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帅啊”

    “真的好帅啊这长相就想是雕刻的一般”

    “天啊,教授可以长这么帅的吗?”

    “以后他的课我天天都要来听”

    当韩青一出现,整个多媒体教室就沸腾了。

    “你绝不觉得他有点眼熟”

    惊呼声中,在被这个年轻教授容貌最初的震惊之后,麻兰兰微微皱起了眉头。

    “是啊,我也觉得好像有些眼熟,似乎跟我们之前在食方酒楼见到的那个家伙有些像”曹敏也是直直的看着讲台上的这个男人低声道。

    “何止是有些像,简直就是完美版的他。”

    麻兰兰撇撇嘴眼中冒着金光:“不过那小子平平无奇,和教授差的太远了,教授这样的才是完美男人。”

    “说的没错,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绝不可能是一个人。”曹敏也是肯定的说。

    显然这个年轻教授已经征服了她们的心,与之相比,之前见到的那个家伙简直就是沙粒一般不值一提。

    只有郁佳雪脸色凝重了几分看的也越发仔细了起来。

    “这也太像了”

    虽然容貌完美了许多,但是整体的感觉却还留着,郁佳雪看人十分认真,她总觉得这个教授和之前自己见到的韩青实在是太像了,就算是完美版的,但是底子里有很多地方都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

    摇摇头,郁佳雪也越发看不透了。

    走到讲台上的韩青看着眼前的人山人海,整个教室已经爆满,前面三排坐着的都是生物学院的老师教授,而后面的就是各色各样的学生,不过教室内依旧是以生物学院的学生为主,他们一桌端庄看起来有板有眼,而站着的已经门口围拢的,则大都行色各异,一看就是其他学院前来凑热闹的。

    韩青看了一眼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了三个大字。

    韩无量。

    “这是我的名字,以后你们可以称呼我为韩教授,或无量先生。”

    韩无量?

    现在还有这种名字?

    辛芷蕾看着讲台上的韩青,当听到他这个名字之后也是愣了一下,她也不知道韩教授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名字。

    “故弄玄虚。”

    严浩冷哼了一声,旁边八卦大妈也是点点头:“好好的不叫韩青非要叫什么韩无量,他以为他是道士吗?”

    说着大妈突然嗤笑了一下:“他开设的课程是灵药学,倒真的有可能是个道士呢。”

    “哈哈哈!”

    大妈的话让旁边的教师哄堂大笑,这些老师并不年轻,大约都是四五十的年纪,韩青长相虽然惊人,但是他们显然过了看长相的年纪,如此年轻就当上了荣誉教授,肯定是靠背景,他们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人。

    听着旁边人的笑声,辛芷蕾脸上也有些尴尬,她深深的看着讲台上的韩青,希望他能证明自己,可是看到他身上那一身一眼看上去就廉价不已的运动装,辛芷蕾就是一阵无奈,之前她特意婉转的和韩青说过希望他来开课的时候能够穿的正式一点,毕竟他是荣誉教授,要有个样子。

    天知道他今天一身运动装。

    “安静安静!”

    和老师以及学生们议论纷纷不同,生物学院的院长和副院长则是殷切的看着韩青,当韩青说出自己名字引来一阵喧嚣的时候,副院长站起来冷着脸大吼道,当下教室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韩青扫了一眼全场然后开始他的讲课。

    “相信大家也都看到我这门课程的名称了,灵药学,顾名思义,是关于药材研究和实践的,只是,这个药材和你们所想的传统药材有所不同,我将它称之为灵药。”

    韩青一字一句的说。

    堂下人人聚精会神,不管是来找茬的还是来看热闹的,大家都在等着韩青说出足够让他们愤起的话来。

    “灵药之所以有别于大家印象中的药材,并不是简单的只是一字之差,而是全方位的不同,传统药材不论是生长环境还是繁殖技术,乃至药效都有它众人皆知的特点,但是我所说的灵药却不同,不论是生长环境还是繁殖手段,甚至是药效都远非寻常药材可比。”

    韩青在黑板上写上了灵药学这三个大字。

    “韩教授,灵药和传统药材有什么不同呢?”

    这时,台下有学生大声问道。

    韩青淡淡一笑倒是不着急,他看了一眼那学生道:“我想先知道大家对灵药的看法和理解。”

    韩青一句话,台下大家顿时沸腾了起来。

    “老师,这灵药学从未成为过正式学科,甚至灵药这两个字都并不科学,只是一种含汉语词汇,更多的是形容一种药材具有神奇疗效,可以说是当做一种形容词在用,您开设了这个学科还没讲什么,我们又怎么能对此有看法和理解呢?”

    “就是,韩教授,药材学是一门深厚的学问,想要了解一中药材都要消耗多少时光,更何况将药材统筹为一个学科了,古有神农尝百草亦有本草纲目李时珍走山遍水放才算的上是了解药材,我们仅仅过来你的课堂几分钟,怎么可能对灵药有自己的见解呢?”

    “教授,不要说这些废话了,直接甩干货吧。”

    生物学院的学生各个都是高材生,自然心高气傲,看到这个年轻教授什么都还没讲就先反问他们,大家顿时觉得坊间传闻此人是来镀金的这个说法没错。

    有了几个学生带头,堂下众多学生都开始摇头叹息,对这个空有其表的老师遗憾不已。

    “想不到我堂堂生物学院竟然也堕落了,这样的人都能混入,日后谁还看得上我们杭大生物系?”

    “唉,以后不会再来了。”

    “假把式。”

    “装样子。”

    “散吧散吧。”

    教室内,学生们长吁短叹。

    学生们尚且如此,台下的教授老师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个低眉哀叹。

    辛芷蕾紧张的看着韩青,想不到一上来他就要失控,本来以为以他的气场,好歹能吸引全场一阵子,但是想不到短短几分钟就已经有崩盘的迹象了。

    “难道他真的空有其表吗?”

    辛芷蕾心中叹惋。

    但就在这时,喧嚣之中一道朗朗之声传来:

    “老师,我有看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