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砰砰砰砰!

    那是子弹撞击在墙上的声音。

    靳峰和鲁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们用身子下意识的挡住陈红星,纵身一跃的凌茜其实知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当枪声响的那一瞬间,她绝望的合上了眼眸。

    瓦砾纷飞。

    人心惶惶的枪响过去了几秒钟,庭院内一片寂静,没人说话,不论是谁。

    因为没人倒下。

    凌茜睁开了双眼。

    只见韩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十个大汉的身后,他的身形如鬼魅,那阴郁的脸上露出一抹淡笑。

    砰砰砰!

    十几道身影朝前倒了下去。

    当他们直直的趴在地上的时候人们才发现这十几个人的后颈处,一道横切的伤痕触目惊心,血水正从里面喷涌出来,劲动脉破裂,瞬间毙命。

    而那十几声枪响,无一中的。

    当看到眼前的一幕之后,凌茜等人彻底懵住了,尤其是靳峰和鲁瑶,他们两个从未见过韩青这样的一面,本来在他们眼中不值一文的韩青竟然救了他们的命?还是用这样震撼的方式,实在是让他们难以接受。

    而刚刚苏醒过来的陈红星虽然还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但是也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撼了,他木讷的看着站在远处的韩青,刚才韩青的移动,消失,出现,这一切都在瞬息之间完成,甚至,在枪声响起的瞬间,韩青好像才消失一样,但是既然子弹全部打偏,那就证明枪声响起时还站在原地的,只是一道虚影。

    嘶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地面上,十几个人的血水马上就将整个地板浸红,血水还在蔓延,一直蔓延到了伊万和郎玉春的脚下,两人才齐齐吞了一口口水朝后退了一步。

    “撤。”

    这一瞬间,还是郎玉春反应了过来,他低喝一声转头就准备离开,伊万和罗菲看到这个情景立马跟在郎玉春的身后准备撤离,能够瞬间解决十几个手持枪械的大汉,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是他们可以匹敌的?

    只是,刚刚走了两步的他们就站住了。

    砰。

    伊万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他的喉管上鲜血正在喷涌,眼中空洞甚至没看到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而郎玉春和罗菲还好一点,两人并未死,但是却也不敢再朝前一步了,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是背靠廊柱玩弄着手上那根钢针的男人。

    “饶我们一命!”

    看着这个突然发难的男人,郎玉春终究是郎家人,面对这种情况还能保持清醒,他看着韩青认真的说。

    “饶你们一命?”

    韩青笑了一下看了一眼手上的钢针:“这上面的毒才干了多久?”

    然后,他又看向躺着的十几个大汉:“那些人的枪响才落下多久?”

    摇摇头,韩青看了一眼郎玉春和罗菲撇撇嘴:“如果我不出手,那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我的人了。”

    说完,钢针从韩青的手中发出。

    嗖。

    郎玉春和罗菲的眼睛连眨一下的时间都没有,额头一个细小的血洞出现,过了几秒钟之后,他们才一点点的后仰倒去。

    一根钢针,两条人命,轻咳之间,阎王相见。

    韩青拍了拍手看了死去的两人一样随即无辜的看向凌茜:“我杀人了我可是为了你们才出手的,你们一定会摆平的对不对?”

    凌茜没好气的看着这个男人,但是心里的震撼却怎么也散不去了,短短的一分钟不到,所有的威胁都被韩青铲除,这个男人就像是无声无息的风一样,当他略过,寸草不生。

    很快的,凌茜的脑海中回想起了之前在胡同中韩青的所作所为,再加上眼前他再一次的出手,只觉得这个男人脸上神秘的面纱真是越裹越厚了。

    “放心吧,保护了两位少将还有两个上校,你是功臣,就算是给你挂星都没有问题,怎么可能追责。”

    凌茜看着韩青低声说。

    韩青看了这个女人一眼,自己这么惊艳的亮相她居然还能保持镇定,看来之前胡同里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啊,而且这个女人的心志确实不一般,看看旁边这些会所里围观的人就知道了,他们哪一个不是还在痴痴的状态中没有反应过来,短短的一分钟时间,凌茜就能重新镇定,确实不得了。

    而凌茜是镇定了,但是靳峰和鲁瑶,甚至是陈红星依旧在震惊中。

    他们可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韩青。

    伴随着脚步声,韩青一点点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那里,还有一个人影再颤颤巍巍的蜷缩着。

    列宾。

    当看到韩青朝着他走来的时候,他的脸色一片苍白,其实刚才郎玉春说撤的时候他早就已经行动了,他不是郎玉春和伊万,他是西伯利亚狼,对危险的警惕远不是他们能比的,当韩青消失的瞬间再到他出现,多年的杀场让他知道自己绝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这样的实力,就算是国际顶级的雇佣兵团长都未必能做到,他虽然在远东有些威名,但是他也有自知之明,这个世界上的强人太多了,他不过是冰山一角。

    砰!

    列宾直接跪了下来。

    “饶命!”

    他直直的磕着头,硕大的身躯就像是捣蒜一样不断的用头撞击着地板,甚至地板都被他用头磕出了碎纹,但是他只能不断的这样做着,祈求韩青能够留他一条性命。

    “可能吗?”

    只是,他失望了,韩青冰冷的声音传来。

    到了这个时候列宾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猛的抬起头看向韩青咆哮:“我乃是俄国远东军区的总教官,我有公职在身,难道你就不怕国家之间起纠纷吗?”

    他和郎玉春伊万不一样,他乃是俄国人,而且还是总教官,堂堂一个少将,若是韩青对他动手,一个处理不好这件事情上升到国家的高度都不是没有可能,他不相信韩青真的敢对他动手。

    “呵呵。”

    韩青笑了一下,那根钢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难道你忘记了之前你们所说?”

    “什么?”

    “这里是私人场合啊,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诉说这里发生了什么。”

    韩青淡淡道,然后突然抬起脚揣在了列宾的胸口。

    砰!

    他的身子狠狠的撞在围墙上,瞬间围墙都垮塌了下来,而列宾更是全身的骨头断裂一般咔嚓咔嚓的响起。

    嗖。

    韩青手指一弹,那钢针直线上升又直线下降,眨眼间插在了列宾的天灵盖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