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潘子的十招实在是太快了。

    但是更快的是列宾,在潘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他只觉得自己所有的进攻都被列宾游刃有余的抵挡了,正如自己之前面对萨内用截拳道洞悉了他的进攻套路一般,好像自己面对列宾,所有的招式都已经被他提前看穿。

    而自己,要萨内强,而列宾,给了自己十招的机会。

    放言之,就算是给自己一百兆,潘子也知道是同样的结果,十招不是对手,百招亦然。

    但是列宾的一招,就足够潘子打起十二分精神了。

    嗖。

    只听见一阵风声,狭小的空间内,只能直线进攻的情况下,潘子甚至看不到列宾魁梧的身子。

    “后面。”

    当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之后潘子才猛然醒悟转身,但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咔嚓。

    腰眼的位置出来了一阵刺骨铭心的痛,那种痛苦好像将自己的身子折成了两段一样,就算是潘子坚定的心也禁不住颤动了起来。

    太痛了。

    脊椎。

    那是脊椎承重的地方,也是人体最关键的一块骨头位置,若是那里伤了,人,弹瘫痪。

    而显然,潘子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脊椎,断裂了。

    列宾收回了自己的一个指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退后了两步,身前,潘子硬朗的身子缓缓的跪了下来,当他的膝盖触碰到地面的时候,他的上身好像是没了骨头一样,直接无力的趴在了地上,就连他的脸,都贴在了地上。

    他想要动动自己的手,将自己撑起来,但是却绝望的发现,他的手已经动不了。

    脖子想要转动,无力。

    腿,无力。

    脚,无力。

    肩膀等等,自己身上每一个原本能够支配的地方,都已经一点用不上力量。

    脊椎尾部断裂,整个身子直接瘫痪。

    当这种无力,除了大脑整个身子都已经废掉的感觉真实的体会到之后,潘子的脑海中一片茫然。

    这种茫然,是巨大的空洞,一瞬间的感觉,好像原本彩虹一样的生命再一次被瓢泼大雨所遮挡,一切,都朦胧了。

    “啊”

    潘子嘶吼着,他还能说话,但是他已经不明说话的意义,仿佛嘶吼,就是表达。

    嘎吱。

    一双脚踩在了自己的背上,虽然脊椎断裂了,自己的身子完全瘫痪了,但是神经还在,他能够感受到背上那只脚正重重的践踏着自己。

    列宾看着脚下的潘子笑了笑:“我说过你是好苗子,让你的将军上场,你不会有这样的下场,但是你不听,唉,忠告我已经给了,但是不要以为我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这个世上,好苗子多了去了,少你一个,无所谓。”

    嘎吱。

    说着,列宾的脚更加用力的潘子的身上扭了扭,潘子只觉得原本断裂处的脊椎骨正在冒着一阵阵钻心的痛直刺自己的心。

    他咬着牙坚持着,豆大的汗珠开始从额头滑落,他的嘴唇因为牙齿的撕咬开始流出血水,他闭着眼睛,睫毛上是汗水不是泪水,但是此时他的苦痛,已经映入到了每个人的眼中。

    铁笼内的一幕,让所有人甚至是陈红星和凌茜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从潘子用完十招的机会到列宾出手,短短的不到一秒钟,潘子就已经瘫在了地上,这个原本如此刚毅的军区汉子,这个将荣耀看的比生命更加重要的华夏男儿,此时竟然就这样在列宾的脚下,任他践踏。

    咔嚓。

    又是一声骨裂的声音。

    人的脊椎一共由三十三块骨头组成,颈椎七块,胸椎十二块,腰椎五块,骶骨、尾骨共九块,借韧带、关节及椎间盘连接而成。脊柱上端承托颅骨,下联髋骨,中附肋骨,并作为胸廓、腹腔和盆腔的后壁。脊柱具有支持躯干、保护内脏、保护脊髓和进行运动的功能。

    潘子刚才断裂的是最下面起到整个承重作用的最后一块尾骨,而刚刚又一根断裂了。

    倒数第二根。

    “还在发呆吗?”

