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实力强不一定赢?

    几个人都被韩青的这句话给愣住了,实力强为什么不能赢?

    正当他们还疑惑不解的时候,铁笼内给出了答案。

    只听见陈红星的一声痛呼,他的身形突然猛地后退了几步靠在了铁笼上,而正当大家不解打得难解难分的双方,尤其是隐隐开始占据上风的陈红星为何突然示弱的时候,人们都看到了血水正在从他的手心朝外面流出。

    滴答,滴答,滴答。

    一滴滴血水流淌下来,顺着指尖一点点的滑落,一个针眼一样的伤口贯穿了陈红星的手掌,此时陈红星正用左手捂着这手上的手,脸色并不轻松。

    “你”

    感受着手心的痛楚,陈红星抬起头看着列宾。

    “我怎么了?”

    列宾无所谓的耸耸肩。

    “你用暗器。”

    “暗器?”

    列宾大笑出声:“这里是军区吗?不是,这里是什么正规场合吗?不是,这里是私人场合,是搏击会所,而且,是我们俄国人开的搏击会所,不是什么军区正规场合,什么叫做暗器?明文规定不能用的才是暗器,这里可没有这个规矩,我这是武器,光明正大的武器。”

    说着,列宾露出了手上的寒光。

    一根钢针出现在了他的双指之间,那钢针上面还沾染着鲜红的血液,似乎在耀武扬威伤害了一个华夏少将一般。

    当看到这钢针之后,凌茜啪的一声站了起来。

    “列宾!徒手搏击你居然敢用暗器!”她的脸上满是愤怒。

    跟在她的身后,靳峰等人都是义愤填膺的站了起来,潘子暴怒不已,但是虽然手能够微微一动,但想要站起来显然还不可能,只能是怒目圆睁的看着这个恶心的家伙。

    “暗器?”

    列宾再一次说道:“难道是我刚才说的不够清楚吗?我说了,这种场合没有暗器,你们也可以用啊,谁让你们不用的?”

    说着,列兵大笑出来:“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徒手搏击,我们是军人,在战场上现在徒手搏击的机会还很多吗?没有多少了,武器,武器才是根本,我不过是用了钢针而已,我要是掏枪毙了陈少将,又能怎样呢?说到底,这里不过是一个会所,我在这里所作所为,不需要考虑任何影响,我想怎样,就怎样。”

    恬不知耻。

    一个俄国远东军区的总教官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实在是不要脸,别说是凌茜他们了,此时整个庭院内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就算是俄国人,他们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只有站在暗处享受着罗菲身上柔腻肌肤的郎玉春和伊万露出了阴笑。

    “列宾说的没错,他们能怎样呢?”

    郎玉春一边摸着罗菲的臀部一边贪婪的说,此时,他的体内女人和阴谋得逞的双重快感刺激着他,那种享受真是无以复加。

    伊万也是得意的不行,要不是现在会所里面还人声鼎沸,他真想立刻带着这个女人去方家好好大战一番,也省的在这里体会暗处的刺激了。

    “以为只是一个钢针这么简单吗?”

    伊万冷笑了一下。

    嘶

    就在凌茜等人还在和列宾对峙的时候,陈红星的脸色开始渐渐苍白了起来,这个时候人们才从这插曲中反应过来。

    要说陈红星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执行了不少危险人物,身上的大伤小伤也是数不胜数,区区一个钢针穿透了手掌而已,他可是胸口挨过子弹的男人,这点伤对于他来说应该算是小伤才是,可是看陈红星现在的状态,一根钢针似乎已经完全击垮了他。

    豆大的汗珠开始从陈红星的额头滚落,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直到最后,他靠着铁笼的身子竟然开始站不稳,一点点的滑落。

    “红星!”

    林清歌急忙冲到了铁笼中,从小她就把陈红星当做弟弟一样看待,虽然平日里经常会教训他,但是心里对他的疼爱也不少,此时看到陈红星竟然倒了下来,林清歌心里一急就冲了上来。

    身后,凌茜等人也是匆忙赶了上去围在了陈红星的身旁。

    “列宾,难道你就不怕东三省军区的愤怒吗?你不要忘记这里是华夏的土地!”

    凌茜转过头愤怒的看着列宾。

    “呵呵,谁知道呢?”

    说着,他看向远处,伊万从暗角走了出来。

    “这里所有的**都已经被我关掉了,而且这里的俄国人我相信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当然,华夏人也是,退一万步,就算是说出去又能怎样呢?只有人证有什么用呢?”

    说着,伊万看向列宾,列宾笑了笑将手上的钢针一挥,落在了伊万脚尖前,伊万将这钢针捡起来走到了一个燃烧的灯炉前面,将钢针放在上面烘烤。

    很快,上面的血液就渐渐消失。

    “真可惜,物证也没了。”

    伊万遗憾的撇撇嘴,随即手一松,钢针被他随意的丢在地上,想要再在上面提取上面证据,已经不可能了。

    “正如列宾总教官所说,这里是私人会所,不是你们军区,不是正规场合,在这里,没有少将没有军人,只有普通人,出点事就算是我们担责任,但也是普通责任,不能上升到国家军人高度,你们能怎样?”

    “你!”

    看到伊万竟然也是同谋,凌茜只觉得心中一阵怒火燃烧,当下,他猛的站起来就准备朝着伊万冲去给他一个教训。

    刷刷刷。

    这时候,伊万的身前突然十几二十个拿着武器的魁梧男人挡在了他的面前。

    “郎玉春?”

    当看到郎玉春也得意的从暗处走出来的时候,凌茜整个人都蒙住了。

    “你的人?”

    郎玉春点点头:“凌茜,我知道你的实力,很强,但是这十几个人都是咱们东三省退役的特种兵,而且还有武器,就算是你,也要掂量掂量吧?”

    “你疯了吗?”

    凌茜不可思议的摇着头:“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你在帮助俄国人暗杀我们华夏的一个少将!而且,他还是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最后的声音,凌茜几乎是咆哮出来的。

    只是,郎玉春毫不在意。

    “少将?让我不爽了,我管你是什么人,至于朋友?就不要开玩笑了,你们什么时候把我当成过朋友?”

    说着,郎玉春弹弹手上的烟灰:“有这个时间你们还是赶紧想想怎么救他的命吧,那钢针上的毒嘿嘿,一般人可熬不过十分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