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现在就会抽掉林爱国任何能够动用的力量,包括他在军区的几个直系,我都会借机调走他们,甚至是连他大院的武装我也会想办法撤离。”

    迟抗越低声道。

    “可是父亲,林爱国久居上位,这些事情他不可能察觉不到的,到时候他若是发现了,那我们等于自己暴露了。”

    听到父亲的话迟重有些忧虑的说。

    林爱国可不是一般人,没有从军区退下来之前,他就是东三省权利最大的人之一,更是手里握着整个东三省的枪杆子,那个时候的他简直就是不可触犯的存在,所以,现在真的要动他了,就算是迟重这种胆大包天的人心里都直打鼓,虽然林爱国退下来了,但是他常年的警惕心却还在。

    拔老虎的牙?

    谈何容易。

    “呵呵。”只是迟抗越却不屑一笑:“你以为我给萧家打电话是寒暄的吗?”

    “父亲的意思是?”

    迟重眼神一亮。

    “到时候萧仕平会给林爱国一个电话稳住他的心,卸去他的防备之后,没了牙的老虎还有什么威胁?”

    “父亲英明!”

    原来当时父亲那句一个电话足以这句话是这个意思啊。

    若是萧家出手的话,那绝对可以打消林爱国的顾虑,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撤掉他的防备,迟重倒是想看看这只曾经的东北虎还能有什么能耐。

    “什么时候喝上咖啡了?”

    林爱国看了一眼自己的夫人,这个和自己处了一辈子的女人头一次泡了一杯咖啡,过往,爱美的她从来不和这种含有兴奋物质的东西。

    “反正也睡不着,喝一点也无所谓。”程一云用小勺子搅了搅咖啡说道。

    林爱国皱了下眉头将手上的报纸合起来:“怎么,还是说不通吗?”

    程一云无奈的点点头叹息了一声,她轻抿了一口咖啡,风姿卓越,虽然是林清歌的母亲,但是因为生下林清歌的时候她才只有二十出头,所以到现在她都才四十多岁,再加上保养的好,身上那股气质和林清歌站在一起有时候竟像姐妹花一样。

    不过这个夜晚,程一云额头的皱纹还是多了几分。

    “我只能站在门外和她说,但是她不说话,我也没办法。”

    咖啡很苦,更苦的而是她的心。

    “任性,就是当初你把她惯的了,看看现在她都成什么样子了,连父母的话都不听了,还当自己是丫头吗?”

    林爱国翘着腿说道,他看了一眼程一云冲的咖啡,微微摇头也尝了一口。

    “唉。”

    一口下去,愁从心出。

    “爱国,你说我们是不是做错了?”程一云看着丈夫有些忧伤的神情缓缓的说:“这么多年了,虽然清歌之前进娱乐圈跟我们闹过一次,但是其他事情她都懂事的很,而且看看她这些年在外面闯荡的成绩,整个华夏还有哪个女人比我们的女儿更加优秀呢?是不是我们管的真的太多了,现在这个年代,讲究独立,我们的女儿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是女孩,但是要强的性子随你,婚姻这种事,放在我们那个年代可能还听父母的,可是现在,不都讲究自主了吗?毕竟是一辈子的事情,她喜欢那个男人,实在不行”

    砰!

    林爱国将咖啡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别人是别人我们是我们,能一样吗?我们是什么家庭?她年纪小不懂那么多难道你也不懂吗?走到她那个位置在外面抛头露面的,一个女人,这样安全吗?整个华夏,还有几个男人能护她周全?除了玉碎没别人了,更别说我们林家和萧家还是世交了,于情于理,玉碎都是她最好的选择,我们这不是在阻挠她什么,而是在给她的未来撑伞!能为她遮风挡雨的这把伞,只能是萧家,而不是那个一文不值的弃子!”

    “我这不是随便说说嘛,你着什么急。”

    看到林爱国动怒,程一云赶忙说道,她何尝不知道萧玉碎才是最好的选择,只是看到女儿现在这个样子,她于心不忍才说这些话。

    林爱国冷哼一声斜眼看向楼上的房间:“关着就关着,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给我出来!”

    他说话声音极大,摆明了就是说给楼上的林清歌听的。

    “也不知道那个韩青走了没有,这都两三天了,也没有一点消息。”程一云摇摇头脑海中突然浮现了韩青的身影。

    听到这个名字林爱国就不高兴:“两三天了还没走就真是不要脸了,难道看不出来我们不满意吗?还想死缠烂打不成?哼,我看他最好不要出现,要是出现了,以他王家弃子的身份,到时候我跟王家传个话,直接把他押到京城就有他好瞧的了,还想把我女儿带走,痴心妄想!”

    林爱国气呼呼的说,说完这些他看了一下墙上的钟表:“八点了,没什么事就休息吧。”

    说着,他放下手上的报纸,看了一眼桌上的咖啡,他随手将咖啡倒进了垃圾桶里:“以后这种东西还是不要喝了。”

    说完,他起身准备回房。

    叮铃铃。

    这个时候,客厅内的座机响了起来。

    “这个点了谁还会打电话?”林爱国愣了一下,一般过了八点就没人敢给他打电话了,自从他从军区退了下来之后,八点之后准时休息,除非是特别紧急的事情,否则没人敢打扰他。

    虽然有些不悦,但是林爱国还是接通了电话。

    “老司令,我是邓安。”

    “你说。”

    林爱国淡淡道,这个邓安也是自己一手栽培起来的,现在在军区也是身居要职,干的很不错。

    “迟抗越把我的队伍调动了,今天晚上连夜奔赴辽省,说是要参加什么东三省的演练,之前一直没消息,所以我跟老司令通个气。”

    “好,我知道了。”

    林爱国点点头挂断了电话,军区经常会有一些突然的演练,所以他也没在意就准备再回去休息。

    叮铃铃,就在这时,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

    林爱国愣了一下,沙发上的程一云也是疑惑的看向了他,两人对视了一眼林爱国再一次接通了电话。

    “老司令,是我,方业明。”

    “恩。”

    林爱国轻恩一声,这人也是自己在东三省一手培养起来的骨干,能力很强,尤其是东三省这几年异军突起的近卫队,就是他一手带起来的,实战力量甚至逼近特种部队。

    “是这样,今晚我的队伍奉命去边境守卫,命令有些突然,跟老司令通个气。”

    再一次挂断电话,还不容林爱国反应,电话马上又响了起来。

    “老司令,听说今晚军区有会议,老司令参加吗?”

    这个声音林爱国再熟悉不过了,乃是和自己同时退下来的一个军长,和自己关系很是要好,虽然退下来了,但是两人还是时不时的会聚在一起下下棋俩聊天。

    “会议?我怎么没听说。”

    林爱国脸上有几分狐疑,虽然他退了下来,但是军区一些会议他还是会参加的,毕竟他的经验对于军区还有莫大的帮助,而且,这军长都参加了,自己怎么可能没被邀请?

    挂断电话,林爱国的心里已经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了。

    而电话的铃声,毫不停歇的再一次响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