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的衣服。”

    林爱国低声道。

    “别开灯。”

    感觉到自己夫人准备开灯,林爱国赶忙拦住了她。

    程一云的身子开始轻微颤抖:“爱国,真的有人敢闯我们军区大院吗?这东三省还有人要动你?”

    林爱国沉默了一下,常年的军旅生涯让这头东北虎依旧有着相当的警惕,虽然他身居高位,但也是从基层一步步爬上去的,练就了一身的本领,虽然后来到了高层不再亲自上阵,但是当年的刀也许锈了,但是砍瓜切菜依然不在话下。

    “我也不清楚。”

    林爱国小声说道,话音落下,只见黑暗中的他身子轻轻落地,然后靠近了窗户拨开了一点窗纱。

    嗖。

    一道黑色的人影在院子中闪了一下就消失不见,当看到这抹影子之后,林爱国彻底确信他们已经被针对了。

    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但是林爱国的身子骨依旧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这些年虽说退了下来,但是当年的底子多少还在,当下,他快步走到了衣柜处轻轻拉开了衣柜从中取出了一个木匣子。

    “专用电话?”

    看到林爱国的动作,程一云直到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不妙了。

    “我得联系抗越,之前我的直系都已经被调走,只有抗越还能说上话掉其余部队过来。”林爱国低声道。

    这些人既然敢来军区大院,更敢对自己家动手,那就绝对是准备齐全了,现在卫兵不在,自己能够直接调动的军队又凑巧全部被抽离,现在唯一指望就是迟抗越能够下命令迅速排遣周遭的部队过来营救。

    事不宜迟,林爱国直接用这个危机关头才启用的电话拨通了军区的电话。

    但是刚刚拨通之后,他的身子就震了一下。

    “怎么样?”

    程一云小声问道。

    “打不出去。”林爱国语气低沉的说。

    “打不出去?”

    “对,我们被屏蔽了。”

    林爱国的话越发的沉静。

    “那我们怎么办清歌还在楼上呢!”想到女儿现在还在二楼,程一云心里那个焦急真是难以形容,他们夫妻两个倒是没什么,但若是林清歌出点什么差错的话,那可真比让他们死了还要难受啊。

    林爱国何尝不知道这些,他转身看了一眼程一云,过了良久之后他低声道:“待会我从正门冲出去,你和清歌找准机会从后门走,我尽可能的拖延时间,你们跑出胡同之后立刻离开冰城到京城找老萧,明白吗?”

    “那你呢?”

    程一云看着黑暗中自己丈夫若隐若现的身影。

    “我?我堂堂东北虎,难道他们以为我的牙都掉完了吗?”

    淡淡一句话,驰骋疆场数十年的那股霸气顷刻间绽放,整个房间都被林爱国身上这股气势所笼罩,作为东三省当年的总司令,他乃是这块土地上绝对的霸主,哪怕退下来多年,但是沉睡的老虎只要张开了嘴,就依然是血盆大口。

    程一云的眼中开始泛出泪水,就算是林爱国说的再自信,但是程一云也知道眼前的情况有多么的不妙,逼得自己的男人做出这样的选择,本身就证明现在的情况已经到了悬崖边缘,敢到军大院搞事情,还敢对林家动手,如此紧密的行动怎么可能是一般人能够完成的,林爱国虽然这么说,但是程一云知道,当他站出去之后,天知道呼发生什么?

    自己的丈夫是强,但是那也不可能以一敌百啊。

    “我不走!”

    程一云声音虽小,但是语气却是坚定万分。

    “要死一起死,当年嫁给你,我就知道你这一生不会安稳,身为军人,到处都是危机,我早就做好了准备,这么多年了,上天已经给了我们这么多你的好日子了,今天,我一定和你肩并肩。”

    “女人!”

    这时候林爱国突然声音拔高,程一云的身子一震。

    林爱国深吸一口气压住自己的情绪,他再一次走到窗户边朝外面小心看去,然后转过头看向程一云:“难道你要我们一家都留在这里吗?”

    嗡。

    一句话醍醐灌顶。

    “我们要是都有个三长两短了,清歌那丫头怎么办?”

    林爱国语速飞快,时间不等人,他知道危险随时可能发生。

    “我们这把年纪了是不求什么了,但是清歌还小,他是我们林家唯一的后人,难道你要让她也陪着我们留在这里吗?难道你要让她没了父亲,还要失去母亲吗?”

    东北虎的身子颤抖着,一向威严的林爱国此时卸去了所有的盔甲,只是一个父亲,一个丈夫。

    小小的卧室内,生离死别提前上演。

    程一云低声抽泣着,她缓缓披上自己的睡衣走了下来,来到自己相依一生的丈夫身旁,她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一下。

    “爱国”

    林爱国摇摇头摸了摸她的脸蛋,然后另一只手放在了门把手上。

    嘎吱。

    轻轻的,他推开了房门。

    “上去,叫上清歌,楼下只要我开门,你们立刻从后门出去,明白了吗?”

    林爱国一字一句的嘱咐着。

    程一云泪水倾洒,她用力的点点头,林爱国冲着她轻笑了一下:“就算是我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只要有老萧他们在,就一定会为我们林家报这个仇的。”

    话音落下,程一云只觉得背后一阵力量将自己推了出去,随即,林爱国快步走到了门前紧贴着房门。

    “快。”

    看到程一云的身影依旧一动未动,林爱国有些着急的催促道。

    最终,程一云将丈夫这一刻的身影铭记,转头朝着楼上小跑去。

    当看到夫人的身影消失在楼道上之后,林爱国脸上露出了几分释怀。

    “清歌,别怪爸爸,爸爸只是想给你找一个有能力保护你的人。”

    他低声道,脑海中浮现出了自己掌上明珠的容颜。

    “有句话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黑暗中,这个一向不低头的父亲嘴角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欣慰。

    “我一直以你为傲。”

    他低声道,满是骄傲。

    话音落下,他手上发力,砰的一声,大门洞开。

    “谁敢夜闯我林家!”

    嘹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军区大院,东三省的东北虎发出了最后的咆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