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操,居然被一个老头给发现了。”

    狙击手手上拿着一个沾满了鲜血的电话走进了工厂内:“爆头了,所以沾了点血,迟少别见怪。”

    迟重微微摇头:“就是要放出风声,要不然怎么一打尽?”

    结果手机,看到上面的一一零,迟重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他将手机扔在地上一脚踩碎然后看向自己的身后。

    一个漆黑的小房间,两个扛着枪的俄国人守在那里,里面不时传来低声,那声音迟重很熟悉。

    正是林爱国一家的声音。

    以往的时候,迟重也经常会和父亲一起前往林家,那个时候大家和和睦睦的坐在一起,但是那是以往,自从林爱国退下来之后,虽然父亲还偶尔会去,但是迟重却不会再去了。

    没有意义。

    陈锋从小屋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脸上带着阴狠的颜色,显然在里面的对话让他很不高兴:“一家三口都是牛脾气,想戏谑一下都没机会,真是没劲。”

    “怎么,被冷嘲热讽了?”

    迟重玩弄着手上的手枪笑着说。

    陈锋吐了口口水点点头:“真不知道他们明不明白现在的情况,被绑的可是他们,我们一个不开心就能要了他们的命,而且要不是因为想要靠着他们将陈红星和凌茜引过来,早就灭口了,还这么嚣张,真是没有一点做人质的觉悟。”

    说着,陈锋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那小黑屋,他脾气急,真想一枪直接崩了里面的三个人,毕竟时间越长,他们这些人也会越紧张。

    绑架这一家,那可是足够让这个国家震动三分的事件。

    这种事情,还是早点结束早点心安。

    “迟少,怎么样,风声传出去了吗?”

    陈锋迫不及待的问道,这是,迟重的电话响了起来。

    “父亲。”

    “市局已经得到消息了,侯友亮已经带队出发,不过我估计陈红星和凌茜应该会行动更快,他们两个手上有小分队,作战能力比如今他们能够动用的能量都更加强大,以他们两个的性子,不出意外二十分钟之后就会抵达现场,记住,你们的时间只有半小时,半小时之后邓安和方业明这些老家伙也会赶到,如果不能直接解决了陈红星和凌茜,那你们的机会就很小了,明白我的意思吗?”

    “父亲,我明白。”

    说完,迟重挂断了电话,他从油漆桶上站了起来。

    刷刷刷!

    几十号人瞬间站在了他的面前,这些人有的是华夏人,有的是俄国人,而除了这些人之外,整个工厂还被上百号人分别守卫着,这里俨然就是一个坚不可摧的阵地,等待着他们的对手前来挑战。

    “都准备好了吗?”

    迟重扫过眼前这些人。

    一将功成万骨枯,眼前这些人要是放在古代,那几乎等于小范围的造反了,虽然如今还称不上,但是显然,如果这一次行动失败了,这里所有人没一个能有好下场的,而就算是成功了,这些人也不一定能有几个人活下来。

    “只要我们迟家赢了,就行。”看着眼前这些将性命放在他们身上的家伙,迟重心中毫不在意。

    “都准备好了。”

    陈峰看了这些人一眼,检查了一下他们武器的情况满意地点点头对迟重说道。

    远处,整个废弃工厂所有的人都朝着这边看来。

    迟重淡淡一笑转身走到了身后巨大的油漆桶上,然后手上用力,整个人就站在了油漆桶上,所有人都能看清他的身影。

    “你们怕吗?”

    迟重高声道。

    “不怕!”

    所有人扛着枪激动的说。

    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他们的眼前只有光明坦途。

    失败不是他们想的,既然参与了,他们要的就是成功,只要成功了,今天这一赌就是划算的,他们都是赌徒,赌徒,最重要的觉悟就是死。

    “很好。”

    迟重啪啪手,大家顿时安静了下来,这时候,他冲着陈锋一个眼神,后者会意然后走到了小黑屋里将三个人带了出来。

    当这三个人出现之后,全场的人依旧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已经有了这个觉悟,但是这雄震一方的军区大佬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的心中依旧是忍不住急跳。

    林爱国一家人都被黑布蒙住了眼睛,在陈锋几人的推搡下无力的被轰了出来,而且林爱国的大腿那里还在潺潺的流着鲜血,不过他堂堂铁汉,竟然丝毫不为所动,黑布蒙的主他的双眼,但是却不能蒙住他骄傲的心。

    哗。

    陈锋将三人眼前的黑布扯掉。

    突然的光明让三个人眼睛有些不适,短暂时光过去后,三人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废弃的工厂内,到处都是嗜血的人,这些人手上拿着枪,一个个激动贪婪的看着他们,就像是狮子看到了小绵羊,尤其是这些人的眼光汇聚到林清歌身上的时候,更是露出了色眯眯的神情。

    这个华夏最引人瞩目的女人,此刻就这样暴露在了这帮人的面前。

    咕嘟。

    还能听到好色之徒的口水声。

    “小重!”

    这时候,林爱国终于看到了站在油漆桶上最高处的迟重,当看到他的身影之后,林爱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林伯父,好久不见啊。”迟重舔了舔嘴唇冷笑着说。

    别说林爱国了,就是程一云和林清歌也是不敢相信的看着迟重。

    “为什么会是你小重,为什么会是你?”

    程一云不断的摇着头,女人的心更容易被伤,此时她泪流满面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小重,你怎么可能对你林伯父伯母还有你清歌姐做出这种事呢?”

    “怎么不可能。”

    迟重厌恶的说,他恨极了林家所有人这股自以为是的态度。

    难道他们依旧认为东三省还是他们的东三省吗?

    早就变天了。

    “难道你们还以为我迟家需要向你们低头吗?”

    迟重舔了舔手上的一把锋利的小刀,在这三个人面前,他从来没有暴露过自己的野心,时刻夹紧尾巴做人,但是今天,他终于可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甚至是,掌控他们的生死。

    没人能救得了他们。

    他迟家,千辛万苦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