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父亲。”

    十几辆越野车停在军区大院的门口。

    此军区大院不是迟家军区大院,而是林家军区大院。

    “调动完毕,你们可以动手了。”

    电话里迟抗越笃定的声音传来。

    迟重神色一震:“父亲,林爱国生性警惕,难道他没有起疑心吗?”

    “疑心?”

    电话里迟抗越冷下来一下:“他心中认定了萧家乃是他们的至交怎么可能还起疑心?他这个人成名一世,但却有最大的一个缺点,那就是太容易相信人了。”

    “萧家给林爱国电话了?”

    迟重激动的问。

    “没错,所以你放心行动就是了,记住,生死一战,我们所有的筹码都压上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现在一切向好都在我们这边,听说你们还叫上了萧彦?”

    说到最后迟抗越突然提到了这个名字。

    迟重笑了一下眼神滑向后面的一辆车。

    “是的父亲。”

    电话那头的迟抗越语气中有几分赞赏:“这一步棋走的很妙,那个王家弃子不在也好,在了更好,有萧彦在让他亲手解决了这个家伙就等于是给萧家和王家同时除去了一个麻烦,日后他重回萧家也有一些筹码,就算是对王家也算是好事,到时候对我们迟家也会一些裨益,你这一步棋走得很好。”

    “多谢父亲夸奖!”

    迟重脸上露出喜色。

    “这个萧彦不是一般人,实力很强乃是修炼之人,虽然对付这头没有了牙齿的老虎上修炼之人有些夸大了,但是以防万一,到时候陈红星和凌茜反应过来也许也会到场,有了他,一网打尽都有可能。”

    迟抗越沉吟道。

    “没错,儿子正是这个意思。”

    “那就更没有失败的理由了,为父就坐等你的捷报了。”

    挂断电话,迟重的心中激情澎湃,只要计划顺利进行,那么东三省就真的要变天了。

    “不,不是只要顺利,是一定会顺利。”

    看向身后的那辆车,从前挡风玻璃能够看到一个脸色阴冷的男子正坐在那里闭目养神,那辆车上没有一个人,只有他在黑暗中沉默着。

    只有了这个人,那今天就一定顺利。

    陈红星他们虽然也知道修炼之人,但是整个东三省能找到谁敢对抗萧彦呢?

    没人。

    “迟少。”陈锋看了一眼寂静的军区大院转过头看向迟重。

    迟重眼中渐渐开始流露出疯狂的颜色,要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毕竟虽然林爱国退下来了,名义上已经是普通老百姓了,但是在华夏这个国家,退下来的军区总司令真的只是老百姓这么简单吗?

    别开玩笑了。

    不成功便成仁,失败了,整个迟家再无翻身的机会。

    但是,到了这一步,迟重内心的魔鬼开始张开了幽冥的翅膀,面对那未来高位的诱惑,他已经失去了一切理智。

    “你应该明白失败的代价,不需要我再提醒了吧。”

    “迟少放心!万无一失!”

    陈锋眼中闪着寒光。

    “行动。”

    迟重一挥手。

    黑影中,十几辆越野车上瞬间掠下了几十道身影,这些身形如梭,在黑夜中几个闪烁就深入到了军区大院之内,沉默中,他们兵分两路一部分将大院严防死守,而另一部分则直接朝着林家的小楼冲去。

    看到这几十道身影已经整装待发,迟重深吸一口气看向夜空。

    今夜无月。

    “你说到时候我们过去京城要给老萧他们带点什么?这家伙当初在东三省的时候我记得很喜欢咱们这边土产粉条了,你还记得不?”

    卧室内,林爱国和程一云躺在床上,屋子内一片轻松喜悦的氛围,自从接到了萧仕平的电话之后,这段时间一直笼罩在他们心头的那种担忧和压抑顷刻间消散,甚至就连部队的异象乃至大院卫兵被抽掉都有了理由,林爱国和程一云只觉得两个人这段时间实在是想的太多搞得心力憔悴了,如今一切都有了好苗头,两人已经议论起了之后去京城的事宜。

    “那肯定要带的,我当初可还记得老萧在咱们家的时候那猪肉炖粉条可是两三碗两三碗的吃呢,多带一点过去他们肯定喜欢,以后就是亲家了,亲上加亲,可不能担待了人家。”程一云也是笑呵呵的说,想到之后就能去京城见到自己曾经认识的那些姐妹,自从他们分别嫁给了不同男人之后,姐妹之间也是各分天涯,如今自己终于能够进京,有萧家的名头,到时候京城也能好好逛逛了。

    林爱国点点头,手上的报纸顺手合上:“这一晃就是多少年过去了,京城真是很久没去了,当初留在东三省是因为对这里有感情,而且我们和老萧他们不一样,我们世代都是东三省的人,当初进京虽然天子脚下好发展,但是对这片土地却眷恋的深啊,只是没想到这一别这么多年,竟然都不能再入京,真是世事难料啊。”

    当年他是东三省军区总司令,华夏各大区的第一把手,牵一发而动全身,尤其是东三省这个华夏陆军最庞大的军区,又是和超级大国相邻,位置险要,林爱国更是受制于此而不得挪动,本以为退下来会好一些,哪知道退下来之后更是没了进京的理由,而且还会招人猜疑,这一耽搁,多少年未见京城面了。

    “想必是物是人非了吧。”程一云眼中有几分怅惘。

    高兴归高兴,但是显然也勾起了这些年的悲伤,林爱国也是叹息了一声,沉默片刻之后他突然转头看向程一云:“这次我们将韩青那个王家弃子赶走,兴许是和王家谋面的一个机会,到时候到了京城说不定可以去王家拜访一二,毕竟如今王萧两家也交好,对我们也是个机会。”

    程一云恩了一声:“这是自然。”

    卧室内,两人长舒一口气,身上都轻松了许多,忙完林清歌的事情,给她找个好人家,他们这辈子也就不求什么了。

    “关灯吧。”

    林爱国将报纸放在床头柜上说。

    啪叽。

    屋内一片黑暗。

    将枕头放低了一点之后,林爱国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啪

    扑腾!

    林爱国猛地在黑暗中坐了起来。

    一旁的程一云吓了一跳赶忙问道:“怎么了?”

    黑暗中看不清林爱国的脸色,但是他的语气却突然紧绷了起来:“屋顶有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