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腰部破碎的骨头还需要时间再生,所以腰间还不能用力,这段时间需要好生修养,三个月之后你就能恢复平常了,但是身体应该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想要马上回到军队不现实,等待整个身体素质恢复了,再回去明白吗?”

    韩青慢慢将潘子扶起来叮嘱道。

    其实韩青可以直接将潘子治疗好,只要自己的至于灵气到了他的体内就可以快速的复原他断裂的脊柱,但是那样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所以韩青采取了和陈红星一样的手段,留足够的至于灵气在他们的体内,帮助他们渐渐恢复。

    有了过程,就正常一点了。

    不过,在卫长生的眼里,正常?不存在的,太神奇了。

    “你的腿怎么可能能动?”

    老人看着潘子一直嘀咕着。

    韩青看了一眼这个老头笑了一下也不想多说,对付这种专业人士,自己说多了可能就难以自圆其说了,与其解释,还不如让他自己懵逼。

    韩青将潘子交到了其他医生的手上,潘子泪目看着韩青,这个刚硬坚强的汉子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先生,我现在不能给您磕头,但是等到我康复了,我这条命都是您的,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骄傲的军人低下了头。

    面对敌人,他从不屈服,但是面对恩人,他知恩图报。

    韩青笑了一下摆摆手:“好好训练,以后为东三省出更多的力。”

    唰!

    虽然身体还有些僵硬,手还不能使上太大的力气,但是潘子依旧拼尽全力敬了一个军礼,满是崇敬。

    转过头,韩青看向铁笼内的陈红星:“他中了一种蔓延在血液吞噬神经的毒,不过我已经激发了他体内的自愈能力,不需要太长时间他就会完全康复,没必要去医院了,当然,你们要是不放心可以将他接到医院观察一段时间。”

    韩青介绍了一下陈红星的情况,然后转身离去。

    “自愈能力?”

    “蔓延血液的毒,吞噬神经?这还能自愈?”

    卫院长看着远去的这个年轻人的背影,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回炉深造了,现在的医疗水平都这么发达了?

    只是当他想问的时候,韩青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拐角处。

    庭院内,一片狼藉,该死的人死了,该活的人,活着。

    而决定这一切挽救这一切的男人,默默离开。

    冰城有两个军区大院。

    除了林家等家族所在之外,在冰城的西郊还有一处军区大院,只是这个大院的规模比起林家所在的军区大院要小了许多,而且前些年来的人倒是也不多。

    不过,那是前些年,这些年,这里的军区大院甚至比林家所在还要热闹。

    不为别的,因为这个院子里,有迟家。

    独立的小洋楼充满了中俄融合的建筑味道,这小洋楼一看就是翻新过得,之前大院里的人都知道,迟家原来的小独栋也不过是普通的三层小楼罢了,爬满了爬山虎和蔷薇,看起来老旧不堪。

    不过之前吃家人一直没有翻新,那时候大家也都劝说他们是时候整一下这个小楼了,毕竟堂堂东三省军区的副司令所住的地方,怎么着也要像点样子才是。

    只是,那时候吃家人总是会笑着说:“能住就行,总司令的房子不是也新不到哪里去嘛。”

    那个时候的总司令,是林爱国。

    几年前,林爱国退了下来,然后一切就开始变化了。

    一年后,迟家翻新了这栋小楼,再一年后,这里的军区大院开始人来人往,以前那种人迹寥寥的景象再不见,每天院子外面都听着一溜长车,这些车虽不是什么豪车,但是看看那牌照,没人怀疑这些车的主人所拥有的能量。

    而此时,迟家的小楼里,迟重坐在自己的房间看着手上的资料,而在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只是男人的脸上有几分阴郁,看起来并没有与他挺拔身形相匹配的气质。

    “我调用你,应该没别人知道吧?”

    迟重一边翻看着资料一边说道。

    男人点点头:“少将,我们的电话之间是专线连接,除了司令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监测到,而且,我就是情报部门的一把手,嘿嘿,难道还有人能用情报部门监测我不成?”

    听到男人说话,迟重放心的点点头:“父亲那边不会有问题的,你放心吧,这件事情若是做成了你之后整个情报部门都会是你的,一直凯觑你位置的那个家伙到时候会卷铺盖走人的。”

    听到迟重的话,男人脸色激动唰的立正敬礼。

    “多谢少将栽培!陈锋没齿难忘!”

    迟重点点头:“这就好,你不要忘记这些年我和司令是如何栽培你才让你走到这个位置的,你和靳峰名字倒是只差一个字,但是你们之间资历的差距你应该明白有多大,本来你这个位置应该是他的,要不是我和司令从中斡旋,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是!”

    陈锋用力点头。

    迟重微微颔首一边看着资料一边脸色开始焦虑了起来:“照理说现在结果应该也传来了,怎么到现在都没声音?”

    说着,迟重转头看向自己房间的那个座机。

    那座机乃是军区情报部门自己研制,是陈锋动用手段才弄来的,这样规格的座机几乎没人能监测到,有着自己专门的频道,只有首长之间联系才会用这种规格的座机。

    “少将放心,有列宾在,那些人没有机会的,而且就算是有意外,伊万的毒液是无解之毒,他们这一次必死无疑。”

    陈锋宽慰着说。

    听到陈锋的话,迟重也是点点头:“那倒是,列宾的实力远在他们所有人之上,父亲又安排了人封闭了那里,就算是卫长生过去也进不去,更别说就算是他进去也是无能为力了,再加上郎玉春的那十几个打手,他们就算是插翅都难逃了。”

    这样精密的部署,灭有发生意外的可能。

    不过迟重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安,不知为何,他的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之前自己和亚力在胡同的那一次匪夷所思的失败经历。

    正当他有些着急的时候,那专属的座机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