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红星在挣扎。

    精神的挣扎。

    他能够感受到力量正在从自己的身上一点点消失,他能够感受到意识也在一点点的消散,甚至,生机也没剩多少了。

    人在死之前,会格外的清醒,哪怕在外人看来,这个人已经进入了迷离之际,但是实际上,在将死之人的脑海中,反倒会清醒了过来。

    当感受到自己开始思考的时候,陈红星知道这是,回光返照。

    “要死了吗?”

    他苦笑了一下。

    他连眼睛都睁不开,这苦笑,只是自己给自己的苦笑,此时的他,早已经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一样,陈红星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点点的朝着这个黑洞中坠落。

    他不想过去,但是那黑洞之中又隐约能够看到一抹亮光,那抹灵光在黑暗之中指引着他,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往,忍不住的朝着那边走去。

    而与此同时。

    一道光幕在自己的头上闪出。

    “濒死体验?”

    在军区,国家有很多隐秘的部门会在这里做着一些研究,这些研究拿出去都会震撼所有人的世界观,但是身为少将,陈红星显然能够接触的更多。

    多年前,他曾经接触到了俄国克格勃的密辛,了解了俄国地下实验室在由国家掌控着做着一些匪夷所思的研究。

    灵魂研究。

    而研究的结果更是让人震惊,在克格勃试验所的研究中,灵魂被认定存在并且找到了一定的科学根据,要知道,那可是几十年前的冷战时期啊!

    那个时候,人们就已经在做相关的研究了,而陈红星也接触到了这些尘封的故事,了解到了濒死体验的存在。

    心理学家肯尼斯赖因格将人类的濒死体验分为学术界已经认可的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濒死之人会感到极度的平静、安详和轻松,五个濒死的人,会有将近三个人有这样的体验。

    而之后的第二个阶段,人会觉得自己的意识甚至是身体形象脱离了自己的躯体,浮在半空中,并可以与己无关似的看医生们在自己的躯体周围忙碌着,觉得自己进入了长长的黑洞,并自动地快速向前飞去,还感到身体被牵拉、挤压。能到这一步的,是那五分之三的人里面的三分之二。

    而到了第三个阶段,黑洞尽头出现一束光线,当接近这束光线时,觉得它给予自己一种纯洁的爱。亲戚们出现在洞口来迎接自己,他们全都形象高大,绚丽多彩,光环萦绕。这时,自己一生中的重大经历,在眼前一幕一幕地飞逝而过,就像看电影一样。多数是令人愉快的事件。这又占了仅存的七分之一。

    而到了最后阶段,当人生的回忆走完之后,濒死者会觉得自己同那束光线融为一体,刹那间觉得和宇宙合二为一。

    人,也就走了。

    曾经陈红星以为这未必会是真的,但是现在想不到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当那光幕开始一点点回放自己的一生的时候,陈红星心中的挣扎开始放松。

    “走,就走吧。”

    他叹息了一声。

    光幕中,孩童岁月的情景开始出现,陈红星能够看到小时候的自己正和他这辈子最要好的朋友一起在大院里奔跑。

    扎着马尾辫的清歌姐正坐在树下的石凳上看书,而自己挣小心翼翼的爬到树上想要抓知了,凌茜从远处的小楼里跑了出来,跟在她的身后,郎玉春和罗菲也是大笑着拿着塑料**,**里面已经装了好几只知了,大家挣饶有兴趣的蹲在一起斗知了。

    “下来!”

    这时候,林清歌放下了书本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一片树叶滑落下来,林清歌登时抬头看着树上的陈红星。

    “什么时候爬上去的!就不怕摔下来吗?”

    陈红星一紧张。

    哗啦一下,就摔了下来。

    “哈哈哈哈!”

    顿时远处的大家都笑了出来,不过好在陈红星身子灵敏,摔下来的时候靠着和老爸学的卸力这一招免去了一阵疼痛,但是依旧是摔了个狗啃泥。

    陈红星笑了。

    “多好的时光啊。”

    人生若是能重来,他多想时光永远停在冰城短暂的夏天。

    轰。

    光幕一阵抖动,所有的画面全部消失,世界又变成了一片黑暗,黑洞的尽头,陈红星看到了炙热的光芒,那股光芒好像洗刷了他的身体,让他倍感轻松,而与此同时,他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出现在了光芒中,冲着他招手。

    “时候到了。”

    陈红星的眼角有泪水划过。

    他知道,自己要走了。

    只是,他本以为自己会死在战场上,或者死在一次级的任务中,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人生会这样的落幕。

    闭上眼睛,陈红星让自己的身体随着光芒的吸引,一点点的游走过去。

    只是,就在他要拥入亲人的怀抱的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该醒了。”

    “呵呵,怎么,这小子现在是不是不当总教官又当老中医了?”

    列宾笑看着在陈红星身上指指点点的韩青说道。

    此时的韩青真的就像是一个老中医一样,不断的在陈红星小腹的位置点来点去,就像是中医点穴一样动作不断。

    “别说是中医了,就算是世界上最好的医生在这里,也只能束手无策,他倒是能演,还真以为是自己是华佗再世了?”

    郎玉春叱笑了一下,一旁的伊万也是冷笑不断,这毒的效果他最明白,到了这个时候,陈红星怕是已经断气了吧,这小子还在那里点点点的,演戏演全套,他还是很专业的嘛。

    “春哥,其他人今天怎么处置?”

    伊万看了一眼郎玉春问道。

    “迟少那边有没有什么交代?”

    “迟少的意思是”

    伊万犹豫了一下说道:“迟少的意思是,只要我们敢,不管多大,他都能挡下来。”

    “哦?”

    听到伊万的话,郎玉春的脸上闪过一抹狰狞,他的眼神略过陈红星,缓缓滑到了凌茜的身上。

    “若是能在这里除掉陈红星和凌茜两个少将的话,那陈家和凌家的后路可就断的一干二净了”

    这样说着,郎玉春的眼中开始凝聚起了一点点疯狂。

    而就在这个时候,韩青也收手了。

    他拍了拍陈红星的肩膀低声道:“醒醒。”

    作者噼里啪啦说:这一段时间写的真的烂,不用大家说我也知道,大家的骂我也都看到了,问题在我,完完全全在我。我感谢大家的愤怒,因为那代表大家对这本书的支持和期待,所以才会心痛。对不起大家,真的对不起,谢谢你们,拥有你们,真得很好。这段时间实在太忙了,以至于每天只有两三个小时的写书时间,这都还是挤出来的,时间的不充裕直接导致了文章开始出现托节奏而且是相当托的局面,这些问题都在我,哪怕更新少一些,也要保证质量,因为我所热爱感恩的每一个读者都是用一分分的钱不断的支持着我和韩青,但是因为时间太少,没有空余的时间整理细纲节奏,完全是想到什么写什么,以至于变成了更新多但是质量却直线下降的局面。再一次对不起大家,再一次感谢大家。马上要过年了,事情更加多,这个二月注定会焦头烂额。所以,2月份暂且每天三更,在时间真的不够用的情况下,啪啪只能选择保质量,让大家少花一些钱看到更精彩的内容。为了不滥竽充数托节奏,我会把能够抽出来的时间都用来好好准备细纲和加速故事进展以及节奏,让自己和大家都回到这本书最初的爽感。三月开始恢复更新并且履行爆更约定,大家放心。鞠躬道歉,鞠躬感谢。低谷有你们,**定为你们而来。啪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