    压抑的庭院内,就连俄国人都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神中没有内容只有最原始的呆滞,他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能够体会着这种震撼的摧残。

    列宾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他的脚再一次朝前挪动了一点。

    咔嚓。

    倒数第三根,潘子闭着的眼睛不知道隐藏了多么巨大的痛苦,他的嘴依然紧闭,巨大的痛苦甚至让他开始有一种迷离的状态,人是有能够承受的痛苦的极限的,当到达那个极限,人真的能被痛死。

    他想要握紧拳头给自己一点力量,但是却发现拳头已经没有办法听从自己的支配了,他想要咬紧牙关,但是却绝望的发现,连口腔闭合的力量都在一点点消失,他甚至只能支配自己的眼睛,除此之外,他连咬牙的力量都在失去了。

    也就是说,身体没有一点防护,这种剧痛,只能用精神才承受。

    “唉。”

    列宾摇摇头有点失望,整个庭院没人理会他,他对这样的场景十分的不满,只能再一次将自己的脚挪动。

    咔嚓。

    倒数第四根。

    依然没人说话。

    咔嚓,倒数第五根。

    压抑,窒息,绝望,情绪是可以传染的,显然此时,整个庭院只有这样的情绪。

    缓缓挪动的脚,带来的痛苦已经让潘子失去了神志,在他还能勉强保持清醒的最后一刻,他睁开了自己的眼。

    他看到了陈红星,这个自己一直仰慕的将军,此时,后者正直愣愣的坐在下面,纵使见惯了风雨的他,此时都陷入了这种巨大的震撼中。

    “你只有两个选择。”

    列宾也知道潘子已经没有能力再做任何事情了,这个时候,他的脚停了下来低声说道:“一,认输,比试结束。”

    “二,不认输,直到死。”

    这是会所的规矩,只要有一方认输,那么比试就结束了,但如果没人认输,那么比试将进行到最后,而这最后,有时候就是死亡。

    “不过,你终究是一个士兵,而且我很欣赏你,所以愿意给你第三个可能。”

    说着列宾摸了摸自己满是胡须的下巴看向了陈红星:“让你的将军上场和我一战,那么,我允许你活着被抬走。”

    说完,列宾搓了搓手,等待着答复。

    “我永不认输”

    潘子嘴角的血水不断的涌出,但是他依旧艰难的说着。

    “哦,那看来只有另外两种选择了。”

    列宾遗憾的摇摇头,脚上的力量开始再一次积蓄。

    “将军牵一发动全身怎能轻易和你出手”

    潘子依旧在说着,他的眼神迷离,但是那仅有的一点凝聚,都在陈红星的身上,他知道陈红星站上来代表着什么,若是败了,那么东三省军区的威严,就将扫地。

    “真是太遗憾了,看来你选择最悲伤的第二种。”

    列宾摇摇头叹息了一声,然后他的脚不再在潘子的背上移动,而是缓缓抬起来,踩在了潘子的头上。

    “我这一脚下去,就是爆头,你应该感谢我的,让你少承受这么多的痛苦,士兵,这是我给你最后的尊严。”

    说着,列宾抬脚,当他下落,惨绝人寰的一幕就要发生。

    “将军!”

    但就在这时,靳峰惊慌的声音传来。

    陈红星站了起来,他宽宏的背影让每个人措手不及。

    “将军!副司令有命令,你决不能和列宾交手!”

    靳峰知道,陈红星爆发了,他也只能用出最后的办法,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封信。

    那是副司令的亲笔信,为的就是有一日陈红星面对了列宾能够用这封信阻拦他。

    他们不能战。

    东三省军区的尊严承受不了这个失败。

    “将军,这是副司令的亲笔信,这是命令,你不能战!”

    靳峰高举着信封说道。

    只是背影没有回头,少将朝前走去,留下了一句话: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