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

    当看到说话的是韩青的时候凌茜愣住了,但是随即她摇了摇头:“韩青,这里不关你的事。”

    这种场合,在凌茜的眼中,韩青若是冒头等于是自寻死路,他怎么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并不是说他的实力,当然,凌茜也不觉得韩青就实力上来说会是列宾的对手,而不仅如此,更加重要的是,这个级别的斗争,远不是韩青这种小人物能够参与的。

    他站出来,只有惹祸上身无处可逃。

    “怎么,难道你还想把陈红星也救了?”

    看到说话的是韩青,郎玉春大笑了起来。

    刚才韩青拦住潘子的治疗已经让他们难以理解了,更加难以理解的是,潘子这个傻子居然真的愿意孤注一掷的相信另一个大傻子,也算是让他们大开眼界了。

    现在,难不成这小子还要说陈红星也能救?

    “院长的医疗队呢?直接进来!”

    这时候鲁瑶突然响了起来,军区医院的院长早已经亲自带着医疗队来到了,怎么迟迟没有进来?

    “你们是真傻还是假傻?”

    郎玉春好像看着白痴一样看着这些人:“这么长时间没进来,你以为他们不想进?”

    “呵呵。”

    他摆摆手:“整个会所现在都被封闭了,没有命令,没人能进来。”

    “命令?”

    凌茜身子一震,军区医院的院长那也是有地位的,能够让他都不得入内,那下达这个封闭命令的人,得有多大的能量锕

    隐隐的,凌茜能够猜到是谁,只是她想不到,这一切来得这么突然,他们竟然真的敢这么做。

    “没救了。”

    列宾低着头看着眼前这些人,他拍拍手一声轻松:“真可惜,我还是不可战胜的。”

    潘子坐在椅子上,他双手努力的想要撑动自己的身体,但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此时,林清歌,靳峰和鲁瑶包括凌茜都被一种巨大的无力感所包围,如同困兽一般,在这庭院中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时候,郎玉春惬意的看着韩青,这个时候,他就像是逗鸟一样的说着:“不让女人打打杀杀,意思是你要出手吗?”

    说着郎玉春看向庭院里所有人大笑着说:“都听到了么?咱们冒牌的苏省军区总教官要亲自出场呢,哈哈哈,我倒是想看看整个东三省军区最强的少将都不是列宾总教官的对手,你区区一个冒牌货还想赢?”

    郎玉春话音落下,整个庭院大笑出声,这些围观的人此时都已经看出来了,胜利的一方已经很明显了,若是他们不想惹事上身的话,最好还是跟着走比较好。

    “要是你,我绝对不用钢针,哦不,对付你怎么需要钢针呢,一根手指就够了。”

    列宾笑着说,脸上最大咧的大大的,眼中尽是不屑。

    韩青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他轻声对着坐在自己身前的潘子道:“还痛吗?”

    “不痛了先生。”

    韩青点点头:“你的脊椎断裂了,不过想要治好并不是什么难受,这里人多,等我解决了这些事情之后再给你治疗。”

    “多谢先生!”

    就算是所有人都不相信韩青,但是现在的潘子已经将韩青当做了救世主,没人明白,原本刺心的痛让韩青在自己伤处点了两下之后竟然就消失了,这简直就是奇迹,潘子坚定相信的奇迹。

    只是,听到先生要上去解决这些麻烦的时候,潘子还是着急了:“可是先生,这些人都不是一般人您上去太冒险了。”

    韩青淡淡一笑摇摇头,抖了一下自己的裤腿,韩青慢悠悠的站了起来朝着铁笼中走去。

    “我看看。”

    韩青笑着对林清歌说。

    看到韩青上来,林清歌的心就彻底放了下来:“韩青虽然红星之前对你不客气,但是救救他吧,从小他就跟在我身后”

    说着,林清歌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韩青摸了摸她的脸蛋温柔一笑:“放心吧,你的朋友我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

    说着,他就看向陈红星,然后咋所有人的注视下缓缓将一根手指放在了他的小腹处。

    “你干什么!”

    靳峰看到韩青的动作急忙想要阻止:“少将已经危在旦夕了,难道你还要乱来吗?”

    “靳峰!”

    就在这时,凌茜突然出声了,她直直的看着韩青。

    “凌少将!”

    看到韩青的手指已经放在了陈红星的小腹处,靳峰急得不行。

    “让他试试。”

    凌茜静静的说。

    “可是”靳峰哆嗦着说。

    “没有选择了。”

    凌茜摇摇头:“我们没有选择了。”

    这话说出来,靳峰当下沉默,凌茜说得对,他们没有选择了,整个庭院都已经被封闭,外面院长进不来,里面危机四伏,他们没有选择了。

    就算是刚才潘子想要出去,哪怕韩青没有拦住,想来也出不去吧。

    这是套,他们已经被紧紧的套住了。

    除了相信,别无选择。

    哪怕明知这很荒诞,一个看起来狗屁不通只会说大话的家伙,甚至还敢冒充一省总教官的人,他们竟然只能相信这样一个人,想想靳峰就觉得悲哀。

    “不上去吗?”

    这时候,伊万看了一眼铁笼内的景象转过头对郎玉春说道。

    郎玉春摇摇头:“既然这个家伙想要试试,那就让他试试咯,反正都是早死晚死的事情,这么多年的积压,要是让他们死的这么干脆,那岂不是无趣?”

    “更何况,我们有列宾总教官在,只要陈红星死了,这里,没人能再造成威胁。”郎玉春自如的说。

    “也是。”伊万点点头也不再多想,此时,他们倒是对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越发感兴趣了,不,不应该说是感兴趣,而应该是觉得好玩。

    就想白痴的表演一样。

    能博一笑。

    “老子今天就给你时间,我倒是想看看,难不成你还真能救活他不成!”

    列宾看着眼前的韩青低沉的说,胜券在握之后,他也一生轻松,且不说救活陈红星不可能,就算是救活了,难道他还能站起来再和自己一战吗?

    不能。

    他们只有死路一条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