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爸!”

    腿上的枪伤没有让林爱国倒下,但是心中的镇痛却彻底的摧垮了这头东北虎。

    他只觉得一阵气血上涌,甚至心口一通胀气,一口血就直接喷了出来。

    噗。

    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衫,他的身子无力的倒了下来。

    “爱国!”

    站在他身后的林清歌和程一云浑身被绑,他们想要撑住林爱国但是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巨人瘫倒在地上。

    此时,林爱国的脑海中满是之前萧仕平的那个电话,那个让他松懈了一切的电话,那个拔掉自己牙齿的电话,电话中,他哈盛情邀请自己前往京城,殊不知,那已经是穷途。

    “老萧怎么可能这么对我们林家绝不可能,清歌可是他们萧家未来的儿媳妇啊”

    沧桑的热泪从林爱国的眼角溢出,疼痛无法打败他,但是背叛可以。

    在他的心中,在每一个人正直军人的心中,坦坦荡荡掏心窝子才是兄弟,他怎么也不敢想身为世交的林萧两家,甚至当年林爱国和萧仕平还是那么要好的兄弟,可是今天,插自己一刀的,就是这个自己性命相交的兄弟啊。

    “不可能,那现在你怎么会落得这番田地,林伯父,你真的太愚蠢了,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还不愿意相信吗?呵呵,我倒是有点可怜你了,真是个可怜人啊,你的信任害的不仅仅是你自己,还有你整个家。”

    迟重享受自己说这些话。

    这时候的自己,站在了这头老虎的头上,拿着枪对着他。

    这种感觉太棒了,这就是掌控生死的感觉。

    “对对我对不起这个家啊!”

    到了现在,林爱国终于清醒了过来,走到了这一步,若是迟家背后没有靠山他们怎么可能完成这么大的行动,而且最直接的就是自己的卫兵被抽调,当时萧仕平的一个电话就拔掉了自己的最后一根牙齿,林爱国是重义气,但是他不傻。

    背叛的味道,苦涩却真实。

    “爸”

    看到面对一切都无比刚强的父亲今天竟然落魄成了这个样子,林清歌心中万箭穿心,她是和父亲有矛盾,但是内心深处,她是多么的敬仰自己的父亲啊。

    家国大事,事事俱到,偌大东北,井井有条。

    一向如高山令人仰止的父亲现在就像是一头被猎人射伤的老虎,再没有了一点威严,只剩下苟延残喘的悲凉。

    东三省的寒冬,这时才侵袭了林家。

    程一云跪在地上,她的双手被紧紧的绑着,但是她依旧努力的用腿一点点的将林爱国扶到了自己的身旁,她弯下身子将头埋在满是血水的林爱国的胸前,患难夫妻,今朝末路。

    “我对不起你们”

    林爱国的双眼无光满是绝望,他怔怔的看着工厂的厂棚,整个人的心魂似乎都被抽走,只是不断的自责着。

    “清歌,爸爸对不起你。”

    终于,他的眼中回来了一点光,但是这光却是那么的忏悔。

    “我竟然还想将你嫁给萧家真是作孽啊!”

    东北虎落下了两行热泪,他的身子忍不住的颤抖,血水从他的嘴角,从他的大腿上流出,英雄末路,荣光不见只有悔恨万千。

    “爸不怪你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

    林清歌哭泣着说,梨花带雨的她虽美不胜收,但是却更让人无限怜爱。

    林爱国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现在回想起来,我怕是这个世界上最坏良心的父亲了吧,差点把自己的女儿推到火炉里面,现在,还要让你陪着我一起承受这些,清歌,爸爸真的后悔啊真的后悔啊”

    林爱国一生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决定后过一次悔,但是这一次,他后悔了。

    可是,一切似乎都来不及了。

    “想想这一切,我心里那个痛啊丫头,当初我要是同意了小韩该有多好啊那孩子虽然各方面条件差了点,但是你说的对,他是真心待你啊,就算是再差,难道还能比萧家这些没良心的人更差吗是爸爸对不住,对不住小韩啊”

    想起韩青,林爱国的心里又是一阵痛惜。

    “如果当初让你跟着他离开,现在的你就不在这里了,是爸爸连累了你,是爸爸对不住你和小韩啊。”

    “唉,现在说这一切,都晚了。”

    林爱国摇摇头叹息了一声。

    看着这催人泪下的一幕,迟重和陈锋却是得意的笑着,敌人越是凄惨,他们距离胜利就越是靠近。

    “迟少!”

    这时候,工厂外面一个俄国人扛着枪跑了进来,脸上有几分着急。

    “可是他们来了?”

    “是!”

    那人急声道。

    话音落下,响亮的喇叭声传了进来。

    “里面的人听好了,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现在放下枪支送出人质还能争取宽大处理,若是你们依旧冥顽不灵,那等待你们的只能是法律最严苛的制裁!”

    “里面的恶人听好了”

    “”

    喇叭声响亮,很快外面开始传来了警车呼啸的声音,单单是听着动静,怕是都来了十几辆警车了,而这还没完,更加迅速的是十几辆军用吉普车。

    唰!

    一个急刹车,陈红星和凌茜从车上跳了下来,旁边立刻有人走了上来。

    “市局侯友亮见过二位少将!”

    一身警服的男人走了上来敬礼道。

    “你们才到?”

    陈红星冷冷的看了一眼侯友亮:“我们军区到这里是你们的三倍距离,但是居然和你们同时达到,难道你们不应该反思一下吗,知道这一次是什么事件吗!”

    侯友亮身子一哆嗦额头开始有冷汗冒出来,对于这位军中少将,整个冰城乃至东三省谁人不识?若是让他不高兴了,那可得做好迎接火山爆发的准备。

    “里面情况怎么样?”

    凌茜站在一旁火上浇油的来了一句。

    侯友亮无奈的摇摇头:“禀告二位少将,我们也是刚到,里面的具体情况现在也不清楚。”

    凌茜心中一急就想一巴掌抽在他脸上,不过想想还是忍住了,她和陈红星对视了一眼,当下二人朝着远处看去。

    漆黑的夜空中,废弃的工厂内有着隐约的亮光。

    此时,足以震动整个东三省的林家一家人,就在其中,但凡出现一点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饶是陈红星和凌茜的定力,也不禁出了一把汗。

    但是事不宜迟,陈红星深吸一口气,身后靳峰等人走了上来。

    “包围!”

    他大手一挥,救援行动开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