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荣鹏天无奈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几个人,在他的身旁,景三爷也是一脸惆怅。

    “你们不用再问了,韩先生现在在哪里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先生神龙见首不见尾,不是我们能够猜度的,而且先生自从去了港城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回来杭城了,我们是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当然”

    荣鹏天看着眼前这些脸色越来越冷酷的人挑衅的说道:“当然,就算是我们知道先生在哪里,也绝对不会告诉你们。”

    说完,荣鹏天看向了景三爷:“是吧,三爷。”

    景三爷虽然有些惆怅,不过听到了荣鹏天这话还是笑了出来:“没错,先生是什么样的人物,行踪岂是我们能够猜测的,而且先生乃是我们浙省的脊梁,你们想要从我们这里得到先生的消息,告诉你们吧,痴心妄想!”

    景三爷弹了弹手上的烟头冷冷的说。

    自从他们跟了韩先生之后,景家在浙省的地位再无人能够超越,而荣鹏天也跟着鸡犬升天,现在两道通吃,而且做得事情也比之前道义了许多,有韩先生做靠山,在景家和荣鹏天乃至浙南白宗和路家的帮助下,如今的浙省固若金汤无人敢动,多少打浙省主意的人,现在想想先生威名就要乖乖退去,这些,都是拜先生所赐。

    不过,总有刺头冒出来,比如眼前这些人。

    “对了,你们把我们约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不知道三爷背后乃是景家吗?要是把我们叫出来就是为了先生的消息的话,那我们无能为力,若是以往,按照我的脾气,你们几个我早就一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天昏地暗了,不过现在我跟了先生,也好说话了,没什么事,我们就走了,你们不是浙省人,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

    荣鹏天拍了拍身上的烟灰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他们还来问先生的消息,自己和三爷都还想先生想的不行呢。

    “哦,是吗?”

    就在两个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了进来,他一身黑西装皮鞋擦的锃亮,留着不拘一格的小胡子看起来很是硬汉的模样,只见他缓缓走到了荣鹏天和景三爷的面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自如的翘起了二郎腿。

    简单的一个动作,景三爷眉头就皱了一下。

    自从他跟了韩先生之后,这浙省已经很多年没人敢在他的面前如此托大了。

    “你是何人。”

    仔细的看着眼前这人,景老三确定自己从未见过此人,当下心中更是疑惑,不过也更加不悦,在杭城还有人敢如此居高临下看着自己?

    “我是何人不是你能知,除非你父亲在此我还能与他言语一二,至于你,就甭提了。”男人淡淡的看了一眼景老三然后招招手,身旁立马有黑衣人走上前来递上一根粗长的雪茄,男人两根手指一夹,火机一打,一阵烟雾缭绕。

    “口出狂言!”

    景老三早就看不惯这些人了,当下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刷刷刷。

    登时间,一众黑衣人将他和荣鹏天包围了起来。

    景老三和荣鹏天脸色一震。

    荣鹏天气得发抖,早知道今天的场子是这样,他们就带点人过来了,不过也不怪他们,自从韩先生一统浙省之后,已经多长时间浙省没有这种刺头了。

    “你可知道我们背后是谁?”

    荣鹏天指着男人愤怒的说。

    “不就是那个韩先生?”

    男人淡淡一笑弹了弹手上的烟灰。

    “既然知道韩先生,你们还敢这样无礼?”

    “呵呵,就因为知道,所以才无礼。”

    男人再一次深吸一口雪茄。

    荣鹏天和景老三对视一眼,两人都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心中之震撼却是难以言明,看这家伙的家伙,怎么看都不是一般人,不可能不知道韩先生之神威,而明知韩先生神威还敢如此触犯,那必然是有备而来。

    只是任凭两人怎么想破脑袋也想到眼前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放心吧,这一次找你们两个过来也就是给韩先生一个下马威而已,不会要你们两个的命,毕竟景家也算上得了台面,若是你们明智一点,我们未尝不可扶植你们,到时候威压浙省何须他韩先生?尽数你们景家说了算。”

    听到这人这么说,景老三身子一晃。

    上得了台面?

    这人口气如此大?

    “既然无事,那我们先走了,放心吧,若是先生归来,今日之事我们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他的。”

    景老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当下准备离开。

    “且慢。”

    但就在这时,身后那人突然出声。

    两人身子一顿。

    “还有什么事?”

    看到对面这人脸上玩味的神情,景老三心中隐隐有些发憷。

    “都说了让你们来是要给那个韩先生一个下马威的,还没给呢怎么能着急让你们走呢?”

    男人轻笑着说,脸上挂着几分狡黠的味道。

    “你什么意思。”

    景老三脸色一沉,他在杭城也是跺一跺脚杭城抖三下的人物,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威胁过,当下心里已经开始记仇。

    男人看了景老三一眼完全不在意他的脸色,轻轻摆手,身后两个黑衣男人走了上来,其中一个手上提着一个碗口粗的铁棍在双手之间掂量着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当看到这个架势之后景老三和荣鹏天止不住后退了一步。

    “你想怎样?”

    景老三喉头蠕动。

    男人从容一笑扭了扭脖子:“放心,你们景家还是有点利用价值的,到时候说不定还是朋友,不过这下马威总还是要给的,所以,就只能放到你身上了。”

    说着,男人眼睛一斜看向了荣鹏天。

    荣鹏天身子一震猛的朝后退了两步脸色苍白,当他就准备直接破门而去的时候,门口几个黑衣人聚拢在了他的面前。

    “一条腿而已,荣先生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男人手指微抬,掂着铁棍的黑衣人大步走到了荣鹏天的面前。

    砰!

    一声闷响。

    “啊”

    凄厉的惨叫回荡在包厢内,景老三额头冒汗的看着眼前一幕,虽有心而无力,看着坐在对面的这个男人,一股震颤的恐惧从心底慢慢升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