还在燃烧,那火焰就像是虚空燃放一般,看起来是那么的空虚,但是又实实在在燃烧着,甚至那灼热的感觉令整个房间都开始升温起来。

    而处在这极端炙热中的荣鹏天却咬着牙,嘴角的鲜血开始溢出,但就算是再痛,他都强忍着坚持。

    韩青看着窗外的风景。

    屋内一片安静。

    景老三瞠目结舌的看着,荣鹏天歇斯底里的忍着。

    滋

    终于,火焰渐渐的消散,当最后的火苗消失的瞬间,荣鹏天闭上了眼睛直接瘫坐在了椅子上,额头的汗水就像是瀑布一样流淌,粗狂的眉角都是压抑痛苦留下的痕迹,这个时刻,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力气。

    一分钟,三分钟,十分钟。

    终于,荣鹏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总算有点出息。”

    韩青的目光从窗外收回,瞄了荣鹏天一眼后微微颔首,露出了几分赞许。

    那火焰乃是虚火,虚火虽然名字带着一个虚,但是那炙热的温度可是丝毫不在明火之下,本来像荣鹏天这样的膝盖粉碎,凭借现代医学几乎是没有治愈的可能的,就算是用上了人工膝盖,但是也丧失了运动的能力,不过在韩青眼中,这算不上什么。

    如果他想,只需要指尖一点就能治愈,只是他懒得这样做罢了,那样太过抬举荣鹏天了,这小子做了不少坏事,这一次也算是个教训,不过正如之前韩青所想,以往的荣鹏天也就算了,但是现在懂荣鹏天,那就等于动自己。

    那药丸乃是韩青利用在武当所得的药材炼制,对于任何地球上普通人的任何疾病几乎都能治愈,当然,修炼之人另提。那丹药中蕴含着自补的能量,人体上有任何的伤病它都能自动产生药能去愈合,荣鹏天粉碎的膝盖虽然棘手了一点,但是对于这药丸来说,药到病除不在话下。

    “怎么样了”

    景老三看着睁开眼的荣鹏天急切的问道。

    荣鹏天身上总算是回来了一点力气,此时他突然发现,膝盖处传来的痛苦已经消失了,甚至因为膝盖粉碎而失去知觉和运动能力的小腿神经都再一次能够掌控了。

    荣鹏天身子忍不住颤抖,他屏住呼吸像没有受伤之前一样试图移动自己的腿。

    动了。

    “动了!”

    景老三惊呼出声。

    噗通!

    景老三惊呼声刚刚落下,荣鹏天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他的双眼中满是泪水,此时这个威震杭城的大佬就这样不断的叩首,如果说从前他跟随在韩青左右是因为韩青恐怖的力量,那现在他的叩首,饱含恩情。

    “先生在上,我荣鹏天这辈子就算是给先生做牛做马都毫无怨言,先生之恩情如再生父母,荣鹏天毕生铭记!”

    砰砰砰!

    头狠狠的撞在地板上,但是再重的叩首都无法表示此时荣鹏天心中的激动。

    “先生真是无所不能,我辈仰望啊!”

    在一旁目睹了整个奇迹过程的景老三忍不住赞叹,他一生阅历丰富,但是在韩先生面前,他只觉得自己就是井底之蛙,这世间的一切神奇在先生的面前算个屁啊!

    韩青摆摆手制止了他们两个继续的夸耀。

    “说说吧,怎么回事。”

    “先生,前些日子突然出现了一伙人打听你的消息,但是当时我们也不知道先生你在哪里,而且就算是知道,我们也绝对不会说的,只是,谁成想这帮家伙如此无法无天,直接就断了老子的一条腿,要不是先生相救,我这辈子怕是都要拖着一条废腿了。”

    荣鹏天的眼中闪过了仇恨的光。

    被人莫名其妙打断一条腿,别说是他一方大佬了,就算是普通人也绝不可能咽下这口气。

    “知道你们和我的关系还对你下手?”

    韩青微眯着眼睛。

    景老三接着道:“先生,他们就是知道我们和您的关系所以才找我们的,杭城这一年来在先生的威压下井井有条,当时我们也没多想啊,以为这帮家伙找先生有事呢,毕竟他们不是杭城人,我们就想着过去见见,别耽误了先生什么事情,天知道这帮家伙居然如此造次!”

    说完这些,景老三的眼中一闪。

    韩青淡淡道:“景老三,怎么,现在在我面前话都说不干净了吗?”

    景老三身子一震,许久之后才为难的看向韩青:“先生,不是老三瞒着,而是他们说话实在太狂妄,他们说得出口,但是我却无论如何不敢张这个嘴。”

    “说。”

    韩青看向他轻轻一拍桌子。

    实木的桌子顷刻间化为灰烬。

    景老三吞了吞口水握紧了拳头:“他们他们说先生在他们眼中,就如蝼蚁一般他们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若是不将您带过去,到时候就要我们灰飞烟灭”

    “蝼蚁?”

    听到有人将这个词放在了自己的身上,韩青忍不住笑了出来。

    “有趣。”

    如今韩先生之名也算盛隆,想不到竟有人敢这样说,实在有趣。

    “既然这样,那我这蝼蚁倒是想看看他们是怎样的庞然大物了。”

    说着,韩青缓缓站起身,窗外,狂风四起,原本艳阳的这一方天地,突然阴沉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