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诺的不堪一击震撼了所有人。

    虽然大家知道列宾本来就是必胜的把握,但是如此残暴的一招秒杀还是让大家难以置信,毕竟,马诺也是会所的常胜将军,实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堂堂的七尺汉子在列宾的面前竟然被直接掰碎双臂,实在是太恐怖了。

    “马诺算是废了。”

    “唉,时运不济啊,老婆跟人家跑了,积蓄全没了,现在双手也废了,以后还能做什么?”

    “啧啧,那骨裂的声音,分明就是粉碎性骨折啊,这种伤势就算是手术恢复,日后想要打拳也绝对不可能了,怕是连重活都做不了了。”

    看着还在地上抽搐的马诺,在场的人都是一阵扼腕叹息,不过很快,他们就懒得理会马诺了,毕竟,马诺怎样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

    现在,最劲爆的还是列宾要车轮战了!

    潘子的眉头皱了一下,他身前的陈红星也是露出了严峻的脸色。

    “拒绝。”

    凌茜凑到陈红星的耳边低声说道,陈红星微微颔首,但是脸色却并不轻松。

    “潘子是吧,上台吧。”

    列宾看着潘子淡淡的说。

    “我们拒绝。”

    这个时候,陈红星摆摆手高声道。

    “拒绝?”

    众人一愣纷纷搞不懂情况。

    伊万冷笑了一下:“陈少将,胜利者有资格继续战斗,这是我们会所的规矩,还从来没有人拒绝不过,你们华夏人经常说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规矩在这里立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说破就破呢?”

    说着,伊万看向庭院里的俄国人一挥手:“你们说是不是?”

    哗!

    顿时间这些俄国人的情绪就被调动了起来,他们挥舞着双手不断叫嚣着。

    “没错,这规矩从会所成立就在了,不论是华夏人还是俄国人都必须要遵守,这是民间组织,不是军队,陈少将,难道你还能命令我们不成?”

    有了列宾在这里,这些俄国人显然有了靠山,不再惧怕陈红星和凌茜的官衔,列宾也是少将军衔,谁怕谁。

    “就是,难道因为是军人就能拒不应战吗?我看华夏军人还真是胆小,要我说,就因为是军人,才应该挺身而出!”

    “说的好!别说是军人了,只要是个男人,面对挑战怎么能退缩呢?要不然我就说了华夏人多的是胆小鬼,看看,连一个军人都不敢站出来,能有一个有胆量的人吗?”

    “站出来!”

    “站出来!”

    “站出来!”

    群情顿时激昂,伊万满意的看着这些人,尤其是人群中的几个俄国人,他们彼此对了个眼,颇有几分得意。

    在华夏这么长时间,他们深刻明白托的意义。

    陈红星的脸色凝重,一旁的凌茜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身后靳峰和鲁瑶更是低着头一脸焦急,最终凌茜冷哼了一声大声说道:“潘子乃是我们华夏军区的军人,不是你们会所的拳手,我们有权利拒绝这个挑战。”

    说完,凌茜气势张扬的看着那几个叫的厉害的俄国人,那些人对到凌茜的眼神之后心中一颤,不自觉的声音都小了许多,凌茜的其实实在是太足了,虽然她只是一个女人,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个军衔少将的女人在华夏东三省的军区,名头可是不比陈红星小。

    “凌少将说的没错。”

    这时候,站在铁笼内的列宾淡淡道,整个庭院顿时安静了下来。

    “潘子是有权利拒绝,但是我也有权利挑战,大家也有发表自己意见的资格,他们说的没错,我和他们想的一样,军人,是从不怯战的,陈少将,凌少将,难道你们华夏的军人这么的胆怯吗?面对我就这么的害怕?呵呵,亏我还一直以为东三省军区是一头雄狮,如今看来,是我想多了,这远东地区,只有西伯利亚,没有东三省。”

    列宾说完大笑了起来,眼中尽是鄙夷之色。

    “将军说的对!”

    “没错,怂!”

    “这也敢自称军人?”

    有了列宾说话,俄国人的底气更是足的不行,甚至已经有人叫嚣着让陈红星和凌茜上去和列宾一战了!

    “多年前我们曾经在贝加尔湖会过面,当时我就对少将影响深刻,只觉得少将日后必然化龙,果然如我所料,如今你已经是少将军衔,只是可惜了,你虽然有将才,但是却没有为将的一颗虎心,当年我以为你是锐意进取之人,如今看来,陈少将还是温室中的花朵啊,经不起风霜,不,应该说是害怕风霜。”

    站在铁笼中,列宾如上位之人一般点评陈红星。

    私人场合,他们说话也直白了许多,没有了那么多的官腔,大家又都是在这一带的人,熟门熟路,列宾显然并不惧怕陈红星。

    “将军!”

    看到陈红星的身子开始颤抖了起来,靳峰有些着急的拉住他的衣摆。

    陈红星的脸色已经渐渐开始起了变化,平日里稳重的他此时开始喘粗气,列宾说的没错,多年前,他们曾经在贝加尔湖的一场两国演练中见到过,不止见到过,当时分别带领两个小队进行技战术演练的他们还交手过

    “你怕我。”

    列宾看着陈红星一字一句的说:“当年那一战,我们狭路相逢,你败于我手,这么些年过去了,你还是怕我。”

    说完,列宾大笑出声。

    “原来如此!竟然是手下败将!”

    “哈哈哈,我说怎么不敢上呢,原来是曾经败在过将军手上,怪不得,这就情有可原了嘛,手下败将是不敢出手的。”

    “怕是见到将军,陈少将就没有反抗的心了吧。”

    得知了两人还有这样的渊源,院子里的俄国人大笑了起来,看向陈红星的眼神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敬畏,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对弱者的同情,虽然他们不是陈红星的对手,但是列宾是啊!

    看着这些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样子,靳峰已经能够感受到身前陈红星压抑的愤怒了。

    “将军”

    靳峰还想努力的劝说,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身影站了起来。

    “我应战!”

    潘子紧握着拳头,脸上满是屈辱的神情愤怒的呐喊:

    “辱我将军,我必战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