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听到醒醒这两个字的时候,陈红星面前的那束光瞬间消失了,而随着光消失的,还有那黑洞以及那牵引着自己离开的力量。

    当听到醒醒两个字的时候,整个庭院的人都笑了出来。

    那陈红星看起来分明已经死了,苍白的脸色绝对不是一个有生机的人应该有的颜色,胸口毫无起伏,喉结不再蠕动,生命已经离开了他。

    “哈哈哈,这小子刚才说什么?醒醒?他真以为叫两声就能叫醒一个死人吗?”

    “就算是华佗也不可能把死人叫醒吧,他以为他是谁?”

    “刚才他在那里瞎点,真搞不懂他在做什么,本来陈红星就扛不住了,他还这么玩,估计死的时候很绝望吧,连遗言都说不了两句。”

    庭院内的人都被韩青这一声给逗乐了。

    按照伊万的介绍,没人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解得了这种毒,更何况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了。

    “你说这个人是林清歌的男朋友?”

    伊万看着铁笼内的韩青笑着说,就好像是看一个刷杂耍的人一样。

    郎玉春微微点头,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说真的,我能体会你的感受,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的时候一度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天知道林清歌为什么会看上这样的男人,当年我苦追她啊都追不上,我还以为她的眼光多高呢,现在看来,枉为华夏女神的名头啊。”

    说着,郎玉春抽了一口雪茄面容有几分怅惘,到现在了,他都一点看不出这个男人哪里有与众不同的地方,不论怎么看,这个小子都是一个只会打嘴炮的家伙。

    “难以想象,没错,我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做梦,这可是林清歌,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女人,我当年还以为以她的条件华夏没有男人配得上她的,没想到竟然看上了这么一个家伙,这小子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吗?”

    伊万笑着说,然后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裆部。

    “难道是这里厉害?”

    说完,他自己都大笑了出来。

    郎玉春也是跟着放浪大笑:“伊万,你不要逗我,就这小子能坚持多久?哈哈哈,太可笑了。”

    “要钱没钱要地位没地位要身份没身份要长相恩,最多是能看的过去,这样的男人,林清歌也许真的应该去医院好好看看自己是不是老花眼了。”

    伊万叹息了一声随即又嗤笑了出来:“我现在倒是想看看,这个家伙要如何收场。”

    说完,他和郎玉春都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铁笼内的韩青,这个家伙牛吹出来了,他该怎么戳破呢?

    “韩青,真的可以吗?”

    看到韩青叫了陈红星之后就静静的站在一旁不在说什么,林清歌以为韩青失败了。

    就连凌茜靳峰和鲁瑶他们现在也是紧紧的围在陈红星的旁边,就算是心里对韩青不报期待,但是到这个时候,谁不会在心里留下一点念想呢?

    可是,韩青的呼唤已经过去了三分钟了。

    陈红星依旧没有醒,一切如常,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哈哈哈哈哈!”

    全场哄堂大笑,郎玉春和伊万纷纷摇头,这个笑话他们很满意。

    终于,凌茜无奈的站了起来,她闭着眼睛身子微微的颤动,许久之后,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那无声的悲凉最是怅惘。

    “将军”

    靳峰和鲁瑶抽泣着。

    这威震东三省的年轻少将,在他们的眼中,已经去了。

    韩青很无奈。

    为什么没人相信自己呢?自己已经让叫了陈红星了,他之所以还没醒来,那是因为他的身体确实受到了太强的创伤,几乎可以说是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了,相对于潘子来说,陈红星的情况更加复杂,若是以往,给韩青这么短的时间,以韩青现在的修为也不可能将他从死神手里抢回来。

    毕竟,这种程度的毒,韩青必须炼制出一颗二品中级上的丹药才能挽救,但是这几分钟的时间,韩青很难保证能够分秒不差。

    但是,自己现在是木体。

    刚才之所以在陈红星身上点来点去,其实就是为了迷惑这些人,他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在东三省,他只是过来见岳父岳母的,除此之外,他不想沾染任何尘埃,所以,他好像一个中医一样在陈红星的身上点穴一般,让人误解。

    但是实际上,若是此处无人,韩青木体治愈能力完全绽放的话,可以顷刻间化解陈红星体内所有血液的毒素,一秒钟足以。

    不过,为了不太瞩目,韩青还是决定慢慢来,那几下点穴他在陈红星的体内留下了自己的治愈灵气,那些灵气会随着血液慢慢蔓延他的整个身体,一点点化解他的毒素,虽然不能马上让陈红星痊愈,但是只要时间到了,自然可以不治而愈,甚至医院都不用去,等着就行。

    不过,这些人好像都不是很相信自己啊。

    就连林清歌都低下了头流下了热泪,看起来似乎是已经承认了自己失败的现实。

    “凡事得有个过程啊。”

    韩青无奈的说。

    “过程?”

    听到韩青居然还敢说话,列宾大笑了出来:“这位冒牌的总教官,这个过程要多久呢?你是不是想说一百年?等我们死了之后,他就会恢复?”

    “哈哈哈哈哈!”

    庭院中人纷纷大笑。

    “准备吧。”

    看着铁笼中的情况,郎玉春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了,他挥挥手,身前的十几个壮汉登时间从腰间掏出了枪。

    唰!

    庭院中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不想死的人,现在全部离开这里。”

    郎玉春冷冷的而说。

    唰!

    所有人全部识趣的朝着外面涌去,他们知道,这种场合远不是他们能够待的地方。

    “郎玉春你想干什么!”

    凌茜疯狂的呐喊着,潘子的瘫痪,郎玉春的无耻,陈红星的死将这个女人的理智完全击垮,她是女强人,但她也是一个女人,在她的心中,这些都是无法言说的痛,当看到这十几个人拿着枪将他们包围的时候,凌茜真的觉得这一切太疯狂了。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她咬牙切齿的说,秀手紧紧的握着,青筋在她的手上泛起。

    “你在谋杀东三省军区两个少将两个上校!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名吗?”

    “什么罪名?”

    郎玉春淡淡一笑:“我不在乎,谁知道呢?”

    说着,他看向那些躲在十几个持枪男人后面的所有人,这些人此时站在安全的地方,心里也稳了下来,看到郎玉春看向他们,所有人赶紧摇头。

    “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也是。”

    “我也是!”

    “发生什么了吗?”

    听到这些围观的人话,郎玉春满意的笑了笑然后看向凌茜:“听到了么?谁知道呢?”

    凌茜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她的俏脸早已经没了血色,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深深的冲击着她的心。

    “陈红星都死了,难道还差你们几个吗?”

    郎玉春随意道就准备下命令,只要他落下手,眼前的这些人,都会成为筛子,自己的这一口恶气会狠狠的吐出,自己的未来,会重新回到军区,光明的大道会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但就在这时,一直默默流泪的林清歌身子一震。

    那双无力垂在地上的手似乎动了一下。

    那是陈红星的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