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惜了这么一个好苗子。”郎玉春抽着雪茄淡淡的说,虽然口中这么说,但是脸上却没有一点可惜的颜色,相反,幸灾乐祸倒是不少。

    这话他是刻意说给陈红星说的,这个从小就和自己齐头并进的家伙,现在,他走的比自己长远,虽然郎玉春不愿意承认,但是他也知道,离开了军队之后的他虽然还能靠着郎家的余威在东三省坐坐太子爷,但是真的要说比的话,他已经落后陈红星了。

    听到郎玉春的话陈红星自然知道后者在挑衅,只是这话也说到了他的痛处上,潘子之所以站出来,还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保护他,一方面,会所确实是有这个规矩,另一方面,他知道列宾的对手是谁。

    若自己没有少将这个身份,没有东三省军区唯一可能战胜列宾这个压力,那自己,必然与他一战。

    但是,背负的东西多了之后,想要负重前行就要一步一个脚印,有些路,不能走。

    “这样的苗子跟着你,真是浪费了,若是我还在军区,就算是不敌,我也要上前一战,陈红星,你变了,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你了,有了职位和威望之后,你看重的东西更多了,但是当年那个爱兵如子的你,已经不在了。”

    吞云吐雾中,郎玉春嘲笑着说,好像看透了一切的老人一样,眼中充满了鄙夷。

    “将军,不要听他乱说。”

    靳峰冷冷的看了一眼郎玉春冲着陈红星说道,刺激一波接着一波,他生怕陈红星会一个忍不住就出手。

    在其位谋其政,靳峰深知陈红星现在每一步的重要性,东三省军区是华夏和最强邻国的直接面对者,虽然两国交好,但是在这漫长的边境线上,双方军区的你追我赶一直没有停歇,而少将级别的对决影响实在太过深远,虽然这里是私人场合,但是天下哪有不漏风的墙,若是两人在这里一战,不论输赢,对双方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陈红星是个能够隐忍的人,他知道轻重,否则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但是靳峰同样知道,骨子里这个男人的傲气比谁都要强,甚至,若是让他忍不住了,那种爆发比凌茜还要恐怖。

    “好啊。”

    听到靳峰的话,郎玉春轻笑了一下:“那我就一起看着这小子被虐就行了,呵呵,陈少将不上场,潘子就不是东三省军区的军人了是吧?难道就不是一样丢脸了是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小子的死活,也就没人在乎了。”

    说完,郎玉春撇撇嘴继续一只手在旁边脸红娇喘的罗菲身上摸来摸去。

    当看到这一幕,大家都是义愤填膺,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坐在后面的韩青看了一眼陈红星的背影,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世俗之人,总是记挂太多。”

    他淡淡一笑,也不再多说看向了铁笼中。

    此时,潘子已经走到了列宾的身前,他凝视着这个自己遇见过的最强的对手,心中一片坦然,他不是为战而战,而是为了荣誉而战。

    “士兵,不是我警告你,现在你有机会叫上你的将军上台和我一战,好的将军不应该让士兵身先士卒,将者,总要为先,更何况,你远不是我的对手,上台无异于找死,我给你这个机会,现在,你请你们的将军上场。”

    列宾看着眼前的潘子说道。

    潘子摇摇头:“将军,出手吧。”

    列宾眉头一皱摇摇头:“你是个好军人,真是可惜跟在了陈红星的手上,时也命也,既然你执意一战,那我就让你的将军后悔吧。”

    说完,列宾后退了一步摊了摊手:“十招之内,我不出手,若你能伤我毛发,我便认输。”

    哗!

    这话立刻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在场的人都知道潘子强,但是却也深知在这头西伯利亚狼的面前,潘子绝对不是对手。

    但是,纵使如此,作为华夏军区最优秀的士兵,人们还是觉得他应该能和列宾互相搏斗一番的,但是没人想到,列宾竟然让潘子十招。

    想想潘子刚才战胜萨内的强势,虽然每个人都知道列宾更强,但是如此托大,十招潘子说不定真的能让列宾认输。

    毕竟,他说伤他毛发就算,那岂不是说,只要潘子一招中的,不论效果如何,潘子都赢了吗?

    这么自信?

    就是这么自信。

    列宾嘴角的笑容体现了他绝对的信心。

    潘子脸色凝重,但身为军人,被列宾如此轻视,他怎么能受得了,当下他马步扎开双手在空中一个回旋。

    “军体拳。”

    坐在下面的陈红星看到潘子的手势点点头。

    军体拳是由拳打、脚踢、摔打、夺刀、夺枪等格斗动作组合而成的一种拳术。经常开展军体拳训练,对培养军人坚韧不拔、勇敢顽强的战斗作风,具有重要意义。

    在军队中,军体拳也是一种基本功,但是基本不代表着肤浅,相反,军体拳是融合了众多优秀拳法的一种非常适用于实战的技能,能将军体拳练习通透,那么此人绝非一般士兵。

    军体拳步型有马步、弓步、虚步、仆步、歇步、骑龙步等。

    而眼前潘子再一次扎起了他稳固的马步,配上顶级的军体拳,那么战斗力是非常恐怖的。

    “十招之内伤他毛发,未必做不到。”

    隐隐的,陈红星开始有了期待,潘子之前和萨内展现的实力让陈红星有了期待,虽然他深知列宾恐怖的实力,但是如果只是十招之内让潘子出手的话,那胜算,说不定还真有。

    郎玉春看着旁边脸上露出期待的陈红星,心中冷笑:“有期待了吗?”

    他嘴角上扬:“那现实会更加残酷。”

    潘子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是十拳连击。

    拳,掌,推,砍,劈等等,十招之内,拳的数种诠释都被潘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凌厉,迅速,快准狠,每一招都是冲着列宾的命门而去,只要有一招得逞,别说毛发,潘子相信绝对能给列宾一点教训。

    砰砰砰!

    只是,当他讶然的发现自己十招都已经出尽了之后,列宾依旧毫发无损的站在他的面前,从始至终,为主动出击,一手背在身后,只用一只手,就拦下了自己的所有。

    “十招已尽,到我出手。”

    列宾笑了下,朝前一步,登时间,一股庞大的气势从他的身上溢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