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洪哥的解释下,韩青才知道了这个招标项目是怎么一回事。

    钱江坊是杭城政府新上马的一个项目,而且也是未来五年内杭城最大的一个地产项目,是一块在钱江九溪段的地块终于被政府拿出来置卖,这块地号称是杭城现如今最好的地段之一,背靠九溪这个杭城城市内的天然氧吧,再加上睥睨钱江的景观,这块地不知道让多少人眼馋了多少年头,只是因为开发条件一直不成熟才一直耽搁到了现在,而如今的杭城俨然已经有了这个条件,钱江坊作为一个杭城门面工程,也终于被拿了出来。

    这一下,整个杭城都沸腾了。

    别说是杭城的上层了,就是老百姓人人都知道钱江坊这块地终于要动了。

    但是想动钱江坊却不是人人都可以动的,这个项目单单是前期竞标的投资都需要超过上亿元,而这还仅仅是前期竞标这种没有实际投入的情况下,真正的大头还在施工方面,而各方面关系的打点更是难以估量的数字,一个钱江坊项目下来,没有数十亿的投资是做不下来的,别说是杭城本地的房地产公司了,就是全国知名的房地产公司,哪怕是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巨头,想要完全承担下钱江坊这个项目都是非常吃力的。

    所以,从钱江坊要开发这个风声放出来的时候,整个杭城人就都在猜测最终能够拿下这个项目的会是谁了。

    有人说是恒大,有人说是万达,也有人说万科乃至碧桂园等等,这些无不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寡头,而正如杭城人所猜测那样,这些寡头也都在动用任何能够动用的关系,想要尝试拿下钱江坊这块地,毕竟就算是对他们来说,钱江坊都是一个能够成为他们企业面子工程的存在,若是能够下来,其概念不亚于在全国范围内来一次最优的品牌推广,他们能不争破头皮吗。

    不过,杭城政府显然想的更多,他们并不想把本市最重要的一个项目托给其他的寡头,如果能够是本地开发商拿下来,那对于杭城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这一下范围就缩小了。

    恒大万达等寡头纷纷开始知难而退,而杭城乃至浙省的房开商纷纷开始发力,局面一下子就清晰了起来。

    整个浙省,有资格有实力开发钱江坊这个项目的不超过五家,而这其中最有胜算的就是景天地产以及其余三家。

    景天地产,顾名思义就是景家的产业,也是景家老三这些年专攻的一个方向,尤其是景家和韩先生关系密切之后,景家在各个领域都开始齐头并进俨然已经成为了浙省首屈一指的家族,而且不单如此,杭城当年的大佬荣鹏天更是紧密的站在了景老三的身旁,黑白通吃,虽然还有其他三家的竞争,但是明眼人都一致看好最终钱江坊会被景天地产拿下。

    而事实上,杭城政府也是这么想的,不论从哪个方面,景天地产都是非常合适的选择。

    “这种事情不是很容易吗?以景老三的脑子,还有什么问题吗?”

    韩青看着眼前的洪哥说道。

    “先生,要是一切这么顺风顺水就好了,也就不会有这个竞标会了。”洪哥脸色一苦,想到近日天哥那阴郁的面容,他的心里直打寒颤。

    “怎么了?”

    “本来确实这块地已经内定由景天景三爷来开发了,但是天知道突然之间政府就说要开一个竞标会,本来竞标会嘛,也没什么,只要内定了之后大家就是走个过场,其余的几家过去捧个场,最终还是要给内定好的人的,但是这一次的竞标会景三爷却一点风声都没有得到。”

    “什么意思。”

    “先生不经常接触这些可能有所不知,竞标会如果要召开,一般都会先跟各个竞标的公司打个招呼,且不说内定不内定,就算是不内定,也要告知一下,只是这一次却十分突然,原本政府的意思是竞标会放在项目正式审批下来之后,项目审批走的流程很多,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可是谁知道前些天政府突然就说要召开竞标会了,景三爷没想到啊,所以着急了就打听了一下,这一打听才知道,这一次的钱江坊项目被上面批为特事特办,一周就审批下来了,直接开始竞标会开始开发。”

    洪哥这么一说,韩青马上会意了过来:“你的意思是,景老三被人摆了一道?”

    洪哥点点头而且面色担忧:“先生,这段时间你一直不在浙省,其实就算是前半个月浙省都还是平静如初的,可是就是从这个钱江坊项目开始,一切就开始变了,先生你想想啊,正所谓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景家在咱们浙省是什么存在,敢在杭城景家的头上动土,而且还能让上面特事特办这能量想想都可怕。”

    说完,洪哥看了一眼眼前的韩先生,眼中有几分期许,但是这期许也仅仅维持了数秒钟就被迟疑所取代。

    有这样能量的人,就算是韩先生,能是对手吗?

    “对了先生,您回来的消息跟天哥还有三爷说了吗?”洪哥疑惑问道。

    韩青摇摇头:“打了招呼,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我已经到了。”

    “怪不得”

    洪哥低下头。

    “怎么了?”韩青再一次问道。

    洪哥叹息了一声:“先生,有件事恐怕你还不知道吧。”

    韩青没说话。

    “天哥的腿被人打断了”洪哥吞了吞口水说道。

    韩青一愣:“荣鹏天的腿被打断了?”

    洪哥点点头:“先生刚回来,估计天哥也没跟你说,这段时间天哥的心情差的不行,我们手下办事这些人也是不好过啊”

    想想今天自己之所以来酒吧还不是因为这段时间压力太大,否则也不会过来消愁了,天知道这一来还差点得罪了先生,那就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谁干的。”韩青淡淡问道。

    其实他倒不是想要为荣鹏天出头,这个荣鹏天没被自己震慑之前也是坏事做尽,不过有了自己压着之后,做事倒是干净了起来,口碑也渐渐扭转,这一次被人断了一条腿也算是为之前他做的事情还债。

    只是,韩青看重的却不是这些。

    若是从前没有自己的出现,那打断荣鹏天的腿是应该。

    可是现在杭城谁人不知道荣鹏天的背后有自己的影子,知道这还敢对他动手,那说白了,就是对韩先生动手了。

    “有趣。”

    韩青负手。

    “先生,我也不知道啊听说那些人很神秘,而且好像这一次竞标会的事情,就是这些人背后的势力动的手脚先生,我们杭城可不能就这么被他们这些外头人欺负啊”

    洪哥哭丧着脸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