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准备离开这里的列宾眼尖的看到了这一幕。

    当看到陈红星的手居然动了之后,他真的惊讶了,这个执行了多少危险人物在远东地区威名震耳的男人惊讶的张大了嘴。

    “怎么可能”

    当看到列宾这个神情之后,本来等着列宾离开扫射范围的郎玉春也怔住了。

    “怎么了?”

    郎玉春大声问道。

    列宾摇着头脸上布满了不敢相信的表情,许久之后他才缓缓的说道:“陈红星陈红星他动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列宾自己都不敢相信。

    “动了?”

    听到列宾这句话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郎玉春皱了皱眉头朝前走去,十几个大汉立马将他围在了中间,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盯着旁边的人。

    走到离陈红星躺着的地方不远处,郎玉春站定死死的看着。

    而此时,凌茜早就已经跑回到了陈红星的身旁。

    一秒,两秒,三秒。

    陈红星没有再动。

    郎玉春长舒一口气,若是陈红星中了这个毒还能活过来,那这个奇迹不比潘子还能痊愈来的小啊。

    而看到陈红星没有反应之后,凌茜的脸色再一次渐渐失望了起来。

    “回光返照。”

    郎玉春冷笑了一下。

    但是他的话话音刚刚落下,惊呼声就再一次传了过来,只是这一次,惊呼声更盛刚才,靳峰鲁瑶和林清歌三个人同时喊了出来。

    “红星!”

    凌茜猛地回过头。

    这一次,她没有错过,那双手真的动了,而且还在缓缓的移动,不仅如此,陈红星的眼皮也开始颤动了起来,睫毛不断的抖动,似乎正在挣扎着想要重新看这个世界。

    “红星!”

    凌茜赶忙冲了上去激动的叫着,他们四个人此时紧紧的将陈红星围在中心,每一个人都殷切的看着,一种越发激动的情绪开始填充他们的心,那种激动就像是从天而降一样,是馈赠,是生离死别之后的豁然欣喜。

    “这不可能!”

    当看到陈红星真的重新有了反应之后,郎玉春大声的咆哮,别说他,伊万更是直接飞奔到了铁笼内站在列宾的身旁凝视着陈红星。

    当看到陈红星的眼睛真的正在抖动的时候伊万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绝不可能,这种毒目前世界上无人能解,难道是毒出了问题?”

    听到伊万的话列宾摇摇头:“不可能,那钢针你给我之后我就没动过,绝对不是毒的问题。”

    “可是,那他怎么可能还能有意识?”

    伊万摇着头低声细语。

    “红星?”

    陈红星的手已经能够举起,虽然他还没有睁开眼睛,但是手在空中缓缓的摇动,凌茜握住他的手,当感受到凌茜的手之后,陈红星的身子终于不再颤抖,长久之后,他睁开了眼。

    当光亮再一次进入他的瞳孔,当这个世界短别重逢,这分分秒秒,好像就是两生。

    “清歌姐”

    “凌茜靳峰,鲁瑶”

    陈红星一个个的看着眼前这些人,他的脸还有点僵硬,但是血色已经慢慢回来,干枯的嘴唇开始充血,他呢喃着说,脸上虽还不能做出什么表情,但是他眼中的那种劫后余生的欣喜却怎么也无法隐藏。

    “我没死?”

    陈红星呢喃的问。

    “没死!”

    林清歌想要用力的拍这家伙一下,但是手到了他的胸口又垂了下来,她怎么忍心再让这个自己不是弟弟却胜似弟弟的他受苦呢?

    “红星,你没死,你没死没死!好好的,一切都好好的!”

    凌茜抓着陈红星的另一只手用力的说,泪花在她的眼中泛滥,靳峰和鲁瑶早已经泣不成声,而此时坐在下面的潘子更是忍不住流下了英雄泪。

    “春哥,斩草要除根,要不春风生,我们已经对他们下手了,现在回头已经来不及了。”看着眼前发生的奇迹,伊万走到郎玉春的身旁说道。

    “这还用你说?”

    郎玉春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紧紧的盯着铁笼体内的人,然后给了列宾一个颜色,列宾微微点头然后朝着铁笼下面走去,当他离开了之后,沉浸在巨大喜悦中的凌茜他们甚至都没有发现。

    咔嚓。

    那是枪上膛的声音。

    当这个声音响起,匍匐在铁笼中的人身子一僵,凌茜缓缓直起身看向郎玉春:“郎玉春,红星已经醒了,这是上天给你的第二次机会,难道你还要冥顽不灵吗?”

    说着,凌茜眼神看向列宾,看向伊万:“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们是俄国人,你现在在和他们一起屠戮我们华夏的军人,更是你儿时的玩伴,难道你真的没有一点痛心吗?从小,林伯和伯母是怎么宠我么你的,我们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就算是你当初霍乱军纪,若不是林伯父为你求情,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在东三省吗?现在,你却要帮着外人对付我们?”

    凌茜咬牙切齿:“郎玉春!放下枪,我能请求军区对你宽大处理。”

    “宽大处理?”

    郎玉春插着腰大笑出声:“都到了这一步了还宽大处理,凌茜,你真的以为我没有脑子吗?我现在做的这些事,若是成功了,我能换回所有,若是失败了,我同样会失去所有,宽大处理?坐牢吗?”

    郎玉春疯狂的笑着:“我怎么可能去坐牢,那样还不如让死,而且,你好像搞错了。”

    “什么?”

    郎玉春笑了笑:“枪口对着谁,难道你看不到吗?”

    说着,十几把枪顺江对准了凌茜。

    “现在你们的生死在我的手上,我宽大处理?你们该想的是怎么求我给你们留一个全尸!”

    说着,他看向躺着的陈红星:“醒了又能如何,奇迹又能如何?不过是再死一次罢了。”

    话音落下,郎玉春点燃了一根雪茄。

    深吸一口,长长的烟雾被他吐了出来,模糊了他的容颜,也模糊了对视的双眼。

    凌茜身子颤抖着,她身上的力量在一点点积蓄,纤细的小腿此时充满了爆炸的力量,只见她纵身一跃朝着十几个大汉就冲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无人不动容。

    郎玉春叹息了一声,挥了挥手:

    “螳臂挡车。”

    话音落下,枪声四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