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来到荣鹏天的豪宅的时候,瘸了一条腿的荣鹏天已经拄着拐杖站在门口等候了,原本以他腿上的伤势一直都是坐着轮椅的,但是韩先生亲自来,他可不敢坐着迎接。

    “先生,你终于回来了。”

    当看到韩青从车上走下来之后,荣鹏天就好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眼睛里甚至还含着泪水,这个威震杭城的大佬此时就像个孩子一样。

    韩青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荣鹏天的腿,上面重重的石膏缠绕,周遭的灵气都在韩青的感应之中,不用散发神识韩青就能感受到荣鹏天腿上的伤。

    下手不轻啊。

    “先生,应该我们去拜访您的,实在是因为小天的腿走不动了。”景老三站在后面一点的位置走了上来,他恭敬的冲着韩青躬身,身后的荣鹏天也赶忙卑躬。

    “理解。”

    韩青微微颔首然后朝着宅子里面走去,身后景老三和荣鹏天赶忙跟了上去,荣鹏天显然还不适应拄拐,走了两步身子就被一个台阶绊了了一下,一个踉跄就要倒下来。

    倏。

    就在荣鹏天脸色一白,身旁所有保镖惊慌失措但已经来不及的时候,荣鹏天的身子凭空顿住,少许之后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缓缓的将他倾斜的身子扶正。

    而此时,韩青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荣鹏天心里一阵感动,禁不住眼中的泪水就要滑落。

    来到豪宅的书房里面,房间里只有韩青景老三以及荣鹏天三个人,韩青坐在上首的位置,他的脸上平静如常,坐在他下面的景老三和荣鹏天却有几分焦急。

    “先生这一走可真是够久的啊。”

    景老三看着韩青说道,从刚才见到韩青之后他心里就猛地一跳,荣鹏天看人没他仔细,他可是清楚的感觉到眼前的先生和走之前已经大不相同了,这种不同不是简单的表面的不同,而是由内而外的一种变化,甚至景老三还觉得先生的容貌似乎都有些改变了。

    “定是先生的修为又精进了。”景老三心中赞叹道。

    “事情多了一些,耽误了一段时间。”韩青淡淡道。

    景老三忙不迭的点点头:“先生这一趟出去可真是名扬半个华夏了,要我说,若非是京城有龙,先生这一趟的风声怕是要震撼整个华夏都不足为过啊。”

    虽然韩青离开了杭城,但是作为最早臣服韩先生的人,景老三和荣鹏天几乎时刻关注着先生的一举一动,而依靠着景家的关系,景老三也能知道更多的密辛。

    港城斩杀裘万山那一战早已经风靡华夏自然不用多说,真正让景老三震撼的是,武当山。

    外人不知,但是景老三却已经得到消息。

    武当易主。

    而甚至就连他也只能隐隐约约的知晓更深的一点内幕。

    佛门至高之一响尾以及太阳国第一高手武士道馆长都已经败在了先生的手上!

    只是因为消息现在还被封闭,所以才没有造成大范围的震动,但是到了一定层次的人却都已经得到了风声。

    “这才只是开始。”韩青面无表情的说。

    景老三心中一震,但是也知先生此言非虚,如今韩先生之名已经无数人知,而有心人更是数不胜数,暗处的不说,就是太阳国那边,名义上的第一高手就这样败在了先生的手上,整个国家的修炼界面子何在,怎么可能善罢甘休,更不用说那巨无霸一般的佛门了,那才是真正的刺头。

    一旦下一波风声起来,那到时候风云要卷动几分,景老三不敢想。

    看着眼前的韩先生,景老三真有一种做梦的感觉,认识先生不过一年有余,但是短短这些时日,他已经从无名之辈崛起为华夏最年轻的巅峰人物,曾经他们景家尚且看不上他,如今,别说是景家了,就算是华夏最一顶一的家族怕都想要拉拢这么一位武道天才吧。

    “先生,我们景家终究只是在浙省有些能量而已,若是放眼全国那还算不得大家族,不说和京城豪门相比,就是华夏也有不下双拳之数的家族在我景家之上,这一次钱江坊的事情”

    景老三欲言又止。

    “你尽管直说。”

    韩青淡淡道。

    “我们真的力不从心。”观察了一下先生的脸色,景老三有些紧张的说,说完之后他又赶忙继续道:“先生,我们也努力过,但是这股实力似乎完全不是我们这个层面的,就连我们景家都不能查到一点痕迹,能有这个能量的势力,整个华夏也是屈指可数”

    “喏。”

    就在景老三还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韩青突然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枚黑色的小药丸递给了坐在一旁的荣鹏天。

    “先生这是?”

    “服下。”

    听了韩青的话,虽然这药丸有些苦涩,但是荣鹏天还是毫不犹豫的直接吞了下去,甚至连水都没就,当药丸顺着喉咙慢慢滑到胸腔的时候,一股奇异的感觉开始在荣鹏天的身体内散发。

    “先生”

    一阵阵淡黄色的光芒开始从荣鹏天的小腹泛出,这奇异的一幕让景老三惊的说不出话来,更别说当事人荣鹏天了。

    而这股淡黄色的光彩越来越浓郁,温热开始渐渐变成了火热,这股感觉渐渐从舒服变成了一股灼烧的痛苦,荣鹏天的脸色开始渐渐变的吃力了起来,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浮现,他咬着牙坚持着没有说出一个痛字。

    先生给的东西,绝对是最好的。

    三分钟后,那股淡黄色的光芒终于开始渐渐微弱,但是却从小腹的位置开始游移了起来,直到最后一丝丝的朝着荣鹏天的膝盖处汇聚而去。

    光彩再一次出现了变化,只是这一次的淡黄色却开始变得火红了起来。

    轰。

    一道红色的虚火就这样凭空出现,在荣鹏天的膝盖处燃烧了起来。

    “忍着!”

    韩青低喝一声。

    刚刚准备放声大叫的荣鹏天瞬间闭上了嘴,但是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以及那紧咬的嘴唇昭示着此时的他在承受怎样的痛苦。

    “整个膝盖都粉碎了,想要好,这点苦都受不了吗?”

    韩青的声音低沉。

    但是当听到好这个字的时候,荣鹏天瞬间心中狂喜,就连一旁的景老三都忍不住问道:“先生,粉碎性骨折还能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