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有比这更刺激的战斗了,这绝对称得上是俄战会所成立以来最强大的一场对决。

    若不是因为是私人场合,这样的对决甚至会让两个国家的两个地区拭目以待。

    这时华夏和俄国两个军区最强者之间的对决,尤其是对华夏军区而言,这更是一场输不起的对决,在华夏军区被压制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所有人都认为陈红星会是扭转整个颓势的关键人物,而现在,他终于走上了台前。

    “韩青,红星能赢吗?”

    林清歌轻声问道。

    她这一问,不仅是林清歌自己关注着,就连凌茜和潘子都竖起了耳朵。

    韩青微微一笑:“陈少将的实力在列宾之上。”

    “呼。”

    听到韩青这么说,三个人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尤其是凌茜,在反应过来自己这么关注韩青的话之后都有点搞不懂自己了。

    “我本来就对红星有信心,怎么还要听他的话才安心?”

    凌茜有些搞不懂刚才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态。

    不过想想也是,韩青虽然让他们有些搞不懂,但是他的预测倒是真的准,由不得他们不关注

    “好点了吗?”

    不过这个时候,韩青倒是没再理会台上而是低声冲着坐在自己前面的潘子问道。

    “好点了吗?韩青,我现在真是撕了你的心都有了,难道你以为潘子的伤势是坐在这里一会就好好一点的情况吗?我的天,若不是潘子自己要求,我们现在就要把他送到军区医院的高危病房了,你居然还问好点了么,我真是对你无语了。”

    凌茜转过头对着韩青就是一番指责。

    不过潘子的回答让她直接呆立当场。

    “先生,真的太神奇了,我感觉我真的好了很多。”

    潘子惊喜的说。

    韩青微微一笑:“不痛了吧?”

    潘子用力的点点头:“不通了,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一点都没有了,不仅如此,我还觉得脊椎那里似乎被什么包围了一样,就像是冰凉的手泡在了温水了一样,很舒服。”

    这一下,不仅是凌茜,就连靳峰鲁瑶乃是本就相信韩青的林清歌都惊讶的看着潘子。

    “你确定?”

    凌茜睁大眼睛问道。

    潘子脸上也是以来的不可思议:“凌少将,真的!这种感觉太神奇了!”

    说着,潘子喉头蠕动,他深吸一口气试图缓缓抬起自己的手臂,本来,他是不抱希望的,毕竟他的伤势实在是太严重了,说白了,他已经瘫痪了,就算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专家恐怕都不能再让自己恢复站立甚至是动弹的能力了,但是不知为何,他情不自禁的就想要动一下。

    然后,他的手就动了。

    当这一幕真的发生的时候,几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潘子,就像是看到了奇迹一样,事实上,他们真的看到了奇迹。

    “难道你们不应该看看上面的比试么?”

    这个时候,韩青笑着提醒了一下,当下几个人才发觉他们完全沉浸在了潘子的奇迹上,竟然没听到耳畔已经惊呼起来的呐喊声。

    原来,这场最强对决,已经开始了。

    砰!

    只见陈红星的手狠狠的抓住了列宾的拳头,那拳头如风,但是到了陈红星的面前还是被他抓住了,不过显然抓住这一拳的陈红星也并不轻松,他的脸上有几分吃力,列宾的速度太快了,和他的体型完全不搭,这样的速度就算是陈红星应付起来都捉襟见肘。

    不过好在,这一拳抓住了。

    那现在就是反守反击的好时候。

    只见陈红星突然一个高抬腿霸气十足直接朝着列宾的小腹顶去,列宾的眉头一皱还自由的那只手一按。

    砰!

    两人瞬间分开。

    “好!”

    看到本来处于守势的陈红星就这样化解了列宾的进攻而且还反击了一招,潘子忍不住叫好,而当听到他的声音之后,陈红星惊喜的回头看着他,他分明记得之前潘子连说话都困难了,但是现在这一声叫好却是中气十足。

    “潘子!”

    陈红星激动的看着他,潘子赶忙喊道:“将军小心!”

    正说话的功夫,陈红星身前的列宾如离弦之箭突然再一次朝着陈红星袭来,这一次,他双手张开大开大合,就像是猛虎下山一样直扑陈红星。

    “你还有心关心他?”

    列兵的冷笑传来,陈红星身形急退,但是狭小的铁笼显然没有多少空间给他施展,无奈之下,他后腿一蹬,一个前空翻直接跳到了列宾的身后。

    这突如其来的一跃博得在场所有华夏人的叫好声。

    但是列宾明显没有这么好对付,只见他直接一脚踏在了铁笼上,身子一个三百六十度的翻越登时间又站在了陈红星的明前,而身上那份庞大的力量还没有卸下,直接朝着陈红星再一次袭去,而且这一次,他一只手扣在上空,摆明了断住了陈红星再跃起的机会。

    看到这一幕,陈红星脸色开始严峻了起来,这个列宾的身体机动性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料,想不到他如此身材还能在这铁笼中这么的灵敏,这样的实力比之自己第一次和他交手的时候更加强大。

    而且陈红星知道,如果自己和他正面硬刚的话,胜算会小很多,毕竟单纯在力量上来说,就算是自己也不是列宾的对手,而自己的强项则是反应和速度,只是在这狭小的空间内,反应倒是来得及,但是速度却没有施展的空间了。

    砰!

    就在大家以为陈红星无法躲避的时候,只见他双腿猛地跨开。

    “马步!”

    凌茜恍然大悟,知道了陈红星的选择。

    列宾那重重的一击狠狠的砸在了陈红星托起的双手上,只见他的身子都震颤了一下,但是扎实强悍的马步还是让他承受了这份恐怖的力量。

    “将军的马步就算是我再练十年都不是对手啊。”

    看到自己一招都扛不住的列宾被陈红星硬接了下来,潘子的眼中满是尊崇和敬仰。

    形势瞬息万变,挡住了列宾这一招的陈红星咬咬牙猛的一挥手,列宾登时后退了两步,陈红星化掌为拳砰砰砰的几步跟着上去就是一拳朝着列宾轰去。

    “军体拳!”

    潘子瞠目结舌的说。

    同样是军体拳,自己用和将军用完全就是两个级别。

    没有那么多的花哨,但是一拳之中似乎又暗含着诸多变化,陈红星这一拳突然起来又强悍异常,就是列宾的脸色都是大变。

    “想不到你竟然到了这个地步!”

    列宾怒喝一声,身子急退的同时试图用双手拦住陈红星这一招。

    只是,他没能像陈红星一样抓住对方的手。

    准确的说,其实他抓住了,只是在抓住的一瞬间,陈红星的拳风角度突变瞬间就挣脱了自己的桎梏。

    砰!

    一拳,列宾的胸口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

    咣当!

    他硕大的身子猛地撞在了铁笼上,扬起一阵巨响。

    “好!”

    庭院内响起所有华夏人的叫好声,他们都被陈红星如此凌厉的一击给征服了。

    东三省军区最强的少将,名不虚传!

    只是,当所有华夏人都开始期待陈红星乘胜追击战胜列宾的时候,只有韩青一个人微微摇了摇头,他的眼神滑向了双手抓着铁笼栏杆的列宾。

    除了他,没人看到,那手心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细长的钢针。

    感受着从袖口中滑下来的钢针已经紧紧的握在了自己的手心,列宾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疯狂的嘶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