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本三爷说找一个像样子的饭店的,但是韩青懒得跑,就在附近随意找了一个餐馆。

    落座之后韩青看了两人一眼:“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打电话,我这里就不用来了。”

    这个地方是自己的私人领域,更有自己的法阵在,而且还有秦梦瑶和自己同居,他们两个经常出现在这里显然不好。

    因为法阵已成,郎君小区的灵气密度已然不同,再加上现在韩青的修为也到了开光期,神识已经能够遍及整个小区,所以刚才他们两人一出现,韩青就感觉到了。

    听到韩青的话,景三爷和荣鹏天赶忙点点头:“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我们主要是想着先生回来了,我们要亲自拜会才能心安。”

    韩青摆摆手,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多说。

    荣鹏天思索了一下接口道:“先生,您这段时间都不在杭城,如今的您的传说已经到了各个大佬的耳中,大家都想要见您一面,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自从韩青离开之后,不少人托关系联系到了三爷和荣鹏天,都在询问关于韩先生的消息,毕竟他们这个圈子的人不打诳语,这韩先生能传这么响,他们认定了必有大神通,而且连三爷和天哥都确认了,还能有假?

    韩青无所谓道:“那就见见吧。”

    得到韩青肯定的答复,两人都是面带喜色,尤其是景三爷,已经开始思考韩先生这一次会见各路诸侯之后的事情了。

    有了韩先生这个标杆,那么以后浙北的势力必定是要整合在一起的,这些年浙北之所以一直被浙南压制,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浙北的势力太散了,虽然之前有游狂隐隐浙北称王的感觉,但是不服他的人也不在少数。

    别说人家,他景三爷第一个不服,虽然因为背靠景家,他不能再这一块插手太多,但是浙北这一块肥肉他怎能轻易让出去?

    一旁的荣鹏天自饮了一杯酒拍手称快:“有了韩先生一呼百应,这一次咱们浙北势必会重新洗牌,到时候拧成一股绳,就算是浙南的冯一山我们也不惧了!”

    想到这些年冯一山在浙北的渗透,荣鹏天心有感触,不少本来搞定的事情因为他的出现都黄了,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整个浙北,无人能够抗衡冯一山。

    景家可以,但是景老爷子不喜纷争,而且在经济上尤其如此,所以就算是三爷也是有心无力。

    又一次听到这个冯一山的名字,韩青挑了下眉毛:“这个冯一山很厉害么?”

    景三爷沉吟了一下:“先生有所不知,这个冯一山不是一般人物,他是个八面玲珑的家伙,早年的时候冯一山的父亲也和我家老头一样,是上过战场的,后来也主政过浙省一段时间,退下来之后基本上事情都交由冯一山打理了,这个冯一山不喜政事,但是对商业还有一些其他领域则精通的很,再加上有冯老这么个靠山,这些年发展的很快。”

    韩青暗自点头,一旁的荣鹏天补充道:“关键就在这里了,这冯一山进展太快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平常也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这冯一山不止迅速将浙南整合,甚至是浙北都开始插手,前段时间甚至和咱们的首富颜如玉还有交手,只是后来为了避免两败俱伤,变成了合作了,但是这冯一山的手,也算是插进咱们浙北了。”

    听到颜如玉这个名字,韩青冷笑了一下,这个自己前世的敌人居然也会退缩?

    只怕是还有别的阴谋吧。

    “这么说,抛却冯老这个背景,这冯一山也算是白手起家了?”

    景三爷压低了声音:“韩先生,这只是表面,事实上这冯一山本身的实力才是他发家的根本。”

    “本身的实力?”

    “没错,据说这冯一山本身也是武道高手,实力已经逼近了什么先天境界。”

    自从见识到修炼之人的强悍,景三爷也开始托人打听关于修炼的消息,景老本身也是高手,再加上他的侄女景茵梦也走上了这条路,景三爷更加关注这一块了。

    韩青轻笑了一下。

    什么背靠冯老,什么商业奇才,什么咄咄逼人,这一切的根本,都是因为他的实力。

    只有力量,自己的力量,才是万古不变的强者真理。

    而有些人误以为背景才是一个人的根本,简直就是笑谈,只有绝对的力量,才是自己真正的背景,而任何失去力量的人,都不会有背景。

    “背景”所看重的,依旧是你的力量。

    三千世界万古流芳之人,哪一个不是顶天立地以一己之力改天换地的大英雄?

    背景,他们的名字,就是最强悍的背景。

    看到韩青似乎感兴趣了,景三爷说得更兴奋了:“据说当年冯一山刚刚开始往浙北发展的时候,当时的游狂为了浙北的利益曾经让孙老和他交过手,结果孙老大败,从此以后,浙北就没有人敢再直面冯一山了,还有小道消息说,冯一山和浙南的一个路氏修炼家族有联系。”

    韩青点点头,孙老的实力也不过是绝顶而已,而这个冯一山怕是已经逼近了先天,现在甚至可能已经突破,真正的到了先天,孙老自然不是对手,而那个路家,韩青也隐隐觉得有点熟悉。

    不过依然不够自己看的,一个先天的高手,还可能只是刚刚突破,实在无趣。

    现在能让韩青有所期待的,只有佛门的裘万山。

    想到这里,他转头看向荣鹏天:“之前让丁师傅打听裘万山的消息,怎么样了?”

    荣鹏天深思了一下:“先生,那尼泊尔的佛门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据说裘万山好像闭关了,不过管虎的死讯已经传了过去,佛门非但没有惧怕,现在反倒加速了进军华夏的步伐,只是登陆点换成了苏省和福省。”

    韩青眉头一皱:“苏省和福省?”

    荣鹏天重重的点头:“看来先生也明白了,苏省和福省一个在浙省上面,一个在浙省下面,这是要夹击我们啊。”

    韩青沉默了一下,心中也有了警惕。

    一个裘万山虽然不至于让自己紧张,但若是整个佛门的话,那还是有点麻烦的,他也并不清楚佛门到底有多少宗师高人,如果有两三个的话,就算是自己对付起来也有些棘手,再加上他们还有方方面面的势力,自己也许还处在弱势。

    想到这里,韩青觉得整合浙北乃至浙省的势力已经刻不容缓了。

    “既然这样,是时候将浙省抓在手中了。”

    韩青看向两个人,只一句话,两人瞬间热血沸腾。

    当即开始讨论众位大佬集结的时间和地点,仿佛都看到了乌云笼罩的浙北,开始出现了一丝曙光。

    而这缕光,就是韩先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