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毒?”

    这一刻,大家才明白过来这个华夏强大的少将为何会被一个钢针所打到了。

    “郎玉春你还有良心吗?”

    凌茜身子颤抖着说,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曾经大家一起长大的儿时玩伴现在竟然会对他们下手,而且,还是死手,甚至是和俄国人站在一起,他怎么能这样,纵使现在大家的交情已经没有以往这么好了,可是,这样残忍的对待曾经的朋友,他还有良心吗?

    “良心?”

    郎玉春冷笑了一下:“良心有什么用,能让我重回军队吗?”

    说着,郎玉春看向一旁,罗菲也从暗处了走出来,她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浓厚的胭脂让她看起来格外艳俗,但就是这艳俗却让她笑的更加肆意。

    “春哥,要大功告成了吗?”

    郎玉春笑着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马上了,等到陈红星死了,我们就能回去了。”

    “回去?”

    凌茜咬着牙看着眼前的这对奸夫淫妇:“就算是红星倒下了,难道你们就能重回军区了吗?异想天开!只要有我在,有我们凌家乃至陈家和林家在,军区的大门就永远不会让你们这种人进去。”

    “呵呵。”

    凌茜的愤慨只是换来了郎玉春一个不屑的笑。

    一根烟到底,他随手丢在地上踩了踩,狠狠的踩了踩,似乎是将自己这些年的憋屈全部踩在地上一样。

    啪。

    罗菲笑着打着火,郎玉春悠哉的又抽上了一根,吞云吐雾之后他淡淡道:“你以为东三省军区是你们家开的吗?”

    “你什么意思。”凌茜抑制着自己的愤怒说道。

    “意思我不想讲明,只是我希望你们能记住,今天这个节点,就是我郎玉春和罗菲重返军区的开始,到时候,军区之内属于你和陈红星的位置,总会是回到我们的手上,你还以为现在的东三省是当年的东三省吗?你还以为那个靠山足够牢固吗?”

    说着,郎玉春大笑了出来,甚至眼角都笑出了泪花:“不是了!”

    他咆哮着看向凌茜,然后又看向陈红星,最后看向林清歌。

    这三个人,都是他的仇人。

    曾经,他们是玩伴,但自己不过是犯了错误而已,为何要将自己逐出军区?还有罗菲,他们原本前程似锦,甚至当时的陈红星和凌茜看起来都没有他们有潜力,但是,不过是一个错误而已,为何将他们逐出军区?

    “当年,你们将我们逐出军区才换来了你们两个的飞黄腾达,还不是靠着背后的林家?现在好了,你们还以为东三省是林家的东三省吗?早就不是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当年你们将我们赶出去,如今,是时候夺回属于我们的东西了。”

    说完,郎玉春扭了扭脖子,心中多少年的怨气吐得一干二净,心里那个痛快难以形容。

    “你”

    凌茜颤抖的指着郎玉春,她想要冲上去,但是那十几个拿着武器的人紧紧的看着自己,凌茜不傻,她知道现在自己冲上去,代价太大了,陈红星已经这样了,若是自己再出点什么事的话,那代价就太大了。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林清歌着急的声音。

    “红星!”

    凌茜赶忙回头,只见瘫在地上的陈红星脸上已经没有了一点血色,甚至连嘴唇都已经苍白干裂,唇角开始冒处红黑色的血水,那是中毒颇深的象征。

    “这小子身体还算不错。”

    郎玉春笑了笑:“若是一般人,现在早已经毙命了,他居然还能扛到现在,也算是了得了。”

    “到底是什么毒!”

    凌茜咬牙切齿的问。

    郎玉春没说话,伊万倒是笑了笑:“是从东欧刚刚运过来的最新的化学毒药,这种毒药能够摧毁人的神经,让身体渐渐失去运动能力,让后毒素会迅速的附着在血液上流遍全身,除非能够在十秒钟之内完成整体的换血,否则没人能解这种毒。”

    伊万说的时候那种得意挡都挡不住,这种化学毒药乃是自己想尽办法从东欧运过来的,要知道这种东西想出现在华夏国内是很难得,自己脱了不少关系才弄过来,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对付陈红星,虽然伊万知道,自己不是迟家唯一的机会,但是没想到这个机会落在了自己的头上,那日后自己帮助迟家铲除了陈红星,得到的好处必然是巨大的,那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种毒药能够固化,所以列宾在使用的时候,它只是附着在钢针上,等到毒液接触到了人类的血液之后就能迅速的融化分解,然后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能够伴随着人的血液流通全身,破坏整个身体的神经阻滞,而除非是能在短时间内换血,否则中毒之人无可救药。

    别说十秒钟之内完成换血,以现在的医疗水平完全不能达到,就算是能做到,可是至少陈红星已经来不及了。

    多少个十秒都过去了,他死路一条了。

    整个庭院内一片安静,这个时候这些人才明白,眼前的这一切根本就不是简单的搏击,而是一场阴谋,但是身处其中的他们早已经身不由己,不论是哪一方都不是他们能够得罪的存在,所有人都一致的沉默着,没人敢说话。

    “红星,你怎么样?”

    林清歌眼里含着泪水着急的说。

    陈红星的眼睛越发的无力,他的身子已经出现了轻微的颤抖,这个魁梧的男人好像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不论他多么努力的想要睁开双眼,他都完全无法做到。

    凌茜心中剧痛,儿时的玩伴自相残杀,而与自己关系最要好的陈红星已经处在了弥留之际,她深吸一口气忍住内心的悲伤。

    郎玉春和伊万现在她碰不到,但是列宾可以!

    他的身前没有任何人。

    凌茜猛地转过身看向列宾:“我跟你拼了!”

    说着,她纤细的身子就准备朝着列宾冲去。

    但就在这时,一声叹息传了过来:

    “唉,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女人还是不要参与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