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道削瘦的身影最终落在了半空中的作业台上。

    当他的面容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时候,每个人都是瞠目结舌。

    “韩青?”

    陈红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韩青!”

    凌茜惊呼出声。

    “韩青”

    林清歌泣不成声。

    “他就是韩青?”

    萧彦皱着眉头看着高台上的这个男人。

    迟重点点头又摇摇头又点点头:“他是韩青?”

    “小韩?”

    而此时,最震惊的却还是林爱国和程一云两个人,当看到突然从天而降的韩青之后,林爱国甚至还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韩青俯视台下所有人,微微颔首:“是我。”

    陈红星看着巨大的工厂顶棚此时已经荡然无存,漆黑的夜空还闪着几缕星光,刚才韩青出场的方式实在是匪夷所思,就像是一颗炸弹将顶棚炸开之后直接空降下来一般,太震撼了。

    震撼到陈红星难以相信。

    “从天而降?”

    萧彦看着这道身影脸色有几分凝重,只见他漠然朝前走出一步,顿时,陈红星等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但是萧彦的注意力显然没有在他们的身上而是大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开始朝着韩青汇聚,当这片地域的灵气完全在萧彦的掌握下之后,他首先做的就是感受韩青的力量。

    “毫无修为。”

    灵气反馈让萧彦更加不解,高台之上的这个男人身上没有丝毫的灵气波动,但是他却能从天而降,甚至是轰开了铁皮大棚,若是没有一点修为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这说不通啊。”

    萧彦无法理解方才发生的这一切。

    迟重警惕的看了韩青一眼,当他听到韩青说出是我两个字的时候,迟重的身子就是剧烈的一震。

    “这声音,分明就是我在胡同口外面听到的声音”

    迟重低声呢喃。

    “你说什么?”

    萧彦疑惑低语。

    迟重当即将那天晚上难以解释的声音告诉了萧彦,闻言之后萧彦的面色更加冷峻了:“难道是一些小门小道的传声术?”

    “传声术?”

    迟重转过头。

    “没错,传声术是一些小功法,不少宗门中都会有,对于修炼实力并没有实际帮助,但是用来传话确实不错,小伎俩而已,无须在意。”

    听到萧彦这么说,迟重这才安稳了下来:“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多么高深的手段呢,原来就是一些小门小道,萧兄果然是宗师高手,这些小伎俩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韩青这出场确实震撼,但是相比起之前萧彦不动半步却束缚住陈红星和凌茜乃至一队所有队员的能力来说,不值一提。

    迟重相信,这从天而降的一招,若是萧彦也绝对可以做到。

    迟重脸色是平稳了,但是萧彦显然并没有那么轻松,传声术不难解释,但是刚才从天而降的韩青竟然没有丝毫的修为,这就太难以理解了。

    “难道是修炼体术之人?”

    体术,一直提取灵气锻造身体的修炼方法,华夏也有不少修炼体术的高手,体术和武道十分想通,甚至用的灵气更加少,完全是强化身体的一种修炼方法,在法术和功法上的早已并不强,但是肉身却极端强横,相传体术也可以修炼到宗师境界,肉身堪比坦克,难以撼动。

    “如果是体术高手的话,那就说得通了。”

    萧彦点点头,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而且根据之前迟重和自己的描述,这个韩青是有两把刷子的人,能够一个人解决十个退役的西伯利亚远征军的特种兵,再加上战胜列宾这样的高手,修炼体术倒确实符合。

    “韩青”

    林清歌看着终于出现的韩青,尤其是看到他的脸色之后,心中一阵疼痛。

    他的脸色少了几分之前刚来时候的温柔,多了几分冷酷和淡然,林清歌知道,这才是真正的他,那个不可一世令整个华夏闻风丧胆的韩先生。

    而之前那个在自己面前故意乖张让自己轻松的男人,只是他的面具罢了。

    为了自己戴上,而最终,因为自己父母的冒犯而摘下。

    韩青看了一眼林清歌点点头,脸上露出了几分温柔,只是当他看向林爱国和程一云的时候,脸色淡漠了许多,就像是看普通人一样,没有了之前那种讨好和恭维。

    他是韩先生,孑然一身之人。

    “小韩你你怎么来了”

    一语双关,林爱国话中既有对韩青的愧疚,又有他神奇出现的费解。

    只是,韩青却懒得解释了,在陈红星同样讶异的眼神中,韩青看向了萧彦。

    “萧家之人?”

    他淡淡道。

    “你还知道萧家?”

    萧彦一愣冷笑了一下:“看来你并不是那么简单嘛,能够知道我是萧家之人,想来你也是有些脑子的人,既如此,身为王家弃子,你应该逃得越远越好才是,居然还敢回来,简直就是找死,你自己送上门来,可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

    “一个分支而已,萧家虽强,但是我亦不惧,更何况只是一个分支之后,在我眼中,如同蝼蚁。”

    如同蝼蚁,这是之前萧彦对陈红星他们说的话,现在,被韩青一五一十的奉还归来。

    “哈哈哈哈!”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在一个宗师面前,说宗师如蝼蚁。

    好生狂妄的口气!

    萧彦忍不住大笑,此时,在他的眼中这个韩青已经变成了一个口出狂言的宵一个王家弃子,纵使自己只是萧家分支,但是比起他弃子的身份,那也是高到天上去的存在。

    “你这宵我实在不屑和你多说,你既然知道萧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怕是脑子有些生锈了,你这样的人,生在世上也是艰难,今日我给你安息,成全你也成全我,你应该心怀感激。”

    萧彦一边说着,眼中一边闪着暗黑的光芒。

    工厂之内,气氛再度冰冷,而之前消失的那十几把冰刀再一次凭空出现,闪烁着比刚才更加渗人的寒光。

    “宵小?”

    韩青淡淡道。

    话音落下,他的双目突然燃烧起了两团金火,那瞳孔好像星火一般闪烁着,在他一个凝神下,金光射出,朝着萧彦转瞬袭去。

    “宗师如蝼蚁,你以为我说说而已?”

    高台上,韩青的声音如九霄玄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