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是韩青?”

    韩青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着,然后舒服的翘起了二郎腿。

    这时候,靳峰转过头疑惑的说道。

    韩青撇撇嘴:“如假包换。”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虽然已经发生,但是靳峰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他们一直瞧不上的男人竟然会如此的强悍,短短的几分钟世间,能够团灭他们的敌人全部被韩青搞定,云淡风轻。

    看看潘子和陈红星就知道了。

    潘子被列宾打成餐费,陈红星虽然能战胜列宾,但是也必然是一番苦战,最后还被列宾暗刺得手差点殒命。

    而一切,都被韩青解决了。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厉害。”

    韩青耸耸肩:“可能有个身份你们一直不知道,我其实是中医世家。”

    韩青认真的说,然后看向林清歌和凌茜:“还记得之前我给伯母带的养颜膏吗?在古代,这些都是中医做出来的,我都说了,我家是世家,养颜膏只是随手一做而已,博大精深的中医才是我的根本。”

    说着韩青笑了下:“在古代,中医和华夏武术一直是不分家的,学武术的人都会懂一些中医,这让他们在战斗中能够更好地明白击打哪个部位能对敌人造成更大的伤害,难道你们没听说过葵花点穴手吗?”

    “穴位,武术,完美的融合。”

    韩青得意的扬起嘴角:“我就属于这种全才。”

    不要脸。

    凌茜心里面暗骂了一句,这个韩青确实神秘,但是他这个性格实在是太浮夸了,怎么看都像是纨绔子弟一般。

    不过他的解释倒是也说得通。

    在华夏,确实有很多古老的中医世家,只是到了现在,这些中医世家都已经变成了炼丹世家,身在军区,凌茜明白很多常人所不知,就算是军区一些特种部队精英小分队去执行国家级任务的时候军区领导都会去这些炼丹世家去请一些丹药,以备不时之需。

    若是韩青真的是这炼丹世家的人的话,那再会一些无数倒不是不可能。

    若是如此的话,那就不奇怪了,不过,如果韩青真的是这样世家的人,那他又显得有点弱了,据凌茜所知,这些世家的人可远远不是会武术这么简单,他们懂得修炼,那才是真正强大的能力,在军区凌茜也见过这样的人物前来特种部队指导,想想那些人的威能,凌茜又觉得韩青八成是这种世家里面最次的人物了。

    武术?

    也就蒙蔽一下他以为自己这些不懂的人了。

    人家那是修炼好不好,看着韩青,凌茜心里笑了一下,觉得这个家伙突然有些傻的可爱。

    不管怎么说,韩青救了他们两次。

    是恩人,只不过这个恩人却让他们怎么也起不了尊敬感激的感觉,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实在是和恩人的形象相去甚远。

    但是有一个人却感激涕零。

    “先生,多谢您的救命之恩!”

    短短的一个晚上,韩青两次拯救潘子,第一次是让他重燃站起来的希望,第二个是在枪口之下将他救下。

    再生父母,毫不为过。

    扑腾。

    潘子用手撑着自己的身体想要从椅子上站起来,他想要给韩青下跪,这样的恩情,没有三个磕头他觉得难以表达,在他的心里没有那么多门道,救了他的命,给了他希望,韩青比什么都重要。

    但是,虽然他的身体在韩青的帮助下已经不再疼痛,甚至手都能用上一点力量,但是想要站起跪下明显还不可能,所以他稍稍用力立马就从座椅上摔了下来。

    韩青摇摇头站起来走到他身旁,就在大家以为韩青是要把他扶起来的时候,却见他突然将潘子的身子在地上伸直,然后他也盘腿而坐再一次露出了之前黑陈红星点穴那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刷刷刷。

    二话不说直接在潘子的背上又点了起来。

    就在这时,会所的门口处,围观的人群散开,一群人冲了进来,一个老人走在最前面,他的手上提着一个药箱,身后齐刷刷的全是一群白衣大褂的人。

    “将军!”

    那老人走进来看见院子里的场景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到处都是尸体,两个少将两个上校所在的地方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是在华夏,在冰城,这足以使震动东三省军区的大事件了。

    不过当看到大家都没事之后他还是长出了一口气,但是很快他就发现陈红星躺在地上靠着靳峰和鲁瑶的臂弯里,而地上军区特种兵的尖子潘子更是趴在那里,腰间裸露在外,那淤青和紫红老人只看一眼就大惊失色。

    “脊椎碎裂!”

    卫长生从医几十年什么样的情况没有见过,当看到潘子腰间的伤痕之后他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拿着。”

    当下,卫长生直接将药箱递给了身旁的人,然后撸起袖子快步走到了潘子的身旁:“这种情况首先就要矫正断裂的骨头的位置,但是这个伤势肯定是粉碎性骨折了,那些已经碎裂的骨头是没有办法了,先矫正完好骨头的位置,然后开到懂手术放上人造骨头,也许还能恢复一定的运动能力。”

    卫长生一边说一边就准备将手放在潘子的腰上按起来。

    只是,当他的手刚刚放下的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不需要了,已经好了。”

    “什么?”

    听到身旁这个年轻人说话,卫长生疑惑道,他进来之后就看到这个年轻人在这里点点点的,当时他就想暴怒了,只是实在没时间,病人才是最重要的,必须分秒必争,但是现在这家伙居然说好了。

    好了是什么意思?

    这种伤势已经不可能好了。

    韩青没有理会这个老院长,他低下头看了一眼潘子:“你动一下你的腿。”

    闻声,潘子老老实实的动了一下腿。

    腿,真的动了。

    “这不可能!”

    当看到眼前这一幕,卫长生觉得自己几十年的从医生涯完全被刷新了。

    “有什么不可能。”

    韩青拍拍手淡淡一笑,然后招呼着潘子说:“再动动另一只脚给这位院长看看。”

    说完,潘子乖乖的动了一下另一只脚。

    七十多岁的老人哑口无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