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林爱国就猜到这事情萧家肯定会得到风声,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清歌这孩子单纯容易被骗,那个人已经被我赶走了,想来应该不敢再来了,老萧啊,这点小事怎么你还打电话过来,难道不信任我吗?我肯定给你解决好啊。”

    林爱国笑着说。

    “我这不是担心嘛,毕竟你也知道玉碎这孩子对清歌的心意,除了清歌,这孩子谁都看不上,京城多少名门之后他从不多看一眼,这些年心心念念的就只有清歌,老林啊,你应该也明白,他们两个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清歌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这华夏能配得上她,能护她周全的,只有我们玉碎了。”

    “这个我自然知道看,老萧啊,这些话你根本不用说,玉碎这孩子我满意的很,就咱们两家这关系再加上这孩子的真心,我们清歌指定是非你们家门不入了,至于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来解决就是了,他若是再敢出现,我一定让他吃不完兜着走,清歌也就是没谈过恋爱,被他蛊惑了,有玉碎这样的孩子,她一定会回头的。”

    林爱国笑着说,一边说他还一边拍着胸口打包票。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玉碎这两天事情多些,既然你那边也还没搞定,那这两天我就先不让这孩子过去了,等到你那边事情差不多了我们再说如何?”

    林爱国手一抖。

    “好,我明白了,老萧你尽管放心就是,那我先挂了。”

    “老林你可不能多想哦,那今天先聊到这里。”

    “嘟嘟嘟”

    林爱国放下电话脸色马上就不好看了,他看一眼二楼林清歌的房间冷哼了一声:“都是这丫头眼瞎!你看看现在事情闹成什么样子了。”

    林爱国走回到沙发上坐下,程一云赶忙泡了茶端上来:“别动气别动气,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

    林爱国没好气的说:“一家人还闹成这样?一家人她就不会让我难堪,什么破韩青,一个王家弃子简直就是灾星,她看上谁不行看上这么个人,现在好了,萧仕平的电话也过来了,人家都已经知道了,以萧家的能耐,你认为他会不知道这个韩青的身份吗?现在事情越来越复杂了,麻烦的还不是我们?本来皆大欢喜的一件事,现在成了这个样子,真是气死我了。”

    程一云看着丈夫越来越愤怒,赶忙坐到他身旁给他拍着背:“消消气,怎么,我看你神情好像不对,萧家那边是不是变卦了?”

    想到韩青的身份,萧家现在又和王家交好,若是为了保全两家大局,倒真有可能将他们的亲事往后推一推。

    果然,林爱国恼怒的点点头:“萧仕平说了,萧玉碎过两天不来了,等我们搞定这件事情之后再说。”

    听到林爱国的话,程一云也是脸一白。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和萧家也是世交啊,而且不是玉碎的话,这华夏还有几个男人能配得上我们清歌。”

    “现在知道着急了?”林爱国冷哼一声:“当初我就不想让那小子进门,早断早好,现在知道麻烦了吧。”

    林爱国叹息一声摇摇头,旁边的程一云也不敢说话了,许久之后林爱国才又说道:“现在事情虽然眼中了一点,但是解决办法还是一样的,只要这小子识相点赶紧离开,那一切就如常,清歌还是嫁到萧家,而我们也能跟王家撇开关系,到时候萧家也不会有什么顾虑了,甚至,我们拒绝了韩青,还能让王家也高兴一些,这门亲事说不定价值更大。”

    转念一想,林爱国突然发现这件事情完全可能因祸得福。

    韩青乃是王家弃子,王家上下对他绝口不提,可想而知有多么嫌弃,自己现在若是能再给他吃一个闭门羹,那等同于也站在了王家这一边,到时候对萧家对王家都是一个好的交代,事情,依旧是双喜临门。

    程一云点点头:“你说的也是,但是清歌这孩子的性子你看,她都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两天了,到现在都不吃不喝,再这么下去可怎么办啊”

    “哼,两天?她现在翅膀硬了父母之命都不听了,是该好好的让她反省反省了!”

    萧仕平挂掉电话之后就准备离开这个后屋,但他前脚刚刚迈步,后脚电话就又响了起来。

    “我是萧仕平。”

    他接通电话说道。

    “首长好!”

    电话那头传来了激动的声音。

    萧仕平皱了下眉头:“我退下来很长时间了,首长就不要叫了,你是?”

    “首长贵人多忘事,可能忘记我的声音了,我是迟抗越,东三省军区副司令迟抗越啊。”

    “原来是迟副司令。”

    萧仕平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瞧我这记性,有些年头没联系,家中事情太多,真是一时半会记不起副司令的声音了。”

    “首长日理万机,应该的。”

    “迟副司令可是有什么事情?”

    萧仕平眼中闪过一道光,他隐隐似乎能够感觉到迟抗越打电话过来的目的。

    “首长,我人在东三省,知道的事情自然多,我也就不跟首长绕弯子了,这是专线电话,没人能够监听,林爱国闺女的事情,想必让首长很为难吧。”

    萧仕平皱了下眉头没有说话。

    “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首长尽管招呼,在这东三省,想要在林家眼皮下面动一动的,也就只有我们迟家了。”

    迟抗越的声音有几分得意,但是面对萧仕平,他依旧保持着绝对的谦卑。

    “副司令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

    萧仕平淡淡道。

    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了一下:“首长,林爱国退居二线,东三省军区总司令空位已久,相比首长应该明白原因,之所以迟迟没有动静,必然是有心人想要空降这个位置,而据我所知,首长之前一直支持的都是林爱国也依靠着林爱国才一直将东三省军区握在手上,但是现在林家直系无人入军区,这块肥肉难道真要让给别人?”

    听到迟抗越的话,萧仕平面色平静:“那副司令的意思是?”

    “黄天已死,当立青天。”

    “弃林家,我迟家愿祖辈追随萧家左右!东三省,还是您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