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哗!

    当有人出声之后,教室里所有人瞬间朝着此人看去。

    只见一个身穿古风之衣的男生正有些紧张的站着,他眼神有些胆怯的看着韩青,此人一眼看上去很有些另类,他身穿古代汉服,蓬头垢面一看就是很久没有洗澡了,再加上身上那股宅男的气息,只一眼,大家就对他嗤之以鼻。

    “这不是那个二傻子吗?”

    “恩,常宏远,也算是咱们之江的名人了,听说当年考的是本校的系,但是因为偏科实在太严重最后被刷下来了,无奈之下只能来了我们学院,人很奇怪。”

    “对,就是常宏远,这个家伙从早到晚都不出门的,旷课逃学那是家常便饭,但是听说他旷课逃学从来不出校门,都是待在宿舍,也算是一个奇观了。”

    “待在宿舍?待在宿舍做什么?玩游戏吗?”

    有人疑惑。

    “不是,听说他是在宿舍看书,都是一些文言文的古书,这个家伙对历史的执念近乎疯狂,每天早上都能在操场上听到他朗诵诗经,是个怪人。”

    这个蓬头垢面叫做常宏远的人显然是之江的名人,只是这个名却并不是盛名,而是怪名。

    就在大家都对他嗤之以鼻的时候,讲台上的韩青却不顾所有人异样的眼光点点头:“说说看。”

    听到韩青的话,常宏远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道:“关于灵药,我在很多古籍上面都有所涉猎,在华夏诸多典籍中,对于灵药都有些记载,虽然只有只言片语,但也能窥探当时一二,兴许也算的上是一些见解。”

    虽然大家都瞧不上这个常宏远,但是见到这怪人说话,大家也好奇的听着。

    “古书海内十洲记长洲中有所记载,长洲一名青丘,在南海辰巳之地。地方各五千里,去岸二十五万里。上饶山川及多大树,树乃有二千围者。一洲之上,专是林木,故一名青丘。又有仙草灵药,甘液玉英,靡所不有。又有风山,山恒震声。有紫府宫,天真仙女游于此地。”

    哗。

    常宏远朗朗诵读,堂下众人一阵惊讶。

    海内十洲记如此古老久远的书籍常宏远居然都能背诵如流,怎能不令人惊讶异常。

    念完这一句,常宏远声音也低了下来,之前深吸的一口自信之气也渐渐消散,他为人谨慎小心,不喜欢和旁人接触,有眼中的社交恐惧症,而这一切在他高考失利来到了之江学院之后更加眼中,以至于在大家的眼中,他成为了一个封闭的怪人,而这愈发让他没有自信,这一次来听课也是因为对灵药感兴趣才来,更没想到自己竟然还站起来主动回答问题,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能做出来的事情,所以,说到最后,他声音再一次怯懦起来,低下头不敢再看大家。

    “怪不得天天躲在宿舍里,原来是看这些没用的书啊。”

    “什么海内十洲记,根本就无从考证嘛。”

    “山海经已经足够荒谬了,还来一个海内十洲记,真是不学无术。”

    在最初被常宏远惊讶到之后,大家开始嘲笑了起来,没办法,这本书实在是太孤僻了,就算是很多学识渊博的人都未必知道还有此书存在。

    “说得好。”

    但就在这时,站在讲台上的韩青却说话了。

    “说得好?我没听错吧,韩教授居然说他说得好?”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看来两个人算是臭味相投了。”

    “真不知道好在哪里,且不说这灵药学是什么东西,就算是能够成为一个学科,难道这篇文赋还能和灵药有什么联系吗?”

    听到韩青竟然夸奖这个孤僻的家伙,顿时间教室内又是一阵扼腕叹息。

    “老师,我不知道他说的好在哪里,可否点名一二。”

    这时,有学生站起来大声询问。

    “就是,老师,我们不明白。”

    “他说的和灵药学有什么联系吗?”

    “不会是唬人的吧。”

    质疑声此起彼伏。

    韩青微微一笑看向常宏远:“你可能说说你的见解?”

    常宏远心头一紧再度紧张了起来。

    “放心,有什么就大胆说出来。”

    这时,韩教授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只是这一次常宏远却觉得这声音好像有安抚人心的作用一般,当他听到之后心头的紧张也消散于无形。

    他不知道,这句话只有他一个人听到。

    “华夏文化源远流长,上古时代文明辈出,虽然现在史籍中记载诸多志怪,但是实际上我们眼光短浅未能窥探一二,但这并不能说明它不存在,灵药之说在华夏诸多历史典籍中都有所记载,又怎会是空穴来风,纵使神农尝百草年代久远,但李时珍巡山遍水依旧认为天地有灵药尚存,这一切都说明灵药的存在,我虽不是学习生物学更不是学习药理学之人,但是我却相信这世间总有诸多看不着猜不透之事,这一切你我虽未见,但却不敢妄言不存在。”

    常宏远掷地有声,只觉得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昂首挺胸过。

    “好!”

    韩青欣喜一笑,随即鼓起掌来。

    啪啪啪。

    只有韩青一个人的掌声,但他却不觉得尴尬,而常宏远看到韩青赞许的眼神只觉得心中一暖,常年压在自己心头的那股压抑渐渐消散,只觉得这些年自己并不是无头苍蝇,相反,自己看的这些书也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沆瀣一气,也只有傻子能够互相理解了。”

    看到韩青居然夸耀这书呆子,严浩冷笑不已。

    不止是他,一个常宏远显然不能让人信服,灵药依旧是虚无缥缈,韩青对常宏远的夸耀形单影只,教室里黑压压的人依旧是对韩青嗤之以鼻,在他们的心中,这门课显然已经变了味道。

    灵药课?

    不如说是神棍课吧。

    “唉,这都是什么啊,生物学院这是要堕落啊。”

    “神神叨叨的,这门课真是个笑话。”

    “灵药学?恐怕除了一个常宏远之外,没人会再这么二了吧。”

    教室内,已经有人站起来准备离开。

    “可还有人有见解?”

    韩青再一次询问道。

    “呵呵,傻子一个就够了,难不成还想成群?”

    有人不屑道。

    “老师,我也对灵药感兴趣!”

    就在这时,一道悦耳的女声传来,全场哑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