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纵队!前插!”

    陈红星高声道,身前的士兵立刻凝聚在一起,成为了一个两排头的纵队,他们背靠着背朝前前面一点点突击,三百六十度,每一个角度都有战友的枪口做为后盾。

    “三小队,侧翼!”

    陈红星快步在枪林弹雨中穿梭,并且大声吩咐着命令,在这狭小的空间内,一切先进的装备都是无用的,只有枪响压过一切,形势在瞬息都会万变。

    “护住林伯父一家。”

    陈红星看向不远处和他一起朝前逼近的凌茜高声道。

    凌茜点点头。

    砰!

    一颗子弹狠狠的打在了凌茜刚刚站着的地方,但是比子弹更快的是凌茜的机警,只见她一个潇洒的翻滚就躲过这致命一击。

    砰!

    直起身子,凌茜对着刚才子弹的方向就是一枪。

    一个雇佣兵从油漆桶后面倒了下来。

    凌茜当下左顾右盼一眼,一个闪身再一次躲过了枪击,手枪在她的手上一抛,躲在油漆桶后面的她反手又是一枪。

    砰。

    又一个雇佣兵从工厂二层摔落下来。

    枪法如神,军中巾帼。

    这一刻,凌茜将她强悍的能力全部绽放了出来,在小分队的掩护下,她就像是这片枪林弹雨中的精灵一般来回闪转,每一个躲避,每一个出击,都是在生死间掌控有余,她的脸色俏丽没有丝毫波动,她纤细的腰身好像流水一般不留痕迹,东三省最年轻的女少将此时让所有人见识了她的非凡。

    “伯父伯母,清歌!”

    终于,一个翻滚凌茜终于来到了林爱国一家的身旁,她脸上沾着些许尘土激动的看着三个人,当下,她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了绷带迅速的缠在了林爱国的腿上,废话一句不多说,纤细的玉臂一个发力就将林爱国背在了她的身上,林爱国足足有一米八几的身高,虽然退下来多年,但也是虎背熊腰,但凌茜这样一个看起来纤细的身子,竟然似乎有无尽的力量一般,干脆利落的将林爱国背在了身上。

    砰!

    “掩护!”

    一颗子弹打在了凌茜的脚边,对方毕竟是世界片名第十的上帝武装联,虽然陈红星的突然发难让他们措手不及,但是反应过来之后,他们就开始了凌厉的反击,此时凌茜的身上背着林爱国,活动没有之前那么灵活,若非是这一发子弹她抬脚足够快,恐怕当下小脚就要被洞穿。

    唰唰唰!

    小分队的所有士兵瞬间将凌茜四人围拢在中间,朝着废弃工厂开始一点点的移动。

    砰!

    一汪血水洒在了凌茜的脸上,眼前,一个年轻的战士缓缓倒了下来,他手上的枪无力的脱落,眼神中还闪着炙热的光芒,但是却再也无法陪着他们朝前撤退了。

    迅速的,有人补上了这个缺口,再一次扛起枪朝着大门移动。

    砰砰砰砰!

    枪声就像是乌云下犀利的大雨一般连绵不断,每一个瞬间都有人倒下,但是枪响不会因为接二连三倒下的人而削弱,相反,每一个倒下的人都会激励起更加激烈的交火。

    工厂中尘土飞扬,到处都是深刻弹痕,看到凌茜带着小分队成功将林爱国一家围拢,陈红星的速度更快了。

    咔嚓。

    眼前一个还趴着对着瞄准镜设计的**手被他一脚踩断了脖子。

    扑腾!

    顺势一个翻滚躲过了背后一把锋利的匕首,陈红星随手抄起这把**翻身砰的一声。

    一个偷袭的雇佣兵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深深弹孔,扔下枪,陈红星快速闪转,刚刚离开,原本站立的地方就是一阵密集的弹雨,连地上厚厚的铁板都是一阵密密麻麻的孔洞。

    砰!

    站在铁皮之后,背后的铁皮上传来了子弹撞击的声音,陈红星深吸一口气露出一只手,看都不看就是一枪设计。

    远处,一个雇佣兵瞠目结舌中倒了下来。

    陈红星没有喘息的时间,虽然现在看起来一队已经占据了上风,甚至林爱国一家也要被顺利转移,但是陈红星知道这一场交火绝对不可能就这样结束。

    在华夏的土地上侵犯华夏人。

    那就让他们用鲜血来道歉吧。

    他抬头看了一眼工厂的空中楼梯,那里是武装联活力最密集的地方,一个约莫三四十平米的空中作业台,从陈红星的角度隐约能够看到二十多把先进的机关枪正在疯狂的扫射,占据工厂的至高点,如果不解决他们,伤亡就会更大。

    当下,陈红星吸气吐气两个来回,身子风驰电掣一般跑到了墙边,他手上猛的一发力,直接在垂直的钢柱上朝上攀爬,一只手环抱钢柱,另一只不断用枪在每一个看向自己的敌人开枪之前,率先出手。

    砰砰砰!

    钢柱上都是子弹撞击的声音。

    “掩护!”

    陈红星高喝一声。

    唰唰唰!

    工厂内,十几名一队队员瞬间朝着钢柱靠拢,他们虎视眈眈的看着任何一个角落,每一个可能的子弹线路都被他们提前凝视。

    砰砰砰!

    交火开始激烈了起来,这个时候作业台上的人显然也发现了独闯龙潭的陈红星,当下这二十多号人开始疯狂的朝着陈红星设计。

    但就在所有子弹将要把陈红星射成筛子之前,他猛地从钢柱上一跳,一只手抓住了空中的麻绳。

    砰砰砰!

    无数枪声朝他而响,但是陈红星就像是空中飞人一样抓着麻绳借助一跃的力量朝着作业台飞速甩去!

    钢柱之下,十几个一队小队员敬佩万分的看着他们的少将,当下再不迟疑,所有枪口对准了工作台开始疯狂交火。

    砰砰砰!

    三枪。

    三条雇佣兵的身子从作业台上落了下去。

    陈红星手一松,从绳子上跳了下来,重重的砸在了作业台上,就如从天而降的战神一样,双眼如鹰直视眼前的汤普森。

    “现在才是肉搏的时候。”

    陈红星淡淡一笑,手上的小手枪一个翻转,打出了一个枪花,而汤普森眼前最后五个雇佣兵额头上同样的位置,同样的血口,尽数倒下,死不瞑目。

    啪。

    陈红星丢下手上的枪,最后一发子弹,解决最后一个敌人,现在,才是肉搏的时候。

    当看到陈红星丢枪的瞬间,汤普森明白他已经没了子弹。

    “肉搏?”

    汤普森阴森冷笑:“刚才让你肉搏的时候你不干,现在你没武器了我有,凭什么我要肉搏?”

    说着,汤普森反手拿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陈红星。

    “死吧,年轻的华夏少将。”

    他淡淡道,嘴角有嗜血的味道。

    “那也得有你开枪的机会。”

    枪未响,陈红星如猛虎出笼般转瞬就到了汤普森的身前,狠狠的用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登时间,汤普森只觉得自己的手好像被一把铁钳给锁住了一样,不论他怎么挣扎都不能再扣动扳机,而更加恐怖的是,自己的手正在不听使唤的在陈红星的发力下,将枪口反转,一点点的对准了自己。

    “不不不”汤普森哆哆嗦嗦的说。

    砰。

    枪响,陈红星松开了手,眼前的汤普森无力的缓缓倒下。

    “犯我华夏者,必死无疑。”

    年轻的少将站在高台,军人的荣耀他已承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