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想让我做什么。”

    听到迟抗越的话,萧仕平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只是他的眼神却有了微微的变化,一抹深沉开始出现,那是他开始对一件事权衡利弊的象征。

    电话那头的迟抗越听到萧仕平的话明显有些激动起来,只要能得到萧仕平这句话,那接下来就有的聊。

    “首长,如今的林家已经是一副空壳子了,也许他在东三省还有繁盛的枝叶,但是作为一颗参天大树的根,他已经腐朽了,林家后继无人,而林爱国栽培的这些人除了我之外,没人够资格有能力坐到总司令的位置上,只有我可以,但是之所以现在几年过去了,这个位置一直空着,虽然我有实权,但是名义却一直没有下来,想来首长应该比我更清楚这是为什么。”

    “你想说什么,直接说。”

    萧仕平淡淡道。

    “江家。”

    迟抗越蹦出了这两个字。

    萧仕平微微一笑:“看来你人在东三省,心却在京城啊。”

    “不不不,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心不在京城,而是在首长您的身上,在萧家身上。”

    “不要再叫我首长,我说过,我已经退下来了。”

    这敏感的两个字萧仕平不想听到。

    迟抗越赶忙道:“明白,家主说的是。”

    萧仕平点点头,这个迟抗越倒还算是反应的够快:“可是你为什么要除掉林家呢?难道你不知道林家和我萧家的关系吗?而且,若是我没记错,你一路能走到现在,应该也是林爱国一手培养起来的,你这样过河拆桥,会不会太不仁义了,我又为何要相信你呢?”

    “家主,别说到了您那个位置了,就是到了我这个位置都会明白,所谓关系,不过是空口而谈罢了,若是两家对等,那么关系自然牢固,但若是不对等,那这样的关系就是拖累,现在很明显林家已经不足以支撑您在东三省的利益了,只有迟家是更好的选择,与其等着江家出手空降,不如你栽培我上去,这东三省,还是您的。”

    说着迟抗越轻笑了一下:“而且据我所知林清歌的男友好像是王家弃子,家主和王家的关系不比林家重要的多?如果家主愿意助我一臂之力的话,那我会愿意为家主代劳,除去这个弃子,到时候让家主和王家关系更加牢固,同时,还能让萧少爷如愿夺回林清歌,这是三赢的局面。”

    迟抗越语气越发森然:“而达成三赢的代价不过是一个王家弃子和一个渐渐没有价值的林家而已。”

    说完,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来。

    萧仕平的眼神深邃,他目视前方看着墙上的字画,那字画乃是他亲笔所写,上面是萧家祖训四个大字。

    不破不立。

    漆黑的眼眸一闪,萧仕平淡淡道:

    “需要我做什么?”

    “家主只需要一个电话就可以了。”

    “成了?”

    迟重看着放下电话的父亲激动的问道。

    站在他的眼前的,及时迟抗越,因为此时在家中,所以他身穿便衣,三七分的发型梳的一丝不苟,国字脸上,带着几分老奸巨猾的森然,当听到迟重的话之后他微微一笑点点头:“成了。”

    迟重深吸一口气简直不敢相信:“天啊,真想不到萧家居然会和我们合作,他们不是一直站在林家的身后的嘛,而且还是世交,天啊,难以相信。”

    迟抗越不屑一笑:“你还是太年轻了,日后我退下来,若是你还看不透这其中利弊的话,如何继承我在这东三省的基业?”

    说着,迟抗越开始敲打自己这个独子:“哪里有什么世交,哪里有什么朋友,在利益的面前,一切都不值一提,萧家强悍,但是林家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林家了,当年林家没能进入京城,虽然扎根在了东三省,但是再想迈入顶级豪门的行列已经不可能了,若不是在东三省还算稳得住,你以为萧家还会理会他们林家?”

    迟抗越嗤笑了一下:“不要开玩笑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林家若非还有一个林清歌让萧玉碎记挂着,怕是萧仕平早就不会再联系林爱国了,也就是林爱国这个老家伙看不透,还真以为当年的感情多么珍贵呢。”

    “这不是,一个电话就让他们土崩瓦解,这么好的机会,萧仕平不会错过的,他能坐到萧家家主的位置上,城府绝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我们都能看出来的三赢局面,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帮王家除掉弃子,摆脱林家重新扶植我们再掌东三省,借此打击江家,再加上将他们相中的儿媳妇抢回来,啧啧,这如意算盘他要是打不响,今天萧家之主也就不是他了。”

    话音落下,迟抗越也被这天赐良机所感染大笑了出来。

    “父亲,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动手?”

    迟重迫不及待的说,经历了两次失败之后,他已经等不及想要一雪前耻了。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距离会所的冲突已经过去两天了,想来现在凌茜他们早已经开始着手调查这一切了,若是等他们做好防备,到时候在想动手就不容易了。

    “什么时候?”

    迟抗越冷冷一笑:“你以为我们还有时间吗?两次暗杀都失败,现在还没有被查出来,若是凌茜他们找出马脚,别说是你,就是我的位子都要让人。”

    迟重汗颜的低下头不敢说话。

    “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记住,我们没有退路了,毕其功于一役,失败了,就是死。”

    迟抗越看着迟重一字一句的说,房间内,一片肃杀的氛围。

    “我明白父亲。”

    迟重用力点头。

    “今晚。”

    迟抗越淡淡道。

    “什么?今晚?父亲,会不会太早了一点。”迟重惊呼出声,想想那个计划的疯狂程度,就算是他都得千万小心才是。

    “早?”

    迟抗越冷冷一笑:“等到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晚了。”

    说完,迟抗越拍拍手,房间门被推开,陈锋迈着正步走了进来,走到迟抗越面前,他一个有力的军礼:“司令!”

    迟抗越微微颔首:“行动开始执行,记住,一网打尽,寸草不留。”

    “是!”

    陈锋唰的立正敬礼。

    杀气,四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