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戴眼镜的男人在办公室显然也是很有地位的人,虽然人看起来有一些死板,但是双目睿智也是有神之人,显然也是肚子里都是墨水的人物,他叫汪力,和辛芷蕾一样,都是杭大高材生留校任职,不过比起辛芷蕾来说还是要弱上三分,不论是学识还是行政能力这一块,都有不小的差距,到了现在,依旧是一个助教,所以当听到一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人要来学校当荣誉教授之后,他心里那种压抑瞬间爆发了。

    中年大妈认同的点点头:“小汪说的没错,很有可能就是来镀金的,这个年纪在我们这种权威的生物科研领域,除非是天才,否则绝对不可能有资格做荣誉教授,现在世风日下,我本来还以为我们杭大是一池清泉,想不到也进来了这种乌烟瘴气,想想就让人心里不舒服,等这个荣誉教授到了之后,我倒是要看看他有什么能耐,要是没两把刷子,到时候可不要怪我瞧他不上。”

    这中年大妈性格看起来很是泼辣,虽然是高知分子,但是眼神中的却有几分骄傲,显然知识没有改变她的性格。

    “而且啊。”这中年大妈还没说完。

    “而且啊,听说这个荣誉教授好像是我们杭大校长亲自请过来的,他开课都和其他教授不一样的,只开一门课,灵药学。”

    “灵药学?”

    这个新的科目一出来大家顿时不解。

    “没错,就是灵药学,别说你们,我在咱们学校任职这么多年了都从来没听说过这种科目,甚至是相关科目都没有听说过,灵药学,听起来就不正经,真不知道这种科目是怎么引进到我们学校的,我敢说,就算是全国都没有一个高校开设这个科目。”

    说着,大妈撇撇嘴:“而且啊”

    “还有而且?”

    听到大妈话还没完,大家都有些无语,看来这个荣誉教授很不同寻常啊。

    “对啊。”大妈从抽屉里面掏出了一包瓜子,看来一眼窗外人来人往的学生她聚精会神的说:“而且他开课不是按照学时来的,是按照兴趣。”

    “兴趣?”

    “没错。”大妈点点头:“有兴趣就可以去听课,只要被这个荣誉教授相中了,就有机会获得双倍的学分,而不去的也可以不去,没有一点影响,就算是去的,中间有事不想听课也可以,完全不计算学时,并且据说还有神秘的一个待遇,只有少数的尖子生才能获得。”

    “哦对了。”

    大妈眼睛一闪:“不只是学生,校长交代了,就是老师都要去旁听三节课。”

    “什么!”

    戴眼镜的老师惊呼出声:“一个荣誉教授罢了,还这么年轻,学生去听课就已经是捧场了,而且他这个计算学分的方法,摆明了就是镀金的老师,过来镶层金就滚蛋的人,不负任何责任的,就这样,还要强行要求我们老师也要去旁听?”

    戴眼镜的老师脸上有几分愤怒:“这简直就是对我们的侮辱。”

    “没错,对我们的侮辱。”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男人身材挺拔容貌也有几分讨喜,看他手上拿着的教案也是一个老师,只是身上穿的衣服还有手上戴的手表,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名牌货。

    之江学院毕竟不是本校,虽然生物学院实力强,但是这样的老师还是存在的,衣着光鲜,趾高气扬,不过显然也有这样的资本,能在生物学院任教,那都是绝对有实力的人。

    “严浩,你也听说了?”

    看到严浩走进来,大妈急忙热切的说道,其实她的职位乃是副教授,论职位来说严浩还要低她一个级别,只是一个任职老师而已,但是人怎么能只看表面呢?

    严浩的父亲可是在魔都搞科研一个老学究了,在业内很多人都对他敬仰有加,再加上严浩母亲利用他父亲做出来的一些科研成果发了不小的财,所以严浩虽然只是一个老师,但是不管是自身实力还是背景,那都是一等一的。

    “当然。”

    严浩先是看了一眼辛芷蕾然后笑着说:“二十岁左右就到了我们生物学院做荣誉教授,别说我们杭大了,就是整个华夏都没有这个先例,更何况还是开设什么灵药学,呵呵,这是什么鬼?江湖术士吗?这种东西也能办到我们大学里面,这不是侮辱我们吗?”

    “说的就是嘛。”

    办公室里其他几个年轻女老师急忙附和,看向严浩的眼中都有几分暧昧。

    严浩依旧还是单身,人帅气有才华再加上背景一流,她们这些女老师哪个不想收了他?所以当严浩一说话,顿时她们就两眼冒光的附和起来。

    “芷蕾,这是我给你带的午餐,是我亲手做的,你看看喜欢吗?”严浩不理会那些女教师的眼光,快步走到辛芷蕾旁边提出了一个饭盒。

    “芷蕾啊,看看咱们严浩,多玲珑一个人啊,要是我年轻的时候能够遇上这么好的男人,我肯定早早的就嫁了。”

    严浩喜欢辛芷蕾,这是办公室内人人皆知的事情,只是辛芷蕾却一直对严浩冷冷淡淡,让大家看的即是着急又是羡慕。

    “我吃过了。”

    辛芷蕾随意的摆摆手,她现在心情不好,怎么还吃得下饭。

    “那行,反正办公室里也有电磁炉,等到你想吃的时候我给你热一热。”严浩笑着说,脸上一点都不尴尬,那如沐春风的样子又是惹得几个女老师一阵痴迷。

    “我们杭大生物学院也不是没有人,不说别的,就说我和芷蕾,这个年纪在学术界也有了一些名声也算的上是优秀,我倒是想看看这个二十岁就能在我们学校当上荣誉教授的家伙到底能有什么能耐,背景?他若是有,我也有,咱们不怕他,等到上来台,他要是没有真本事,我第一个轰他出去看他敢不敢说话。”

    严浩回到自己的座位翘起二郎腿坐了下来不屑的说。

    听到严浩的花,大家都是一阵点头。

    “哦?谁要轰我?”

    这个时候,办公室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清冷的声音。

    办公室的门没开,而这声音又很淡,但是这办公室里的每个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