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奥体双塔,杭城最高建筑之一,高度达到三百米。

    而此时,站在这杭城著名建筑物的顶端,韩青迎着钱塘江上吹来的晚风凝视着眼前这座城市,他一身简单的运动装,立春之后天气开始转暖,不过杭城大部分人依旧会穿着长衫长裤,但是此时站在高处的韩青却一身短袖短裤分外清凉。

    “需要一块地。”

    韩青眼神深远。

    想要实行自己的种植灵药的计划,自己就必须有一块足够保密的基地,这个地方不能离杭城太远,不然不利于自己到时候聚集的人才往来,但同时虽在闹市却又要人迹罕至,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灵药繁殖的私密性,今天一天韩青走遍了杭城虽然有不少场地可以作为基地,但是无一例外都没有保证,很难说会不会有闲人不时闯入,虽然是大范围的繁殖灵药,但是这个大范围在地球上来说依旧是极小极小的存在,若是被人发现,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眼前的杭城灯火通明,高楼之上的韩青沉吟了好久之后脑海中有了一个办法。

    “韩先生?”

    景家老宅,景云帆快步走了出来。

    “父亲。”

    同时他躬身景老。

    景老点点头:“先生突然到访说要找你,刚好你在家。”

    说着,景老招招手立刻有人上来斟茶。

    三人坐在庭院老树下,此时初春万物复苏一片盎然,而韩青坐在庭院之中周身灵气时不时的溢出,景老和景云帆只觉得坐在他的身旁似乎天地之间的感觉都不同了,那空气变得极富能量,隐隐的景老还忍不住闭上眼睛吸纳了一番天地灵气。

    “先生修为已经不是我等常人所能猜度的了。”景老睁开眼睛折服的说。

    犹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韩青,后者虽然让他震惊万分,但尚且在可以理解的范围内,但如今的韩青俨然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够看清的了。

    韩青淡淡摆手不再多说而是眼神看向景云帆:“景司令,我有一事相求。”

    “先生言重了。”

    听到韩青这么说,景云帆赶忙道,说着他沉吟了一下:“刚好我也有事和先生说。”

    韩青微微颔首,他知道景云帆必然有话对自己说,自己青龙身份的暴露,只可能是从景云帆这里出去,而对于景云帆的为人韩青还是信得过的,所以他再一次登门。

    “我看中了杭城吴山上的一块地,想要拿来实行我的一个计划,但是那块地似乎是军区管辖,不知道景司令能不能从中斡旋。”

    在杭城奔波了一日,韩青看到了数处可以作为基地的地方,但是其中最适合的一块地却是吴山上的一处隐秘的基地,这块地废弃许久,看起来似乎是防空洞,现在已经不允许寻常人靠近,上面被军区化界,韩青进去巡视了一番,很是适合做灵药繁殖的场所。

    “吴山之上灵气充沛人迹罕至,而那防空洞又是在地下,繁殖灵药最是妥当,若是能拿下必是一处妙地。”

    韩青心中满意,所以就毫不客气的朝景云帆开口了。

    “先生要实行什么计划?不知道景某可否知道一二?”

    听到韩青有计划,景云帆登时来了兴趣,一旁的景老也是眼神闪着光芒看着韩青,他们都知道韩青是何等人物,他居然要借地做事,那必然不是小事。

    “繁殖灵药。”

    韩青看了一眼二人淡淡道。

    毕竟是要景云帆帮忙,做什么事情也瞒不了他,而且他是军方的人,只要他支持,自己的基地就会有更大的机动性。

    “灵药?”

    听到韩青的计划景老惊呼出声:“先生所说的灵药可是能够制作丹药的灵药材?”

    别人不知道,景老可是知道韩青对于丹药也是颇有造诣,而且虽然后来和韩青联系日渐减少,但是实际上景老一直关注着韩青的行踪,如今的韩先生早已经是名满华夏的修炼奇才,他要做灵药繁殖,若是别人知道了,必然震惊天下。

    看到景老惊骇的目光,韩青微微颔首。

    “咕嘟。”

    景云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个威压苏省军区的总司令见过韩青丹药的神奇,当时在逆羽特种部队的时候,韩青就曾经提供给队员们一种神奇的丹药,帮助他们在身体透支之后迅速的恢复元气再一次突然身体的极限,也正是因为有了那种丹药的支撑,逆羽特种队员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人类极限的数次超越,一枚小小的丹药所含有的惊人能量时至今日都让景云帆念念不忘。

    “难道灵药还可以大范围繁殖的吗?”

    那么神奇的灵药,当时景云帆还以为是韩青压箱底的宝贝呢,毕竟整个军区都从未见过那种档次的丹药,应该十分珍稀才是,现在韩先生竟然要大范围的繁殖,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

    “也不能说是大范围的繁殖,只是那小块地方而已,而且我要培育的灵药也不是一般的灵药,在精不在量。”

    韩青随意的摆摆手,一阵山风吹来,景老和景云帆两人只觉得眼前的韩青如无底洞一般令人看不清。

    “先生,那块地是浙省军区所管辖,若是以往的话,先生若要我倒是有把握拿下来,但是这段时间不似当初了,我得试试,现在也不能跟先生打包票。”

    景云帆沉吟了一下,脸上有些为难。

    “若是麻烦的话就算了,我再寻其他地方。”

    看到景云帆的脸色韩青也有些没想到,本以为只是一个废弃的防空洞而已,以景云帆的地位要来也不是什么麻烦事,想不到竟然难住了他。

    “先生不是景某不愿意出力,而是因为”景云帆眼眉低垂。

    “怎么了?”

    看到景云帆似乎有难言之隐,韩青低声问道。

    “京城那边现在对浙省看的很严,有一双手牢牢的抓住这里,而且之前一段时间就连我们苏省军区都被各种调查。”

    “我的身份就是这么走漏的?”

    韩青淡淡道。

    景云帆身子一震手不自觉的握紧:“先生,景某人也是迫不得已,实在是军令不能不从啊。”

    “哦?”

    看着景云帆的样子,韩青嘴角一扬:“什么人能让你景司令不得不从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