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胡言乱语!”

    陈红星猛的一挥手脸上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潘子这种情况想要治好,那真的是胡言乱语了,陈红星不想再跟韩青在这里浪费时间,这个小子夸大其词的能力陈红星算是见识了,现在他只想赶紧把潘子交到院长手上,看看还能挽救多少。

    别说陈红星了,此时,就连凌茜也走到了韩青的身旁拉了拉他:“别耽误时间了,这不是你能做到的。”

    韩青是厉害,但是要说他有医术,那绝对没人相信。

    “我相信。”

    但就在这时,潘子说话了。

    “潘子,你说什么?”

    凌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她自己出现幻听了吗?

    潘子说,他相信?

    潘子看着韩青的眼睛,这个曾经自己以为上来羞辱自己的男人,他再一次说道:“我相信他。”

    “潘子。”

    砰砰砰。

    陈红星大步走到了潘子的面前认真的看着他:“潘子,你还好吗?是头哪里不舒服吗?”

    “将军。”

    潘子看着陈红星,不知我和,原本孱弱的他从新有了一点生机:“将军,我相信他。”

    “可是!”

    陈红星皱了下眉头转身指着韩青:“他怎么可能治得好你,你可是重度瘫痪!脊椎都碎裂了好几块了,别说治好了,就是能恢复简单的机动能力都是难上加难,还是让院长来吧,你不能开玩笑意气用事。”

    说着陈红星就准备直接让院长他们进来。

    “将军,他说的没错。”这时候,潘子突然露出了一抹苦笑说道:“与其让我下半辈子坐在轮椅上,我宁愿现在就长眠,将军,若是我不能做一个军人,那么我也绝不能做一个废人。”

    说着,潘子看向韩青深吸一口气:“我相信你,先生。”

    这个时候,他尊称韩青为先生。

    因为他放手一搏,若韩青救他,那便是恩公,自己这个情况若是能被他治好,称之为再生父母都不为过,何况是一声先生了。

    “潘子!”

    陈红星着急喊了一声,正准备再劝说的时候,韩青摆摆手:“他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你们无权干涉,既然他选择了相信我,那我现在对他负责。”

    说着,韩青从靳峰的手上接过了潘子拖着他回到了原本他的位置。

    “你干什么!”

    看到韩青这一幕,他不仅不带着潘子赶紧去治疗,居然又坐了下来,难道他不知道现在的潘子每一秒钟都至关重要吗?

    难道还要坐下来看自己和列宾的大战吗?

    “什么我干嘛,看你如何为潘子报仇啊,潘子,难道你不想看吗?”韩青理所当然的说,然后就坐了下来,他坐在潘子的身后,用手轻轻抵住了潘子的后背,没让他的身子瘫下来。

    “将军,我不想走,不能目睹您的荣光,会是我一生的遗憾。”

    潘子看着陈红星说道。

    这一刻,陈红星,凌茜,乃至全场所有人,不论是华夏人还是俄国人,都被这一幕给搞得摸不着头脑了。

    一个脊椎粉碎的人,竟然被那个冒牌的什么苏省军区总教官说服坐在这里继续观战?

    他就算是意志力再强,难道他的身体条件还允许他坐在这里吗?

    “将军,上战场吧。”

    潘子看着陈红星用力的说。

    陈红星闭上了眼睛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约莫半分钟之后他睁开了眼睛看向韩青:“若是潘子有三长两短,我不会让你好看。”

    说完,他看向潘子:“放心,我会速战速决,让你接受治疗。”

    身为军人,他明白潘子此时的期待,若是他不能看到自己为他出手为他报仇,他会遗憾,潘子已经够可怜了,陈红星不想让他再有什么遗憾。

    “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了。”

    看到陈红星走到了铁笼中,列宾笑看着他说。

    “居然相信那个冒牌小子,陈少将,想不到这么长时间不见,你不仅是胆子变小了,就连脑子也不清楚了。”

    说着,列宾有些遗憾的摇摇头:“突然间就不是很想和你比试了,感觉多此一举,你已经不配是我的对手了。”

    “是不是你的对手,不是靠嘴说的,是靠拳头说的。”

    陈红星缓缓脱下自己的外套,同样的,他的里面穿的也是军绿色的衬衫,肩膀上面是少将军衔的肩章,他摘下自己的肩章放在了自己的口袋中,抖动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裤子,他抬起头直视列宾。

    这一战,终究还是来了。

    “你会付出代价的。”

    陈红星看着列宾,不容置疑的说。

    “代价?”

    “没错,辱我华夏军人,辱我士兵,这份代价,我要你用你的生命来还。”

    “哈哈哈哈哈!”

    列宾仰天大笑:“陈少将,我说你是不是太自信了一点,难道你真的以为你是我的对手,难道多年前的那一战你忘记了吗?我想知道,你哪里来的信心?”

    说着,列宾脸色一正:“今天,我就要让整个远东和东三省都知道,在这大片的土地上,只有我西伯利亚狼才是最强的人,而你,就是我征服这片土地最后的垫脚石。”

    庭院之内冬风都开始肆虐起来,此时,所有人的眼光都汇聚在了这两个人的身上,一个是闻名远东的俄远东地区第一人,列宾。

    而另一个则是东三省军区最年轻的少将,号称东三省军区最后骄傲的男人陈红星。

    这一场比试,多少人等待着,曾经人们以为他们无法看到这样的对决,毕竟这样的人物若是交手,只能在双方军区的演练中,但是现在,他们就真实的站在这里,并且,结下大仇。

    郎玉春看了一眼台上的场景,嘴角露出了阴森的笑容,他站起来朝着伊万的方向走去,两人打了一个照面,彼此心领神会。

    “怎么样,那根钢针列宾带上了吗?”

    一个转交,郎玉春点燃一根烟低声问道。

    他的身旁,伊万摇晃着红酒杯淡淡一笑:“放心,其实以列宾的实力,就算是不用那些手段,陈红星也不会是对手。”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

    只是没人知道,他们自以为是的密语,清清楚楚的听在了一个人的耳中。

    韩青耳朵动了一下看向台上的列宾。

    “又是一场预谋?”

    韩青无奈的嗤笑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这一趟东三省之行简直就是救世主之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