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是一个透明的玻璃小**子,里面装着小半**的透明液体,就像是水一样,拿出这个东西之后,教室内一片嘲笑声。

    “干什么?**吗?”

    “这个人该不会是什么江湖术士吧,怎么我们生物学院居然会请这种人?”

    “他是不是用了什么妖术迷惑了我们院长?”

    “难以置信,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生物的本质是研究生命,生命有万千中形态,我们应该用一切皆有可能的眼光去审视生命,而不是用我们自以为是的学识去给生命增加条条框框。”

    韩青将这个小**子放在讲台上掷地有声的说。

    “任何的生物在诞生之初都有着它的可能性,生物的包容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丰富,不只是各种领域的生物,在地球上,拥有很多事宜生物生长的生态圈,海洋,陆地,天空,城市,农田等等,生态圈被划分为很多种类,每一个生态圈都有培育出独属于它的生物,这就是生物的多样性,也是生物的独特性,在不同的环境下,能够诞生出符合这种环境的生物样品,而环境,千千万万,我们肉眼所知实在太少,且不说如今地球上已经渐渐明白的暗物质,这万千世界中,还有多少和暗物质一样存在的世界,这些,都非人类肉眼所能及。”

    韩青这一席话让教室内的众人听得聚精会神。

    严浩左晴等人的脸色开始改变,韩青现在所说,确实是生物学一个尖端领域内的研究,比如暗物质,暗物质是一种因存在现有理论无法解释的现象而假想出的物质,比电子和光子还要小的物质,不带电荷,不与电子发生干扰,能够穿越电磁波和引力场,是宇宙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个重要重要到什么程度呢?

    可以说,如今我们肉眼所能看到的一切物质,蓝天白云田野,乃至闪电乌云等等,这些都是我们人类肉眼所能看到的东西,而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渐渐明白空气的存在,虽然看不着但是我们在呼吸,明白了各种微量元素等等。

    而暗物质,就是我们人这个生物体所不能看到的东西。

    人不是宇宙的主角。

    这世界,有太多不是人能触及的东西。

    而暗物质,并不是一个单一的名词,任何人所不能勘测到的,甚至都能称之为某一种暗物质。

    “想不到他还知道这些。”

    左晴看了讲台上的韩青一眼,但是她并没有拖鞋,简单的几句理论谁不能说?

    “教授,你说的这些和我们生物有什么关系呢?暗物质等等你所说的理论,都还只是处在一个理论的阶段,我们生物学最为重要的就是研究和实践,任何理论在没有实践的证明下都不能当做严谨的科学,简单的两句话更像是在哗众取宠。”

    “对,左晴说的对。”

    这时候,前排一个老师模样的人说道:“韩教授,如你所说,我们肉眼所不能见的不能证明不存在,这是对的,但是于生物而言,这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在任何体系下存在的生物都有他的特殊性,所以,这也是生物局限性的一个说法,反过来说,我是不是可以说韩教授你也认可生物的局限性,在它拥有普遍性的基础上,局限性才是制约它变化的根本呢?”

    “吴老师说的没错,这位教授,你所谓的生物是建立在生命的基础上的,生命千千万万,但是生物却不仅仅是我们所知生命的这个概念,生物的概念实在庞大,非生物的圈子也数不胜数,而这些领域中生物的概念还没有形成,我们做科学研究的讲究的是实事求是而不是侃侃而谈,更何况你所说的这些,和你的灵药学又有什么关系呢?”

    “没错,药材本身是一种生物不假,但若是要将药材学扩大到生物学的领域来,那药材还不配,作为一种特体生物,药材只是生物学很小很小的一部分,韩教授,你太夸大其词了,一个你口中所谓灵药你竟然能搬动如此大的科学范畴,这是对生物学的一种蔑视。”

    “对啊,不要给自己灵药学找什么高大上的理由,我们生物学院是科学严谨的实践学院,可不是你能插科打诨的场所。”

    “还什么九州记,不要再这里闹笑话了,我们所知道的又岂是你能明白的?”

    “说得好!”

    听到最后一个大声叫嚣,严浩大笑着站了起来。

    今天的严浩特地穿了一身白大褂,就是实验室做实验穿的那种白大褂,此时的他一脸的刚正严肃,和平时判若两人,他的桌子上摆着几本书。

    细胞生物学

    生物理论一千问

    科学中的生物位置

    三本书厚厚的,每一本看上去都有些年头了,再配上今天严浩这一身,就好像他时刻都在翻阅书籍并且在实验室中度过时光一样。

    这一个印象,就给他加分不少。

    坐在前排的学院老师和教授看到严浩站起来,看到他身上的白大褂还有桌子上的书,都是微微颔首脸上有几分欣慰。

    其实平日里严浩并不讨这些老教授们的喜欢,他为人太过张狂而且对行政的兴趣远比研究多,但是今日和这个夸夸其谈的年轻教授相比,严浩显然更加靠谱。

    吸引了全场目光的严浩心中得意,他余光看向辛芷蕾然后用居高临下的语气道:“不懂生物而妄谈生物,不懂生命而妄谈生命,不懂药材而妄谈灵药,三个不懂,你懂什么?”

    哗!

    严浩三个不懂理论掷地有声,显然让在场所有人都直抒心中对这个年轻教授的不满,此时严浩俨然已经成为了大家心中生物学院的代表,是真正搞研究的知识人才,和讲台上那人一比,高下立判。

    “下台!”

    “请你离开!”

    “生物学院不需要你这种神棍!”

    “回你的江湖做术士去吧!”

    一时间,群情激昂。

    辛芷蕾遗憾的看着韩青,终究,他无力回天了。

    而依旧站着的常宏远静静的看着韩青,他多么希望这个给予自己肯定的教授能够打所有人的脸,可是现在看来,他已经无力回天了。

    难道,依靠那个小**子里的液体吗?

    能有什么用呢?说不定只是水罢了。

    啪叽。

    但就在这时,于群声中,韩青打开了那个小**子,他微笑着看向所有人,只是这笑,带着浓浓的失望。

    哗啦。

    他倒过下**子,透明的液体倾泻而下,洒在了脚下的瓷砖地板上。

    “灵药,岂是你们能懂?”

    他淡淡道。

    话音落下,石板开花,满室芬芳。

    而韩青,孤身离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