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让他这么大冷的天去哪里啊!都这么晚了。”房间里传来了林清歌焦急的声音。

    “总之你就是不能出去,他这么大个人了,难道找个住的地方都找不到吗?找不到就回去,在我们冰城赖着做什么,反正你今天不能出去,我就拦在这里了。”

    程一云丝毫不弱的声音就拦在门口。

    “给我进来!”

    这时候,林爱国愤怒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站在门口的韩青静静的听着。

    “你知道这个小子背后是什么吗!”林爱国的声音没有了和旋的余地,满含着怒气。

    房间内一片沉默。

    “他是王家弃子!”

    林爱国重重的说。

    小楼外,韩青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王家你不可能不知道吧。”林爱国的声音稍微柔和了一点,说出这个家族之后似乎他也料定林清歌会安稳一点。

    果然,林清歌不再挣扎了。

    “这个家族是什么样的存在你应该也清楚,就算是我们林家都不能触动的存在,别说是我们了,整个华夏能有几个世家比得上王家?而他,正是王家的弃子,这代表什么你还不清楚吗?”

    “他怎么可能是王家弃子,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林清歌的声音里藏不住惊讶,显然王家两个字也给了她十足的震撼,她从未想过韩青会和这个家族有什么联系,甚至,还是这个家族的弃子?

    王家有弃子?

    为何从未听过。

    “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王家的老爷子当初还有一个小女儿,而这个小女儿就是韩青的母亲王玬珍,没有被逐出王家之前,她是最讨王家老爷子喜欢的小女儿,那个时候的她几乎可以说是京城第一小公主,就算是萧家和江家的小姐都比不上,王家三男两女,最招人喜欢的就是这个小女儿,但是这一切都在韩青的父亲出现之后改变了。”

    林爱国的语气平静,屋子内除了他之外,母女两人都安静异常。

    “韩青的父亲是苏省的一个小家族的儿子,那个家族在苏省倒也算是有点门面,但是到了京城,别说和王家比了,就是和京城五六线的家族比起来都相差甚远,这样的家族怎么可能和王家结亲家?这不是丢尽王家的脸面吗?为了这件事,当初韩青的爷爷韩重风还亲自去了一趟京城,但是据说被王家羞辱的没有一点颜面,韩家老爷子几乎是被轰出来的,从那之后,王家和韩家就彻底决裂了,而据说韩家内部也从此开始排斥这个让韩重风丢尽了脸的韩青的父亲,而王家更不用说,得知了王家小公主竟然看上了一个苏省小家族的儿子,整个京城那个时候沸沸扬扬,人人说到这个事情都是笑的不行,一时间成为了大街小巷的饭后谈资。”

    小楼外。

    寒风呼啸。

    当年故事重提,今朝子孙已在。

    韩青从未出现过大波动的面色开始出现了一抹愤怒,这种愤怒是他重生归来之后从未出现过的愤怒,超乎了他的心志,让这个在三千世界闯到巅峰的男人再一次出离了本心,显现了有些失控的一面。

    但是,他依旧未动,依旧在寒风中静静的听着。

    “当时王玬珍被关在王家半年不让出门,那半年王家老爷子动用了各种能量来劝说他这个宝贝女儿回头,因为在韩青父亲出现之前,王家已经将王玬珍说给了萧家长子,两家联姻,也就是现在的萧家族长。”

    “萧家族长?”

    “萧伯父?”

    林清歌愣了一下,这些故事他也是第一次听说,京城豪门的历史头一次在她的面前展开,想不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更加难以置信的是,自己如今深爱的男人竟然是王家之后,而更加巧合的是,当年他的母亲就被许给了萧家,而今天,她自己也被父亲许给了萧家。

    似乎,这一切都是轮回,只是当年,韩青的母亲乃是女儿身,竟也如此刚烈。

    而今,她的儿子再一次走上了这条路,不弱分毫也就可以理解了。

    这对母子,注定不同寻常。

    “没错,就是你萧伯父,当时你萧伯父待王玬珍十分用心,在韩青父亲没有出现的时候,大家都以为这门亲事水到渠成,毕竟双方门当户对,两家联姻就是最好的选择,再加上那时候江家如日中天,王家和萧家颇有些吃力,如同三国鼎立一般,孙刘联盟对抗曹魏,当时的萧家王家和江家,也是这个关系。”

    说到这里,林爱国轻笑了一下:“只是,王玬珍终究不是孙尚香啊。”

    砰哒。

    林爱国端起茶杯掀开茶盖抿了一口茶,说起这些京城往事,一晃眼就是这么多年了,林爱国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也会卷入到这豪门风云中,虽然林家在东三省乃是首屈一指的家族,但是到了京城,最多也就是二线甚至是三线家族罢了,若是往常还好些,但是这些年自己退下来之后,林家的影响力日渐消退,别说和京城豪门相比了,就是在东三省都已经今不比夕了。

    “那韩青妈妈最后还是选择了韩青的爸爸是吗?”

    林清歌突然笑了出来。

    林爱国看到女儿这个神情微微不悦:“怎么,你是不是在她的身上看到你自己的影子?我告诉你,王玬珍是王玬珍,你是你,我们林家不可能让你变成王玬珍!”

    林爱国的声音几乎是咆哮出来的,但是林清歌不为所动,这一刻,她的心里有一种遥相呼应的幸福感。

    “他的母亲和我,都是一类人,既然他妈妈当年能为爱动摇王家,那今日自己为何不能为韩青和林家对抗呢?”

    林清歌昂起头脸上有了几分决然。

    看到女儿这副神情,林爱国摇摇头:“王玬珍的下场已经摆在那里了,你自己看看,没了王家的支持,她就算是再能干,现在也不过是魔都的一个企业罢了,能和王家这样的华夏庞然大物相比吗?你再看看韩青的父亲,还说什么农业专家,就是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土伯罢了,看看他们现在的日子,说不准王玬珍早已经后悔了呢,要不然他们为何分隔两地,这分明就是家庭不和睦。”

    林爱国语气嘲讽的说:“你要是嫁给韩青,就也是这种结局!难道你也想象王玬珍一样日后不再回我东三省吗?”

    砰。

    林爱国重重的将茶杯放在桌子上,眼神灼灼的看着林清歌。

    父女矛盾,到达顶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